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51章 害怕

第151章 害怕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9-03-18 07:05  字數:2319

她這是故意嚇唬曹丙的。

這一嚇唬,曹丙立刻就害怕了,別的他不害怕,但要是那玩意要壞掉就可怕了。

有點心虛的反駁:「你這是在嚇我。」

夜大夫似乎明白了曹丙得了什麼病,很淡然道:「也沒嚇唬你,嚴重不醫治真的有可能壞掉。」

曹丙不相信林紫芙的話,卻相信夜大夫說的話,立刻就害怕起來。

他天不怕地不怕,唯一害怕的就是那玩意不能用,若是不能用了還是男人么。

而且每天都很難受,奇癢難耐,忍不住的伸手想要抓撓,下面有些地方已經抓壞了。

仔細一琢磨,真要是這樣下去還真的有可能壞掉。

本來是氣勢洶洶來這裡吵鬧的,但聽到林紫芙說這些話後害怕得很。

咽了咽唾沫道:「你一個小丫頭片子懂什麼,只怕連男人的那玩意都沒見過。」

夜大夫眼神危險的眯起,在林紫芙面前說這種話簡直找死。

冷聲的警告:「林姑娘還是姑娘家,你若是在胡說八道,休怪我對你不客氣。」

他當然知道林紫芙為什麼要醫治月兒,但曹丙這樣說就很刺耳了,醫者仁心,林紫芙醫治人絕對是保持著平常心的。

曹丙不敢跟夜大夫作對,只能訕訕一笑。

林紫芙淡然的看著曹丙:「我有沒有看過男人那玩意跟我會不會治病有關聯么?我需要看那玩意才能治病么?你的邏輯很好笑,我瞧病是因為月兒的癥狀,還有她怎麼被染上病推斷出來你也染病的,你也好意思氣勢洶洶的來找我的麻煩,月兒這麼好的姑娘都被你禍害了,我這是心疼她,你染上的這種還好可以醫治,若是染上別的花柳病全身潰爛,那才只能等死,那種不乾不淨的地方你也沒什麼銀錢,尋到的姑娘估摸著也是歪瓜裂棗吧。」

她倒是沒什麼不好說的,本就是現代的女子,雖這個時代說這種話有些唐突冒死,但是她並沒覺得有什麼不敢說的。

夜大夫也冷冷一笑道:「曾經有一位染了花柳病的姑娘請我瞧病,我當時只是看了她的手臂就知道沒救了,而那花柳巷的嬤嬤可不會管這麼多,便是尋著便宜的客人接待,還是有很多人要去,染上病了害的是自個,林姑娘是大夫,也不會有害人之心,你們一家跟林姑娘並沒有仇恨,她何必來害你們,最重要的是,昨個月兒來瞧病,林姑娘甚至都沒有收銀錢,我就問問你,你如何好意思來找林姑娘麻煩,治好了病對林姑娘有什麼好處?」

他覺得曹丙找上門來估計也是不好意思。

那地方的病症好像沒幾個好意思說出來的。

曹丙咽了咽唾沫,心虛道:「左右她還是胡亂瞧病了。」

月兒終於忍不住哭訴起來:「都是你,我嫁給你一天好日子都沒有過上,你出去找女人我也不說你,現在染病了我來醫治你還來管我,行啊,你真擋我好欺負娘家沒人了是不是。」

她算是看清楚了眼前這個男人。

平時怎麼在家欺負她都沒關係,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她這輩子就這樣也認了。

但曹丙無緣無故的來這裡找林紫芙麻煩,憑什麼啊!她跟林紫芙昨日是第一次見,而林紫芙也真心實意的在幫助她,並沒有害她的心思。

跟她同床共枕的人呢!並沒有想過這些,還來無理取鬧。

曹丙害怕了,月兒娘家人是很厲害的,生這病本就丟人丟到家了,到時候一鬧開,豈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

夜大夫沒多少耐心看曹丙在這裡吵鬧:「要治病就安靜點,不治病就出去,若是在吵鬧休怪我不客氣。」

曹丙深吸一口氣,最終還是低了頭。

月兒見曹丙不說話了,知道服軟了。

上前對著林紫芙和夜大夫施禮感激道:「昨晚我按照林大夫說的辦法,感覺舒服了許多,不知道林大夫藥膏熬煮好了嗎?」

她回去不顧曹丙的反對還是按照林紫芙的辦法把毛髮給剔除乾淨,並且還把貼身衣物都蒸煮了一番,雖然還是癢,但比起之前好很多。

林紫芙對曹丙沒有一丁點好感,但對月兒還是有好感的,微微點頭道:「昨下午就熬煮好了,去櫃檯那邊拿銀子吧。」

曹丙站在一旁有點手足無措,卻沒有再吵鬧。

月兒把銀錢付了,扯著曹丙離開。

林紫芙坐下喝了一大口茶水,心情還是有些糟糕。

「你說這男人為什麼這麼自私,自家的女人清清白白的,而且還這麼溫柔,月兒的長相比起勾欄院的姑娘好看吧,曹丙居然還做出這等子事情來。」

她是感覺曹丙這男人真不是東西,長得奇醜居然還尋著去找姑娘。

夜大夫也跟著坐下,勸慰道:「也不是每個男人都自私的,比如我就潔身自好啊。」

他趕緊給自己證明,絕對不能讓林紫芙對男人產生不好的印象。

而且真不是每個男人都這樣,比如他,比如當歸不都很潔身自好,離勾欄院那種地方有多遠走多遠,根本就不會去尋那裡面的姑娘。

林紫芙以為夜大夫誤會了,解釋起來:「夜大夫別往心裡去,我知道你不是曹丙那種人,我就是說有些男人真不是東西。」

其實男人難免都有三妻四妾的想法,那些農戶很多人之所以一妻相伴到老,很多也是因為沒銀子,若是有銀子了估摸著不知道娶多少個。

這個世上好男人難尋。

夜大夫根本就不會怪罪林紫芙,詢問起月兒的事情來。

林紫芙便把月兒的癥狀說了一番,頓時夜大夫憤怒了。

「那曹丙還真不是個東西啊,染了這種病症從外面就能看出來的,他明明知道那勾欄院的女人有問題,還要去尋了,並且把病還傳給了月兒,這人心還真壞。」

林紫芙嘆息一聲,道:「也是因為沒有把月兒放在心上,若是放在心上何至於此,就連那種地方都不會去。」

這男人若是在乎女人的話,就會變著法子的讓對方開心,一點傷害對方的事情都做不出來,處處疼著,維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