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71章 轟動

第171章 轟動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9-03-18 07:05  字數:3479

林夫人也覺得對陳大夫這種人就是不能太軟弱。

有什麼事去官府再說,在縣令大人的殺威棒下,看還招不招供。

特別是現在陳大夫的嘴臉,實在是讓人看著噁心。

陳大夫有些動搖,真要是去了官府該怎麼辦,心中沒底了。

看向林夫人道:「這是家醜,所謂家醜不可外揚,夫人就算不相信我,我也不想這件事情傳出去有損夫人的威嚴,我受點委屈沒關係,只是這丫頭挑撥離間我忍不了。」

林夫人才認識林紫芙,而且知道林紫芙並沒有想過要在她身上得到什麼利益,那麼事情就很清楚明白了,陳大夫一心想要把罪責推到林紫芙身上。

可她偏生不會讓陳大夫如意,忍不住嘲笑道:「這可不是我威嚴的事,既然你不承認那就去官府吧,你總不能指望我對害我的人和顏悅色不是,去了官府,到時候自有論斷。」

一旁站著的林紫芙心底那叫一個無奈,本來嘛就沒想過要牽扯到這件事情中來,結果呢……麻煩事還是找上門了。

不過,陳大夫想要欺負她,這是不可能的。

既然陳大夫要剛,那麼她就陪著啊。

瞥了一眼有些驚慌的陳大夫道:「那我們現在就去官府吧,聽聞林府藥房裡面全是陳大夫從回春堂採購回來的藥草,這三年來都沒有從除了回春堂以外的地方買葯,林夫人吃的葯估摸著藥房裡面都還有,到時候只要查一查看看哪些葯的消耗大就知道了,府中生病的人想來也不多,另外藥草都是從回春堂買的,張掌柜那裡也能找到陳大夫購買藥草的憑據,究竟有沒有冤枉人,縣令大人自有判定。」

陳大夫自認為很穩妥的做了所有的事,卻沒想過,百密終有一疏,更何況,這麼大的紕漏。

真要是去了回春堂核對,一切不都清楚明白了!因為回春堂的藥草好,價錢也便宜,一直以來他都是每隔一段時間去拿一次要,想的就是讓人不要起懷疑的心思,每一次拿的帶毒的藥草數量都不多,都是夾雜在一大批藥草裡面的。

林紫芙在回春堂做事,肯定很了解回春堂的一切,既然她現在都說可以在回春堂查看賬本,這一點他是相信的。

真要是這樣,那他的事不久徹底暴露了,且不說去縣衙之後縣太爺怎麼判他,就是林夫人也不會放過他。

林老爺和林夫人如膠似漆,雖然林夫人和善,但林老爺可不是什麼和善之人,縱橫商場這麼多年,其手段,可不是他能比的。

林夫人都沒想到這一點,立刻吩咐蓮花:「現在就去藥房那裡,派兩個家丁把守,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進入藥房,另外陳大夫開的藥方也都整理好,到時候一起送官府。」

林夫人已經決定要把陳大夫送到官府,這件事誰來說都不可能和解。

對一個要自己性命的人還婦人之仁的話,未免太愚蠢了,至少她是這麼認為的。

這件事跟林紫芙沒多少關係,但不得不說林紫芙對她的幫助很大,而且一些她沒想到的證據,林紫芙第一時間想到了。

斜睨一眼陳大夫,見到的是陳大夫慌張的臉,心裡更心寒。

其實她多不希望這一切是真的,陳大夫平時看起來人還是挺好的,知人知面不知心。

陳大夫此刻是最擔心的,林紫芙和林夫人可以說把他防的死死的。

就單獨這些證據,去了官府後,他都很難脫身。

林紫芙坐在了一旁。

這個時候蓮花已經出去把管家叫來了,管家是家生子,也姓林,名喚林宗濤,在路上就聽到蓮花說了關於陳大夫的事,也震驚不已,平日里他們一家生病都是陳大夫看的,也不知道陳大夫有沒有下毒。

管家一進來就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陳大夫。

林夫人淡淡的道:「去叫兩名家丁來,把陳大夫綁了送官府去吧,訴狀也寫好,另外去一趟回春堂問張掌柜要近來三年陳大夫購買藥草的賬本。」

林管家立刻就領命辦事去了。

陳大夫知道林夫人是當真了,頹廢的坐在了地上,一臉害怕。

林紫芙對陳大夫這種人沒什麼好說的,這裡的事情暫時就這樣了,所以站了起來道:「林夫人我先回去了,明日一早過來給你切脈治病。」

有些事情她不能攙和,而且過多的拋頭露面不好。

林夫人很感激林紫芙,見林紫芙對這件事情沒多大的興趣,也不想為難林紫芙。

「今天辛苦林大夫了,你先回去吧,明日一早我叫蓮花來接你。」

林紫芙早就想離開,這個時候能走簡直是開心得不得了的事。

臨走的時--

候看了一眼陳大夫道:「多行不義必自斃,咱們行醫的大夫,講的就是良心,病人相信我們找我們治病,我們首先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好好的把病人治好,而不是想著怎麼賺錢,病人的身體永遠要放在第一位才是。」

她對陳大夫這種人當真唾棄。

賺錢的方法有很多種,而陳大夫選擇的卻是最差勁的一種。

林紫芙走路回到的葯堂。

林管家已經早一步來到了葯堂,張掌柜正在讓人翻找賬本。

張掌柜請林管家在後院喝茶,他自己則是在督促葯童要賬本,而一見到林紫芙趕緊上前詢問道:「林府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他就不明白了,為什麼林管家突然要來拿賬本。

林紫芙嘆息一聲,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詢問道:「能找到這三年的賬本么?」

她就怕張掌柜把所有的賬都分開記,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