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50章 月兒相公

第150章 月兒相公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9-03-18 07:05  字數:2363

搖搖頭很茫然的看著夜大夫:「跟你一樣沒有一點頭緒,陳家人的脈象弱了一點應該是很久沒有吃飽飯的緣故,他們每天飽受的折磨真的很多,天天都在這種緊張的環境中生活,還是要趕緊找到解決的辦法才行,這是活生生的人命。」

夜大夫決定請隔壁鎮上的大夫來一趟。

「我覺得陳家人的病症有些難,遇到這種疑難雜症能多幾個人一起商量著來是最好不過的,等會我就捎信讓隔壁鎮上的大夫過來,還有寫信讓秦家的幾位大夫也走一趟,大家一起商議一下,說不定就找到辦法了,好在陳家人雖然吃不下東西,但喝水還是能喝,我讓他們熬煮雞湯暫時喝著。」

陳家人喝水沒問題,喝湯應該也沒問題,只是吃不了別的食物,因為一吃就嘔吐出來,只能暫時用這個辦法。

林紫芙也知道這事情不能耽擱,能請更多的大夫一起來商量解決是最好不過的。

再者,縣城的李大夫他們醫術都很好,大夥都來一起解決最好不過。

很贊同道:「目前看來只能這樣了。」

夜大夫很疲憊的靠著車壁:「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難下結論的病症,以前我聽我爺爺和我爹說過,這世上有很多病症都是特殊的,或許有些大夫一輩子都難遇到一位身患疑難雜症的病人,我運氣也算好,居然遇到了一家人,只是不才,什麼都為他們做不了。」

這才是最讓人頹廢的事情,明明想要幫助那些人,到頭來卻發現什麼都做不了,這是最讓人難受的。

林紫芙害怕夜大夫情緒受到影響,拍了拍夜大夫的肩膀安慰道:「別多想了,請另外幾位大夫也來看看,說不定大家一起商量就找出了解決之法。」

兩人回到了葯堂,彼此間的情緒都不是很高。

當歸瞧出了兩人的不對勁,什麼話都不敢說。

而林紫芙才坐下沒多久,月兒就和一位身穿藍色布衣的年輕男人走了進來。

月兒的眼眶有些紅,而那男人一副生氣的樣子。

一進葯堂,林紫芙和夜大夫還沒招呼,男人就劈頭蓋臉的對著林紫芙罵起來:「小娘皮,你究竟給我娘子說了什麼,為什麼我娘子回來要做出那些奇怪的舉動。」

男人便是月兒的相公曹丙。

月兒很委屈的看了一眼曹丙,鼓足勇氣道:「林大夫也是想要治好我們的病啊。」

曹丙悶哼一聲,夾了夾腿,有些沒底氣道:「我們有什麼病,我們什麼病都沒有。」

他很難受,很癢忍不住想要用手去抓,但不能在林紫芙和夜大夫面前這樣啊。

再者,林紫芙一個未出閣的姑娘,懂得怎麼治病?還是那上面的病,雖然聽月兒說得很有道理的樣子,但還是忍不住質疑,剃光了毛髮就能治病?還有月兒像發瘋一樣回去就把衣物和被子都拆下來清洗蒸煮,弄得一家人都不得安寧,他越想心中就越氣。

月兒祈求的看著曹丙,希望曹丙不要說下去。

夜大夫似乎明白了什麼,站了起來黑著臉道:「你是上門來鬧事的?」

他不允許曹丙對著林紫芙大呼小叫,已經忍了曹丙對林紫芙出言不遜一次了。

曹丙平時在家裡挺囂張的,在村子裡面也是囂張慣了的,但在夜大夫面前卻不敢那麼囂張。

說到底他還是有病的。

剛才對著林紫芙聲音還很大,但對夜大夫聲音不由小了許多:「夜大夫你誤會了,只是那丫頭昨日對我娘子不知道說了什麼,弄得我們家烏煙瘴氣的,我心中氣不過來質問而已。」

林紫芙從曹丙的話中聽出了關鍵,再看一眼眼眶紅腫,很焦急的月兒,更是心疼起月兒來,曹丙長得並不好看,甚至有些丑,那一口齙牙很顯眼。

而月兒眉清目秀的,嫁給曹丙真的是吃虧了。

曹丙說他心中氣不過,而林紫芙也並沒有多氣得過。

淡淡的看了一眼曹丙道:「我如何弄得你家烏煙瘴氣了,你現在忍耐著不去抓撓是不是很難受,是不是覺得那上面如同幾百隻螞蟻在上面爬動著。」

她很不喜曹丙這種人,就跟李秀花那種人差不多啊,自以為是,還沾沾自喜的模樣真的惹人討厭。

而且月兒這麼好的姑娘,嫁給他也不知道珍惜,居然還出去尋花問柳,聽麻姑說,月兒家日子過得並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說有些貧窮。

曹丙有點好吃懶做,遊手好閒,家裡的農活多數都是月兒在做,一空閑下來月兒還要繡花貼補家用。

而曹丙呢,什麼都不做,每天都想著玩不說,還經常走路去縣城尋花問柳,拿著月兒繡花賺來的銀錢去找女人。

更可恨的是,染病了之後還回來把病傳染給月兒。

月兒好不容易鼓足勇氣來治療,而曹丙還找上門來質問。

看月兒紅腫的眼睛,在家裡一定跟曹丙爭吵過了吧,但依舊攔不住曹丙。

這樣一想對曹丙更是鄙夷,沒好氣的瞪了一眼曹丙,嘲諷道:「本來這種事情我也不想管的,昨個麻姑帶著月兒來,我是心疼月兒這姑娘,居然被你這混賬玩意給害成這樣,你倒是說說我哪點瞧病瞧錯了?」

她可不是好欺負的,曹丙一來就語氣不善的各種質疑和找麻煩。

她真要好說話那就怪了,是人都有三分脾氣,更何況是對曹丙這種渣渣,更別說什麼好脾氣了。

曹丙白了一眼林紫芙,一副有理有據的模樣道:「你瞧病怎麼會沒瞧錯,我們根本就沒病,你卻要讓月兒那麼折騰,弄得我們家烏煙瘴氣的。」

月兒好急,她是最清楚的,林紫芙不過是為了幫助她,結果現在還要被曹丙這樣冤枉。

但她不敢再說話,曹丙好凶的,只能帶著歉意看著林紫芙。

林紫芙覺得很好笑,悠悠道:「勾欄院的姑娘人盡可夫,花柳病也都是那裡面的人得最多,你去了花柳巷染了病回來本就不該害了月兒,結果月兒被你害了不說,月兒尋到了醫治之法第一想到的就是你,你倒好,不試一試這辦法有沒有用,就開始來找我麻煩,我倒是無所謂,治不治病都沒關係,倒是你自己,那玩意若是壞了爛了,正好你可以當一輩子的太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