|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72章 堂審

第172章 堂審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9-03-18 07:05  字數:3498

其餘的幾位大夫還沒見過李大夫這麼憤怒的樣子,送走了病人之後,都圍上來詢問。

林管家已經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很感激張掌柜,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林紫芙,笑著跟林紫芙打了招呼。

林管家一走,張掌柜上前嘆息一聲對著林紫芙道:「你這丫頭……這一次的事情肯定會鬧大,到時候城中會有更多人知道你的醫術好,對你來說是一件好事,但陳大夫的家人會找到你,你的麻煩可能也不少。」

他為林紫芙擔憂,畢竟一個女子家,在縣城討生活也不容易。

陳家全靠陳大夫養活,這三年多日子過得很好,可以說比縣城裡面大多數人家過得好,這一切都是仰仗林夫人的恩情。

而陳大夫這棵大樹倒塌,可想而知,陳家人會多喪心病狂的來找林紫芙麻煩。

李大夫也擔憂起來,憂愁道:「是啊,怎麼沒想到這一茬。」

陳大夫這種人已經沒什麼良心了,也不知道他的家人是什麼樣子的人。

現在最怕的就是陳大夫的家人找上門來。

張掌柜見林紫芙憂愁的模樣,笑著安慰道:「剛才是嚇唬你的,陳家人算什麼,不敢來回春堂鬧事的,而且我們公子說了要照顧你,就不會讓人欺負你的。」

他方才只是想要告訴林紫芙陳家人可能要上門鬧事,順帶著嚇唬一下林紫芙,沒想到還真的嚇著了。

而有秦恆在,這縣城裡面還真沒有人敢找林紫芙麻煩。

李大夫想的卻很多,提醒道:「話雖如此,如果陳家人都想陳大夫那樣沒良心,指不定還真的會吵鬧,總之紫芙你要小心安全。」

林紫芙最懂得的一個道理就是,小人難防,倘若陳家人真的不懂道理,那她也不會畏懼。

反倒是安慰起李大夫來:「如果他們上門鬧事,我會報官的,這件事情本就是陳家人的錯,而且林夫人不會放過陳大夫的,聽聞林老爺不是那麼和善的人。」

她看得出來林夫人對這件事情很生氣,換位思考,這件事情不管誰遇到都會生氣,

陳大夫不管落得什麼下場都是罪有應得,她不畏懼陳家人。

李大夫點點頭,也很支持林紫芙去找官府的人。

「若是陳家人真的上門來找麻煩,直接報官就是了,別怕,葯堂上下都會站在你邊的。」

林紫芙心裡暖暖的,回春堂上下對她真的很照顧,從她來回春堂起,上上下下可謂對她照顧有加,處處都為她想。

其實心裡還有點內疚,並沒想到會招惹這麼多的麻煩。

苦笑一聲歉意道:「我沒想到才來葯堂就給大家招惹是非了,如果有什麼牽連道你們,還請你們見諒。」

別的大夫遇到這種事情都是躲得遠遠的,而她呢,這一次居然還主動去……

但明明知道陳大夫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她倘若袖手旁觀的話,會更加內疚不安的。

張掌柜其實很欣慰林紫芙能站出來,做了應該做的事情。

「紫芙別擔憂了,剩下的事情我來替你解決,方才林管家走的時候說了,明日就會堂審,到時候你要去觀看,說不定還會成為人證。」

他方才在後堂聽林管家說了,而且林管家好奇的打聽了一下林紫芙的底細。

在知道是秦公子好友委託照顧的人之後,客氣了很多。

本來林紫芙對林家來說就有恩情,加上秦公子這層關係,他相信林家人就算有別的想法也不敢用在林紫芙身上。

林紫芙並不畏懼做人證,答應了下來:「明日我去看看堂審,林夫人是好人,這件事情多少跟我也有關係,我理所應當該去的。」

陳大夫的事情就像是一陣風一樣,一下午時間縣城大部分人都知道了,雖然還沒有審理,但陳大夫是被林家人五花大綁送到縣衙的,而且還有衙差跟著一起。

很多人都好奇打聽發生了什麼事,自然沒有不透風的牆。

加之,林夫人也不是那種喜歡吃啞巴虧的人,既然陳大夫敢害她,那麼她定然會討回來。

於是城中便有了最中肯的版本,事情的原委都泄露了出來。

所有聽到的人都很唏噓。

林夫人人好,善良,是縣城裡面出了名氣的好人,陳大夫以前是什麼樣子的,只要是在縣城做生意的人都知道。

而林夫人這三年來是怎麼照顧陳大夫的,所有人也都看在眼中。

結果呢,好人沒有好報。

陳大夫居然一開始就在算計--

林夫人,還害林夫人。

畢竟林紫芙生病的消息在縣城也不是什麼隱秘事。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了,林夫人身體本來沒問題的,一切都是因為陳大夫暗害的關係,一直給林夫人吃有毒的藥草。

各種毒素積累在一起,就算是好人身體也會弄壞啊,這還吃了三年呢,又不是一日兩日。

陳大夫家。

陳夫人很焦急的在屋中走著,急得上火。

陳夫人的兒子陳維崧站在一旁,擔憂的看著陳夫人道:「我打聽清楚了,本來爹的事情不會暴露的,都是因為那姓林的丫頭,她給林夫人診斷了病情,是她猜測出來爹動手腳的事,林家人已經把我轟出來了,還說以後只要是林家的產業都不會讓我做事,縣城就這麼大,除了林家就是秦家,而秦公子最見不得的就是耍陰謀詭計的人,娘,你說我們家的日子以後怎麼過啊。」

他平日里雖然也賺錢,但賺的錢還不夠出去花天酒地了,就連他娘親賺的銀錢都給他造作了。

家裡的一切生活開銷都是陳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