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26章 引泉水

第26章 引泉水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8-05-08 11:03  字數:2332

林紫芙明白何大友的意思,都是鄰居大家都要過日子,所以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絕。

建議把地租給周錢貴也是最好的解決辦法,畢竟,就算把地收回來她和瑛姑也不會種地。

採藥可比種地賺錢,另外就是瑛姑年紀大了,種地有多辛苦她很清楚,斷然不會讓瑛姑那麼辛苦的。

如今,何大友這樣說了,林紫芙也安心了不少,有何大友的保證,若是周錢貴不願意租地給租金,到時候地何大友是願意幫忙的。

來這個村子也是遇到了何大友這樣的好人。

「對了大友叔有件事情我想給你說說。」她想起引山泉的事,家裡吃水還在廖嬸的井裡打呢,每天來回提水很不方便。

何大友認真的看著林紫芙笑道:「有什麼事就說吧。」

林紫芙在心中想了想該怎麼表達,道:「是這樣的,我不打算打水井,前幾日去看了山腳下的山泉,我琢磨著把山泉水引到家裡來。」也是這個時代沒有皮管子,若是有,那才叫一個方便直接就可以吃水。

這個時代也只能藉助能藉助的東西,竹子就是最好的水管。

何大友先前也聽到田桂香說過,大概知道林紫芙的打算。

「這事我從你桂香嬸子那裡聽說過,你的想法也不是不可能實現,只是楠竹對開的話,水就一直露在外面,有人使壞也很方便,而且沿途也不衛生,我建議用慈竹中間打通就好。」

林紫芙覺得怎麼都好,只要能把水引到家裡來就可以了。

「那大友叔,你說用慈竹可以把水都引到家裡來么?」

何大友笑笑:「自然是可以的,這也不是什麼難事,等會我就去叫你大華叔一起,最多就是砍上十幾根竹子的事,我家也有通竹子的鐵釺,很容易就能打通中間的隔斷。」

這話讓本就擔心的林紫芙安心了,只要有工具就好啊,而且聽何大友的意思,這好像並不是什麼難事,只要能把這件事情解決了就好。

很感激的對著何大友道:「謝謝大友叔。」

何大友拍了拍身上的竹屑站了起來:「算了算了也不等下午了,我現在就去找你大華叔,只是那山泉存不住水,你打算怎麼弄。」

林紫芙道:「我想就用木桶好了,到時候木桶下面破一個洞,把竹子接進去就可以了,只要控制水流量就好,到時候家裡弄幾口大缸回來接水。」

何大友仔細在心中琢磨了一下,林紫芙說的辦法還是挺好的,笑著點點頭很贊同。

「這樣很好,今個下午我們就去給你弄,你家我記得只有一口石缸,先暫時把水放到桶里,然後接進石缸里,等到什麼時候去集市再買幾口大缸。」

這麼決定了之後林紫芙回到了家,準備砍柴刀和燒茶水。

何大友和何大華兩人直接去了竹林後面,挑選著竹子。

要用來引水的竹子很有講究,必須要選擇哪種很直,中間的隔斷要很長的那種竹子。

連著砍了十幾根竹子,何大友和何大華把竹子就在竹林中用鐵釺打通。

林紫芙提著茶水去了竹林,瞧著地上已經擺著好幾根弄好的竹子。

不得不說,何大友和何大華真的是實幹派,做事情也很靠譜,困擾了她那麼久的事情,結果兩人輕而易舉就解決了。

何大友和何大華還是很喜歡幫著林紫芙做事情的,首先,林紫芙是個懂得報恩的,單獨從林紫芙採藥第一時間就帶上他們兩家來看就知道,其次便是林紫芙和瑛姑很可憐。

把水放在一旁的空地上,林紫芙上前幫忙拖著竹子。

結果何大友和何大華直接阻止。

何大友道:「紫芙,看到地上的竹椏沒,用穀草把竹椏綁起來,你會綁柴火吧。」

林紫芙點點頭,以前在農村的時候經常幫著家裡干農活,竹椏捆成一小把一小把,然後晾乾了之後燒火很好。

去廖嬸家的柴垛扯了一把穀草回來,在一旁挽著柴。

而何大友和何大華則是有說有笑的。

引水不是什麼難事,特別兩個大男人在,這件事情顯得更加的簡單。

等到傍晚時分,水已經流到了家裡的灶房,看著那清泉流入石缸裡面,林紫芙格外的滿足。

何大友和何大華很有本事,沿途把人要經過的路段都用麻繩綁在了樹上,這並非是長久之計,但短時間內這樣還是很不錯的。

廖嬸和田桂香回來,林紫芙就拉著兩人一起吃飯。

等到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之後,廖嬸還是擔心不已:「紫芙,我覺得引水也不是長久之計,你想啊,麻繩隔一段時間就要換一次,竹子也管不了多久也得換,這樣換來換去也麻煩。」

麻煩是肯定的,但家裡沒錢目前也只能這樣。

瑛姑坐在桌前嘆息一聲:「家裡沒銀子也只能這樣。」

林紫芙也很無奈,這是最節省錢,也是目前最方便的辦法,家裡條件就這樣,打井需要的銀錢不少。

接著林紫芙把今日李秀花的事情說了一遍。

廖嬸有點憤怒道:「那李秀花也好意思找上門來,只怕是心裡有什麼花花腸子。」

田桂香一臉嫌棄道:「李秀花和周錢貴兩人不就是害怕紫芙把地收回去,要我說地就應該收回來。」

這地的事情,李秀花和周錢貴之前沒說,但肯定是知道消息的,加上有李菊花在,事情就變得更加簡單。

李秀花上門就是為了地的事情發難。

林紫芙看了一眼一旁的何大友道:「我贊成大友叔的建議,暫時把地租給他們種植,但一年的租金該給多少就給多少,若是不願意給租金,那麼地是堅決不能給她們種的,一定要收回來。」

瑛姑沒別的想法,只要林紫芙說怎麼做,她一定會跟著怎麼做的。

晚飯林紫芙其實準備很簡單,家裡的條件就這樣,只能盡量讓大家吃飽,就別說什麼豐盛不豐盛的,好在都不是那麼計較的人,吃飽之後幾人回家。

瑛姑幫著收拾碗筷,這才擔心道:「紫芙,要是周錢貴一家是受了周夫人指使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