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63章 林夫人

第163章 林夫人 (1/2)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今天10:03更新  字數:3490

林夫人看起來很是溫婉,給人的感覺便是那種溫和之人。

林紫芙對林夫人還是有好感的,她最害怕的就是遇到那種傲氣的人,如今看來,林夫人並非是那種人。

陳大夫心裡堵了一口氣,要說他輸給那些醫書高明的大夫就不說了,林夫人今天請來的居然是一位黃毛丫頭,寧願相信黃毛丫頭也不相信他,這口氣誰咽得下去?反正他是心中不服氣的。

所以在看到林紫芙和蓮花進去之後,他也跟在了後面,只是他並沒有進屋。

屋中。

林夫人溫和的看著林紫芙,聲音輕柔:「今個請林大夫來主要是想讓林大夫幫忙瞧病。」

林紫芙觀察著林夫人的面色,發現林夫人的臉色比正常人稍顯蒼白,這種白是那種不健康的白,而且眉頭一直緊鎖,像是心事重重的模樣。

既然被請上門瞧病,也是來縣城的第一位病人,她還是很認真的在對待。

「不知道夫人身體那裡不舒服?如果夫人相信我,還請夫人說明。」

林夫人嘆息一聲,給了蓮花一個眼色後,蓮花很懂事的去把門關上。

只是蓮花才走到門口,就驚訝道:「陳大夫你怎麼在外面。」

陳大夫本來是想要偷聽來著,卻沒想到被蓮花發現了,而且蓮花還驚呼出來讓屋中的林夫人聽到。

這下子鬧了個尷尬。

陳大夫尷尬一笑:「我就是想要來學習學習,看看林大夫是怎麼治好夫人的頑疾。」

他知道林夫人是什麼病症,這麼多年一直在給林夫人調理身體,奈何林夫人的病一直都不好,他就不信一個黃毛丫頭能治好。

蓮花雖然不是很信任林紫芙,但陳大夫什麼心思她怎麼不明白,微微有些不滿:「我有些不懂陳大夫你的意思。」

陳大夫還想解釋,屋中的林夫人卻不喜道:「蓮花怎麼還沒把門關上。」

言語中多有責備的意思。

陳大夫當下明白,想要偷聽是不可能了,林夫人明顯是在趕人。

白了一眼蓮花轉身就離去。

蓮花看著陳大夫的背影撇嘴很不滿,這陳大夫因為是府中唯一的大夫,平時囂張跋扈慣了,居然偷聽牆角,這種事情在林府可不允許。

確定陳大夫走遠之後她才把門關上。

而林紫芙已經在給林夫人切脈,詢問著情況:「夫人是什麼地方的病症?」

林夫人在林紫芙面前挺放得開的,畢竟都是同性,說話方便很多,便娓娓道來:「三年前我有過一次孩子。」

林紫芙心中很詫異,畢竟林夫人的年紀看起來也不小了,就算是三年前也不算年輕。

這麼大年紀有了身孕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就像現在的高齡產婦,隨時會面臨很多危險。

林夫人只是看到林紫芙面色表情沒什麼特別的,便繼續講下去:「你也看到了我年紀這麼大了,有了孩子怎麼能生下來,但喝葯讓孩子沒有也挺危險,當時一籌莫展。」

想起這件事情就有點憂傷,以前她身體挺好的,就是因為這件事情讓身體一落千丈,一直病怏怏的,整個人看起來都沒精神一般,而且體弱多病,要不然也不會留陳大夫在府中。

當時也是因為看陳大夫的醫術還可以,這麼多年一直留著陳大夫,但最近吃陳大夫的葯一直沒效果,這些事也不好意思請別的大夫來看,聽說了林紫芙的事情之後,這才抱著試一試的心態。

林紫芙詢問道:「那後來呢?」

林夫人長嘆一聲道:「後來孩子無緣無故就沒了,從那以後我總之小腹疼,吃了陳大夫開的葯會緩解一陣,但只要停葯就會疼,只是最近一段時間吃藥也沒什麼效果了,你也看到了我身體不是很好。」

她清楚自個什麼事,也猜測到跟三年前的孩子有關係。

當時孩子或許並沒有流乾淨,這才導致現在這般。

這種事情要是擱在現代很容易解決。

但這個時代可沒有清宮手術什麼的,這種病就連林紫芙都不知道怎麼醫治。

畢竟,吃藥可吃不好。

再者她猜想陳大夫開的藥方估計也只是緩解疼痛,而因為林夫人吃了三年的葯,對陳大夫開的藥草已經有了免疫力,所以越來越疼。

單獨只開止痛的藥草,也只是治標不治本,短時間內還可以,長時間內對身體有損害不說,最重要的是沒有正確找到醫治的辦法,對病人來說也是一種難受的折磨。

這種心思不得不說很噁心。

&--

nbsp;也可以說成是用心歹毒。

只是,目前為止還沒有確定陳大夫開的什麼藥草,這些都是她的臆想而已。

林夫人見林紫芙低沉著眉頭,微微有點擔憂:「我的病是不是沒救了。」

林紫芙從思緒中出來,抬起頭對著林夫人微微一笑安慰道:「夫人你多想了,你的病症我還得想想怎麼醫治,也不是沒有醫治的辦法,我還有幾個問題想要問問你。」

她心中有些不解,林夫人說孩子突然說沒了就沒了,這中間總有一個關鍵點,是什麼原因導致孩子沒有的。

這一點必須要弄清楚,也還的弄清楚當時是誰給林夫人診斷的。

林夫人對陳大夫沒多大的希望了,只希望現在能在林紫芙這裡得到正確的治療辦法,越吃陳大夫開的葯越是感覺身體難受。

之前還沒感受到有何不妥,但時間一長就察覺到了。

「有什麼問題只管問便是,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告訴你。」

她現在對林紫芙是什麼話都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