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45章 真怕了

第45章 真怕了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8-05-23 03:33  字數:2274

嚇唬人誰不會啊。

李秀花急得立刻跪了下來,求道:「我們是氣糊塗了,一想到地被你收回去,我們以後日子沒著落就……我們是一時糊塗啊。」

瑛姑悶哼一聲,當真沒想到有李秀花和周錢貴這麼壞的人,平時的爭吵也就算了,大家吵吵鬧鬧的至少不會去害人性命,如今兩人是完全不顧她和林紫芙的死活,大半夜,直接放火,最近天氣乾燥茅草房頂一點就著,她們稍微熟睡一點不死都會受傷。

「紫芙你跟她們說這麼多做什麼,直接送去官府,還真以為是關幾日就算的事,蓄意害人性命可是大罪。」

既然林紫芙要唱白臉,她就得唱紅臉,一開始她也沒看懂林紫芙那麼做的用意,在林紫芙給何大友遞眼色的時候,她才徹底的明白這裡面的意思,林紫芙是準備唱白臉。

李秀花跪在地上沒有人同情,因為吵鬧聲附近很多人都醒了,廖嬸她提著油燈站在一旁厭惡的看著李秀花和周錢貴。

這一對夫妻還真是讓人噁心,昨晚的事林紫芙沒怎麼追究,沒想到今晚更過分,還要放火燒房子。

四周的人對著李秀花和周錢貴指指點點。

李秀花還跪在地上,周錢貴卻皺著眉頭看著林紫芙。

半響道:「左右你家房子也沒被點燃,這件事情我們給你道歉,你看要不要就這麼算了。」

林紫芙忍不住笑了起來,就這麼算了?周錢貴想法還真單純,要是再放過他就是蠢了。

「你覺得我們可能算了么,這樣吧,這件事情我會和大家商量著處理,畢竟你們留在村子裡面也讓人害怕,想一想啊,誰以後還敢輕易的得罪你們,稍微一得罪了只怕就要被你們害了性命,以後大夥日子不是要過得誠惶誠恐的,更何況我和婆婆一開始並沒有招惹你們,要說招惹也是你們先招惹我們。」

周錢貴不滿起來:「方才可是你勸說我們不去官府的。」他以為林紫芙那樣說是要放過他們。

林紫芙很認真的點點頭道:「是啊,是我勸說你們不要去官府的,我就是順帶說說,婆婆方才說得對,去了官府告你一個害人未遂,你說縣令大人會怎麼懲罰你們?殺威棒肯定免不了的,再關上你們幾個月,我聽說那地牢里的可不是人待的地,老鼠跳蚤,虱子多得很,一群人不管男男女女都關在一起,這男人還好畢竟力氣大,這女人就慘了一點啊,牢里的男人那個不是好久沒見過女人的。」

這些話還真不像是一位十幾歲的姑娘說出來的,但不知道為何,從林紫芙嘴裡說出來卻一點違和感都沒有。

村子裡面的人都覺得說得好,也沒感到這些話不該從林紫芙嘴裡說出來。

李秀花單獨想想那種場面全身就忍不住的顫抖,她也聽別人說過這個事,說那地牢裡面老鼠跳蚤多得很,裡面的人從被關進去就別想洗澡,每天要挨打不說還吃不飽飯。

周錢貴算是明白了,林紫芙一開始就沒打算放火他們。

「要打要殺隨意,沒看出來你這小丫頭心腸還真的歹毒。」

倒打一耙么?林紫芙笑了:「我是害你性命了?還是放火燒你房子了?我怎麼就心腸歹毒了?我不過是正常處理這事情罷了,說真的我很感激大友叔,要不是他,估摸著現在大夥已經被火光驚醒在救火了吧,我和婆婆要是運氣好就從著火的屋中逃了出來,要是運氣不好現在就死在了裡面,我們好好說說誰心腸歹毒。」

李秀花不想去大牢,給林紫芙和瑛姑使勁的磕著頭道:「求求你們饒了我們,是我們心腸歹毒了,起了害人的心思,你們大人不記小人過就饒過我們好不好,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

「想都別想我們饒過你們,李秀花你真當我們婆孫好欺負啊,我們饒了你們多少次了!每一次你們都上門找麻煩,要不是大友叔勸著我們,早就送你們去官府了。」林紫芙聲音大了很多。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你善良別人會覺得這是你軟弱。

她看向何大友道:「大友叔你看到這對夫妻了吧,先前說的那些害怕啊,求饒的話其實都不是真心的,這種人你越是給她們機會,他們越是得寸進尺的認為,你是害怕他們,不敢對他們怎樣,今個就讓大家幫忙商量處理這件事情。」

何大友點點頭也贊同了。

「今個大夥就好好商量商量怎麼處理這事,先把兩人給綁起來。」

村子裡面的人都很積極,有的開始準備繩子,有的直接不顧兩人反抗動手綁人。

林紫芙說的一句話戳中了他們的心,今日周錢貴可以因為一點小事放火燒房子,害人性命,往後會不會因為一點小事情用同樣的手段對付大家。

這件事情是很能想明白的,這一次要是不讓周錢貴和李秀花得到懲罰,那麼下一次他們會肆無忌憚,誰也不想身邊住著這麼一個可怕的人。

綁周錢貴和李秀花大家也沒客氣,掙扎就直接動手打,結果周錢貴和李秀花徹底的服氣了。

兩人被綁得像粽子一樣動彈不得。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你們這般羞辱我們夫妻,我們不會罷手的。」周錢貴怒聲道,今晚把所有的臉面都丟光了,而且村裡人絲毫沒有留情。

何大華怒了,居然還威脅起大家了,上前一腳踢在了周錢貴身上罵道:「給你臉了,還敢威脅人,我就打你了綁你了怎麼了,來來來我現在就給你把繩子解開,我看你能對我怎樣。」

說著何大華就真的去解繩子。

而周錢貴的話也激怒了圍觀的人。

李秋菊是最狠周錢貴和李秀花的,因為看清楚了李秀花的本質,如今想來更是厭惡兩人。

她冷笑道:「還敢威脅大家,自個做了什麼事難道心底沒數?今晚大夥就這樣對你怎麼了,有本事就來報復,我李菊花要是怕了你們夫妻就不姓李。」

李秀花瞪著李秋菊,有點不敢相信眼前說狠話的是以前被她玩弄於股掌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