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75章 上門說親

第75章 上門說親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8-06-24 15:43  字數:2362

李秀花笑眯眯的,心情也好了起來,別人說什麼也不生氣。

天大地大銀子在自己手中最大,她家的死鬼以前不是看不起她么,最近她可是賺了銀錢,她家死鬼一個銅子都沒賺回來呢。

林紫芙不動聲色,聽婦人的話就知道,一定是李秀花在山上說了她什麼壞話,她倒也不生氣。

李秀花這種人嘴裡能說出什麼好話那才奇怪了。

犯不著跟這樣的人計較太多。

挨個給人結算了銀錢,到晚上的時候還剩下二兩多銀子,林紫芙知道這二兩多銀子全是賺的錢了。

而下一次送去賣了藥草之後能賺更多錢。

畢竟家裡的藥草可都是付過錢了的啊。

瑛姑已經回來,臉上帶著笑意心情很好。

顯然是去何雲虎家說通了什麼,林紫芙也為何雲虎開心,自然沒有多問。

拿著三十文錢,林紫芙去了廖嬸家。

何大華耽擱了一天多的時間陪著她去了縣城,來回還這麼辛苦,不給銀錢她心裡過意不去,再者,廖嬸家日子也不會特別好,她還不想去占這些便宜。

廖嬸正在家裡清理藥草,在山上採藥都是什麼藥草都往背簍裡面一放,賣的時候當然得分類,這樣才好算稱重算價錢。

見林紫芙來廖嬸把旁邊的凳子給了林紫芙;「忙完了?」

林紫芙點點頭坐下,把準備好的三十文錢遞給了廖嬸,銅錢是用繩子拴好了。

一串錢突然出現在眼前,廖嬸有些茫然的抬起頭看著林紫芙道2:「你給我銅錢做什麼?我還沒有來賣藥草呢。」

她和桂香嬸也不急,一般都是等大家都拿了銀子再去結算。

林紫芙把銀錢直接放在了廖嬸手上道:「這個是給大華叔的車錢,趕緊收起來,要不然下次我不好意思讓大華叔送我了。」

她料想廖嬸會拒絕,趕緊把話說出來。

廖嬸無奈的看著林紫芙,埋怨道:「你這孩子真是的。」最終還是把銀子收了起來。

她知道要是不收,按照林紫芙的脾氣說不定以後有什麼事情真不跟她們說了。

這也是被逼無奈才收下的銅錢啊。

林紫芙見廖嬸收下錢鬆了一口氣,道:「說媒的事情廖嬸你怎麼看。」

何雲虎的事情是大事,她倒是希望何雲虎的事情能夠早點說成。

廖嬸知道這個是大事,表情也嚴肅起來:「婚事是大事馬虎不得,我琢磨著後日就去。」

明日總得準備一些東西,總不能空手去,關鍵知道雲容腿腳受傷了。

這一點林紫芙很贊同,明日準備準備,至少給雲容留下一個好印象,也才好開口說親。

何雲虎的事情是大事,瑛姑決定和廖嬸一起去準備準備,然後跟著廖嬸一起去雲容家,而炮製藥草的事情落在了林紫芙身上。

而何雲虎自然沒心情去山上採藥,而是留在家裡收拾屋子。

這下子就剩下田桂香了,見大家都不上山採藥,索性在家休息一日。

瑛姑和廖嬸去鎮上買了一些糕點和扯了幾尺布匹回來,等到東西都準備好,瑛姑一回到家就激動起來。

「紫芙要不然明日你跟我們一起去吧。」

她和廖嬸去總有點沒底氣的感覺。

林紫芙卻搖了搖頭,明日要是她去了家裡就沒有人了,家裡必須要留一個人,解釋道:「家裡必須要留一個人,你個廖嬸兩個去就可以了,雲容嬸子看起來是個知書達理的,你們儘力的去說,若是她同意這個事情就好辦了,若是不同意也罷,這種事情強求不得。」

這倒是真的,瑛姑也懂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強。

「那好吧,明日我就跟你廖嬸去,家裡的事情要勤苦你了。」

清晨,瑛姑就穿上了自己最好的衣裳,站在林紫芙面前不停的問好不好看。

按理說她是何雲虎的乾娘不能跟著去的,但她還是很想看看雲容人怎樣,所以打算跟著廖嬸一起去看看。

若是雲容和雷琴都很好,這門婚事怎麼也得促成,何雲虎人不差勁,除了家裡窮了點,身上有的也全是優點。

這沒錢可以賺不是,誰也不是生下來就有銀子啊。

只要有雙手,有上進心一定能賺到銀子,人窮不怕,只要有志氣前途一定很好的。

林紫芙圍著瑛姑轉了一圈笑眯眯道:「這湖綠色的衣裳很適合你呢,穿上顯年輕,還有你的頭上的髮髻也很好看。」

讚賞的看著瑛姑,覺得瑛姑打扮打扮年輕呢。

伸出手摸了摸臉上張寧的疤痕,嘆息道:「也不知道我這臉上的疤會不會壞事。」

一直以來臉上的疤痕都是心中的痛。

林紫芙溫和的安慰道:「沒事的,如果雲容嬸子她們是以貌取人的人,那麼這門婚事不成也沒關係,真的熱鬧是不會在乎這些的。」

真正善良的人本就不會在乎對方的長相。

如果把長相看得比什麼都重要,那麼這種人也是夠虛偽的。

瑛姑被林紫芙的話安慰了,仔細一想,如果對方真的是那種在乎長相的人,以貌取人,這門婚事的確沒有持續下去的必要。

想通了這事瑛姑爽朗的笑了。

「你這丫頭就是會勸人,聽你這麼一說,我是不是不該打扮這麼好啊。」她突然覺得打扮這麼好是不是不合適。

林紫芙捂著嘴笑著:「就該這樣打扮,第一次上門自然要穿整齊一點,這樣才是對主人的尊重,再說了,你臉上的疤是救人留下的,沒什麼好遮掩的,對我來說這條疤痕是有意義的,是光榮的,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所以瑛姑往後別覺得不好意思了。」

瑛姑被林紫芙的話鼓舞,心裡也覺得甜甜的。

廖嬸也打扮了一番來,昨天準備的東西都是瑛姑放著,兩人提著東西就離開了村子。

待兩人走後,林紫芙這才開始炮製藥草。

瑛姑做事情很讓人放心,雖然一開始不會炮製藥草,但至從她教了瑛姑之後,瑛姑炮製的藥草不僅成色好,藥效也很好,這也是張掌柜那麼喜歡的原因。

安心的切著藥草,院子里的架子上放滿了簸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