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45章 搞笑的邏輯

第145章 搞笑的邏輯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9-03-18 07:05  字數:2345

她真的不願意跟李秀花有任何牽扯了,這麼久上的當也不止一次兩次了,要是還相信李秀花說的話,就是她自個腦子有坑。

夜大夫一直沒開口,只是靜靜的把李秀花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中。

對李秀花變臉之快也是驚嘆,從進屋到現在,李秀花的表情可以是很豐富的。

對當歸還有林紫芙展現出來截然不同的態度,甚至為了讓林紫芙幫忙,居然一直說好話,可想而知這臉皮得有多厚才能拉下臉來跟林子芙說軟話。

李秀花這下就尷尬了,林紫芙絲毫不留情面讓她覺得很難堪。

「紫芙你就幫我這一次吧,算我求你了。」

林紫芙的態度很堅定。

夜大夫這個時候才開了口:「說吧究竟想要做什麼,這裡是葯堂不是你哭哭啼啼的地方,還有,紫芙既然都不願意幫你了,你也別在這裡強求。」

李秀花敢在當歸面前造次,卻不敢在夜大夫面前多說半句。

夜大夫見李秀花安靜了繼續道:「趕緊有事說事,跟治病救人無關的事情就不要說了。」

李秀花看得出來夜大夫是生氣了。

有些心虛道:「本來我身上有一百多文錢的,但剛才在街上被賊子給偷了,這幾天錢貴傷口疼脾氣也不好,我這樣回去會挨罵的,紫芙你就幫幫我行不行,方才我在鎮上找了一圈也沒找到我們村的人,只能求到你這裡來了,能不能幫幫我啊。」

林紫芙直接搖頭拒絕:「幫你是不可能的,你自己做了什麼事情心裡清楚,你認為我還能信你的話?」

李秀花不好意思的看著林紫芙。

夜大夫道:「我這邊你也知道,出診的話必須要給銀錢,你銀錢被偷的事情我管不了,但若是出診的話,你知道規矩的。」

一般出診都是要先給一點銀錢,這是為了防止白跑一趟。

李秀花的臉色很不好看,而看向夜大夫和林紫芙都態度堅決。

一咬牙轉身出了門。

她清楚,跟林紫芙情分也不能講了,只能去了隔壁的當鋪把頭上的銀簪給當了。

林紫芙知道夜大夫不直接說先去瞧病,而是先要銀子,其實是為了幫她出氣,心裡湧出一絲感動。

夜大夫對李秀花這種人也是沒好感的,想一想村子裡面的人都是很質樸的,比如何大友和何大華他們,人都是很不錯的。

但李秀花一家真的是異類了,愛佔小便宜不說,還擰不清。

當歸卻很讚賞夜大夫的做法道:「公子這樣做完全是大快人心啊,上午她來的時候還訛詐林姑娘呢,還想說周錢貴的傷口現在還疼是因為林姑娘醫術差,只是被林姑娘給唬了回去,現在還想求林姑娘幫忙,也不知道她臉皮為什麼那麼厚。」

夜大夫心疼的看了一眼林紫芙:「對這種人不用講究什麼情面,你越是講究情面,她們越是得寸進尺,下一次她們會想,能不能再過分一點。」

林紫芙明白夜大夫說的道理,她一直都明白,對有些人是不能心慈手軟講究情面的。

「以後我不會讓類似的事情發生。」

兩人知道李秀花肯定會回來,所以耐心的等著。

大概過了一刻鐘左右,李秀花氣勢洶洶的過來了。

這一次進葯堂的時候氣勢跟先前都不一樣,大概之前想著要求人,態度溫和許多。

而現在不用求人,模樣就傲氣了。

「要多少銀子直接說。」

她真的有些憤怒,那簪子可是她的陪嫁,也是難得拿得出手的首飾,結果就當了出去,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贖回來。

而林紫芙明明可以幫忙的,卻最終選擇袖手旁觀,她是恨透了林紫芙。

當歸在一旁道:「十五文錢。」

李秀花直接數了十五文錢放在了櫃檯之上,沖著夜大夫道:「現在跟我出診去。」

夜大夫也不跟李秀花計較,開始收拾需要用到的東西。

林紫芙也琢磨著時間差不多,把手札放好:「我今個提前走吧。」

李秀花更是不滿得很,林紫芙這是故意跟她作對,讓她在路上都不能找夜大夫說話。

路上,林紫芙和夜大夫在商討著鎮外那戶人家的病症,她愣是是一句話都插不上,只能氣呼呼的跟在後面,別說心裡多氣了。

林紫芙想想夜大夫來村子的機會也不多,既然來了就把飯吃了再走,便邀請夜大夫等會去何大友家吃飯。

這邊李秀花請夜大夫進了院子。

坐在屋檐下的周錢貴慢悠悠的喝著酒,已經有了三分醉意。

見李秀花回來,直接就把手裡的酒杯扔向了李秀花:「你幹什麼去了,怎麼現在才回來,害老子到現在還餓著肚子。」

李秀花險險的避開了酒杯,也有些生氣:「發什麼火呢,夜大夫上午不在,我不在鎮上等著他回來請他來給你瞧病啊,你沒吃飯,我也還沒吃呢。」

夜大夫也不想看見兩人吵鬧,聲音清冷:「到底要不要瞧病?」

周錢貴腿疼得很,趕緊道:「夜大夫快來幫我瞧一瞧,我這傷口為什麼那麼疼啊。」

李秀花也賠笑起來:「是啊,夜大夫你快幫我家錢貴瞧一瞧傷口。」

現在可不是爭吵的時候,要是夜大夫再撒手不管,她們還真在附近找不到大夫了。

夜大夫走了過去,聞著周錢貴身邊的酒味皺緊眉頭很是不滿:「你怎麼還喝上酒了?不知道受傷了不能喝酒?」

周錢貴尷尬一笑,辯駁道:「我這就是嘴饞,家裡沒人做飯餓了,就想喝點酒。」

他知道受傷不能喝酒,但琢磨也就是摔傷喝點酒也不影響。

李秀花趕緊搬了矮凳出來,夜大夫坐下示意周錢貴把纏著的布條解下來。

這不解下來不要緊,一解下來便見到周錢貴的腿腫了,而且腫得很厲害,並且傷口處還有潰爛的跡象,之前解下來的布帶微微也有些發黑:「你是不是很久沒有換藥了。」

李秀花有些生氣道:「那林紫芙眼中只有銀子,沒有銀子就撒手不管,夜大夫你可別被她給欺騙了,那丫頭厲害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