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42章 病人

第142章 病人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昨日10:23更新  字數:2268

林紫芙並不知道李秀花離開藥堂後面的事情,在葯堂來這幾日已經習慣了葯堂的安靜,反正她也清楚,只怕沒有幾個病人願意找她來瞧病,畢竟誰願意請一位女子瞧病的。

當歸把葯櫃裡面的藥草都添滿了之後,百般無聊的坐在櫃檯後面,偏著頭看著林紫芙道:「林姑娘為什麼你那麼喜歡看書?公子一直讓我多看醫書多學,可我就不想看,反正我這一輩子也不奢望成什麼大夫,我只想一輩子跟在公子的身邊,只要公子不趕走我,我願意一輩子侍奉在公子身邊。」

他就是沒志氣的人,喜歡現在這樣的生活。

林紫芙放下手中的手札,這裡面很多值得學習的東西,甚至上輩子都沒學習過,不得不說夜家世代行醫,積累的經驗真的很多,這手札要是流傳出去不知道會引起多大的轟動。

不過她絕對不會把手札流轉出去的,這是夜大夫對她的信任。

當歸的想法她能理解,人各有志,當歸只想守候在夜大夫身邊也是好心好意。

「你願意侍奉在夜大夫身邊也是不錯的決定,夜大夫人好,跟在夜大夫身邊也不會受委屈。」

當歸咧嘴笑著:「我這條命都是公子給的,這輩子也只想一直守候在公子的身邊,所以不管怎樣,只要公子不趕走我我就不走。」

臨近中午,麻姑帶著一位約莫十七八歲的姑娘走進了葯堂。

麻姑進葯堂首先看見的就是林紫芙,趕緊牽著姑娘走了過去。

當歸趕緊提醒:「林姑娘麻姑來了。」

林紫芙趕緊站起來笑看著麻姑。

麻姑有些神神秘秘的湊近林紫芙道:「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林紫芙看了一眼麻姑身後低著頭的姑娘,似乎猜到了什麼,點點頭帶著兩人去了後堂。

後堂有間屋子是夜大夫平日接待客人休息用的屋子,當歸見林紫芙帶人進去也沒說什麼。

三人一進屋,麻姑就直接把門關了起來。

趕緊低聲道:「林大夫你幫月兒瞧瞧病吧。」

這麼神秘,林紫芙猜想月兒生的病一定是難以啟齒的。

只是心中有這種想法卻不能說出來,而是請兩人坐下後,詢問起來:「嬸子別急,先說說是那裡不舒服吧。」

麻姑輕輕推了推坐在一旁依舊低著頭的月兒,催促道:「趕緊說啊,現在也沒有男人在場,有什麼不舒服的趕緊給林大夫說,這樣林大夫才能幫你治病。」

月兒的膽子有些小,加上生的病實在是有些難以啟齒,咬著唇抬起頭聲音很小:「我……。」

話到了嘴邊怎麼都說不出接下來的話。

這一幕讓麻姑急得不行:「我說你這丫頭……你不說病情人家大夫怎麼給你治病啊,算了你不說我幫你說。」

她是急性子,加上現在屋子裡面只有三個人,又沒有男人在場,再不說難道等夜大夫回來再說啊。

月兒點點頭,聲音細細的:「那嬸子幫我說吧,我開不了口。」

麻姑嘆息一聲,有些憐憫的看著月兒:「月兒的夫君喜歡去花柳巷,上一次去縣城後回來,不知怎麼回事和月兒同房之後,月兒那裡就開始癢,癢得月兒實在受不了只能用手去抓,現在那裡都抓爛了。」

林紫芙一聽就皺眉了,看了一眼低著頭,手卻放在腹部有些難受的月兒,有些憐惜道:「那真受苦了,麻姑你在外面去守著門不要讓人進來,我有些話要單獨問月兒。」

她知道,必須要弄清楚月兒究竟是因為*瘙癢,還是陰虱。

這個時代沒有避孕措施,個人衛生還有安全意識更沒有了,勾欄院的姑娘們每天會接待很多男人,私生活可以說混亂得很,而月兒的相公去那種地方染病回來,傳染給了月兒,而月兒估摸著是不好意思啟齒,所以一直拖著。

麻姑出去關上門,屋中只剩下林紫芙和月兒。

月兒心中很不安,林紫芙的年紀看起來比她還小,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病,但麻姑讓她來看看,她也就試著來了,病總要醫治。

林紫芙對著月兒微微一笑道:「屋中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不管你是什麼病我都不會對外面的人多說一句,你可以安心的對我說實話,或者,我親自檢查一下。」

月兒臉瞬間紅了:「我不好意思。」

那種地方怎麼能給人看呢,只能相公才能看啊。

林紫芙卻一臉嚴肅,這件事情可大可小,如果繼續下去月兒受的苦更多,這種病也不是特別難醫治:「我知道你不好意思,這種事情換成任何人估計都不好意思,但你要知道,繼續下去你會更難受,那個時候下面或許會被你抓爛,而且你總不能隨時都抓撓吧,我是女子,也是大夫,你若是在我面前不都敢坦誠,那麼還有誰能幫你。」

她是心疼月兒,這個時代她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評價,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尋花問柳作為妻子也不敢多說什麼。

甚至染病了,還會招惹來丈夫的嫌棄,這個時代的女子可以說很沒有地位。

所以她心疼同情月兒。

月兒被林紫芙說得有些鬆動,抬起頭弱弱的道:「可我那裡抓壞了很難看。」

林紫芙很誠懇的笑了:「可我是大夫,我只想治好你的病,減少你的痛苦,而且不確定你是什麼病,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治療。」

月兒咬唇,站了起來道:「你還是幫我看看吧,我實在是難受得很。」

林紫芙示意月兒去裡間,這是夜大夫專門用屏風隔斷出來的,因為病症千奇百怪,有時候切脈和詢問並不管用,遇到特殊的病還是要查看的。

林紫芙示意月兒躺在軟塌上,脫下褻褲。

仔細的檢查了一番之後,林紫芙確定月兒的病症,嘆息一聲:「跟我之前猜想的一樣,這個病症說好醫治也好醫,關鍵你要聽我的話才行。」

月兒穿上褻褲,也沒之前那麼緊張了:「我一定聽林大夫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