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52章 尋醫

第152章 尋醫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昨日07:05更新  字數:2378

曹丙這種,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就是並沒有把月兒放在心中。

有些事情是兩夫妻之間的,她們是外人不好說。

但心裡還是有些難受。

夜大夫微微搖頭,對曹丙的行為很不屑。

不過這件事情也不能繼續說下去,他害怕越來越影響林紫芙的心情,所以道:「別多想了,看會書休息休息,剛才的事情就忘了吧。」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提筆開始寫信,這是給縣城李大夫他們捎帶的信件。

其實疑難雜症對於大夫來說很難遇到,像這種時候也是一種機會。

他給隔壁鎮上的大夫也寫了信託人帶去。

信中都是相約明下午一起去那戶人家瞧病。

時間一晃一天過去,林紫芙和夜大夫早早的在葯堂等著那些大夫的到來,隔壁鎮上的大夫姓熊,大家都喊熊大夫。

縣城裡的李大夫他們在收到夜大夫的信件,就決定來三位大夫,葯堂還是要留一位大夫的,所以有位大夫主動就留了下來。

李大夫三人乘著馬車趕著到了村子。

對夜大夫說的疑難雜症很感興趣,疑難雜症很難醫治,但是這種機會很難得,大家在一起商討也會學到很多東西,所以對於這種邀請他們一般都不會拒絕。

熊大夫比李大夫三人早一點到,夜大夫招呼著在後堂坐著。

李大夫他們到來的時候是林紫芙接待的。

對於林紫芙,李大夫的印象很好,上一次在縣城林紫芙展露出來的那一手,當真震驚他們了。

所以看到林紫芙的時候很客氣,心底也是尊重的。

林紫芙邀請三人進了後院。

李大夫跟夜大夫和熊大夫碰面之後,夜大夫才開始說起陳家人的情況。

等夜大夫說完之後,四人也意識到事情不簡單。

李大夫眉頭緊鎖道:「會不會是食欲不振導致的。」

夜大夫直接搖頭否認:「若是一個人出現這種情況,或者兩三個人出現這種情況就有可能,但他們是一大家子出現這種情況,所以一時半會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李大夫聽後覺得很有道理。

林紫芙坐在一旁什麼都沒說,只是靜靜的看著夜大夫和李大夫兩人。

這件事情的確很棘手,也有點難辦,她昨個圍著轉了一圈都沒發現什麼不對勁,當然陳家屋子裡面的情況她並沒進去看。

想必也沒什麼異常。

夜大夫想了想道:「不管怎麼說我們先去他們家瞧一瞧具體情況再說,要儘快商議出辦法來。」

他也有些頭疼,這件事情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

林紫芙跟著夜大夫一起,一行六人浩浩蕩蕩去了村子。

幾人之中,只有熊大夫不知道林紫芙的情況,其餘幾人都知曉林紫芙會治病救人的事。

李大夫自然是不會多嘴說的,而見夜大夫也有心護著林紫芙的模樣,倒是真的沒敢多嘴。

昨天林紫芙和夜大夫來村子就吸引了很多人的圍觀,今個突然又多了幾個人,而且一個個都像是大夫的樣子,都在猜想難道陳家人得的病真的特別嚴重。

陳家人也沒想到夜大夫突然之間會帶這麼多人來,而且一個個都像是大夫的樣子。

陳皮很茫然的走向夜大夫,一臉的疑惑:「夜大夫這是?」

他不理解夜大夫怎麼突然之間帶了這麼多人來。

夜大夫輕聲安慰道:「別急,這些人都是我帶來給你們一家治病的,這位熊大夫是隔壁鎮上的大夫,這三位是縣城來的大夫,我實在是不知道你們家的人究竟是什麼病症,我想這一定是新出現的疑難雜症,所以冒昧的請來了幾位好友一起商討。」

陳皮知道,夜大夫這是真心在醫治他們一家人,心中感動,都想直接跪下來。

陳家另外的幾人也都感激不已。

熊大夫和李大夫他們也不廢話,直接開始搭桌子凳子號脈,一番下來幾人的眼神也變得迷茫了,詢問起陳家人的情況發現並沒什麼異常,病肯定是有病的,畢竟突然吃東西不怎麼行肯定有原因。

只是一時之間不知道是什麼病症。

林紫芙很安靜的站在夜大夫身後,卻在腦海中回憶這種情況是怎麼回事,食欲不振也解釋得清楚。

但如果診斷為所有人食欲不振,那就真的不負責了,這件事情明顯不簡單。

不單純是食欲不振的問題,可惜這個時代很多東西還是沒辦法跟現代比,就算大夫一個個醫術都很高明,但遇到很多病症還是不知道怎麼醫治。

來之前熊大夫還是意氣風發的,但診斷一番下來整個人都愣住了,被眼前的情況給弄迷糊了。

李大夫道:「食欲不振兩三個人同時患病能解釋明白,但突然一大家子都這種情況,還這麼嚴重,用這種解釋就解釋不通了。」

熊大夫很贊同:「行醫幾十年還從未遇到這種情況,諸位見識廣,可否聽聞這樣的事情。」

李大夫和另外兩位大夫都搖頭表示沒見過也沒聽過。

「這種情況之前從未遇到過,幾人的脈象看起來只是虛弱,並未其他的病症,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夜大夫這個時候走了過來,更是憂愁不已:「方才詢問陳家人,他們還是想不出來究竟是哪裡出了錯。」

林紫芙總覺得既然身體瞧不出哪裡出了問題,會不會是環境影響的,在四周走動著。

趙氏抱著孩子坐在一處茅草屋前,眼眶這含著淚水。

林紫芙趕緊走過去,看了一眼抱在懷中的孩子,孩子乾乾瘦瘦的模樣惹人心疼。

「今天有沒有吃東西。」

趙氏搖著頭,指了指旁邊的凳子請林紫芙坐下:「沒有吃什麼東西,我們一家喝了米湯,我試著逼自己吃一些飯菜,但吃了就吐了出來,孩子也只喝了幾口雞湯,別的什麼都不願意吃,我也沒奶水了,我們一家究竟造了什麼孽,要受這樣的罪。」

林紫芙不想趙氏胡思亂想,勸說起來:「生病跟造孽沒關係,你們一家都是善良的,只要找出了導致這一切的病因就好辦了,你仔細想想在生病之前的幾天或者十幾天有沒有什麼異常的情況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