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8章 閑言碎語

第18章 閑言碎語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8-05-08 11:03  字數:2223

林紫芙很唏噓。

不過廖嬸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道:「其實很多人家想著讓自己女兒能成為大戶人家的小妾呢,所以才會直接賣了長工,畢竟那樣有可能成為通房丫鬟,倘若運氣好會哄人的還能成為姨娘呢,這樣也算是一輩子都混出了頭。」

林紫芙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不過想想還真有這個可能,對於村子裡面的丫鬟來說,這輩子能夠衣食無憂有口飯吃,也算是運氣好吧。

總比嫁給窮人家食不果腹,臉朝黃土背朝天一輩子來得好吧。

瑛姑是最了解這個的,畢竟在周家待了十幾年,道:「過慣了大戶人家的日子,再回來過村子裡面的苦日子,其實很多丫鬟都不願意,所以趁著還在府中的時候,那些個丫鬟就會想方設法的爬主子的床,成功了一輩子就算被主母欺壓也願意,也算是一種幸運,要是運氣不好遇到主母小氣,或者失寵的日子就沒那麼好過了。」

到時候不是黃花大閨女不說,被趕出家門也是很有可能的。

所以這種事情風險很大,但為了榮華富貴,很多姑娘都願意試一試,這也是整件事情最可悲的地方。

廖嬸接著道:「村裡就我們家個桂香嬸家的孩子選擇做短工,別的人家都是拿了銀子賣了身的,剛才來的李彩花家兩個女兒一個兒子都是賣了身,村子裡面還能見到年輕力壯的小夥子,也就只有何雲虎了,何雲虎那孩子心腸好,紫芙之前見過他?」

林紫芙笑笑點頭道:「昨日進山找山泉遇到他在砍樹,是他熱心腸帶我們去的,還有就是昨日下午他幫我砍了竹子,挺好的一個人。」

這一點廖嬸很贊同:「他的確是個好人,只是啊是個苦命人,他爹去世早就剩下一個娘親,他娘親呢眼睛看不見,所以家裡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他在做,他捨不得離開娘,就一直留在村裡,平日里砍柴拿到鎮上賣,有時候會去河裡捕魚拿到村裡賣換一點銀子,一個人種了四五畝地,多好的一個孩子,怎麼就沒有姑娘願意嫁給他。」

林紫芙大概能猜到原因:「大概是因為不想嫁過來伺候一個眼睛看不見的婆婆吧。」

瑛姑嘆息道:「都是苦命人啊。」

廖嬸突然想到一件事,笑道:「紫芙你可以去問問他願不願意跟著挖草藥啊,這還是人好,而且只要有賺錢的機會就不會放過,能幫可以幫他一下。」

林紫芙覺得這是好事,只是她一個姑娘家不好意思去問,尷尬道:「可我也不能直接去他家啊,你想想我這身份去找他的話,村裡不知道得傳出多少閑言碎語。」

廖嬸埋怨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尷尬道:「你看我唐突了,你直接去問的確不合適,這種事情還是嬸子親自跑一趟比較好,你洗麥冬啊,我這就去找雲虎問問。」

等到廖嬸一走,瑛姑才道:「其實你是最不幸的,也算是幸運的,當時周夫人真想把你給埋了,現在能活著也算是撿了一條命。」

這話之前瑛姑說過,林紫芙每一次聽到都很氣憤,氣憤的是周夫人居然這般心狠手辣。

「所以我要好好的活著,不僅要好好的活著,還得風風光光的,婆婆你說周家人會這麼輕易放過我們嗎?我總覺得周夫人不會善罷甘休。」

不知道為何,就是心中有這種不好的預感。

畢竟當初周夫人可是想要直接弄死她的,她可不相信周夫人這樣好心會放過她。

瑛姑微微搖頭心裡碼不準:「我也不知道她會不會放過我們,當務之急是好好的賺錢,真要到她又對我們起殺心之後,我們也有銀子離開這裡。」

她弄不懂周夫人了,這個女人要說心狠肯定是心狠的,當年她為了救周明齊弄成了這副鬼樣子,周夫人都沒有一點感動,甚至後來想要把她弄出周府。

而,本來冥婚這種事,完全可以把林紫芙經常穿的衣物和生辰八字跟周明齊的埋在一起的,但周夫人當初卻想著讓林紫芙直接陪葬,若不是周老爺一時心軟,幫著林紫芙說了一句好話,如今的林紫芙肯定是一具屍體。

林紫芙不滿的撇嘴:「你說她怎麼能這麼壞呢,在她眼中難道人命就這麼不重要。」

瑛姑心情也很糟糕道:「大戶人家的夫人沒有一個是心慈手軟的主,周老爺納了好幾位妾室,但這些妾室不是生不出孩子,就是莫名其妙的瘋了,最終後院獨大的永遠是周夫人。」

這是活生生的宅斗啊,林紫芙覺得吧,她真的算幸運的了,至少周夫人把她送到了這麼偏遠的地方。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清洗麥冬,已經把麥冬清洗乾淨放在一旁瀝干水分。

廖嬸回來臉上笑眯眯的,手中還提著兩條魚,一條直接給了林紫芙:「這是雲虎送給你的,是為了感謝你帶著他一起採藥。」

林紫芙有些不好意思了:「要說感謝也是我感謝他啊,昨個幫了我們那麼多忙,這魚我可不能收下。」

廖嬸直接把栓魚的繩子塞進了林紫芙的手中道:「你就拿著吧,這是雲虎的心意,你要是不收雲虎會難受的。」

瑛姑道:「收下吧,往後再報答回來好了。」

兩人在廖嬸家的酸菜罈子裡面撈了酸菜,這才和瑛姑一起回家。

路上,林紫芙抱著木盆,魚就放在木盆裡面,瞄了一眼魚估摸著有兩三斤重,有點無奈道:「何雲虎太熱情了,昨個幫我們砍竹子我都沒報答呢。」

她不喜歡欠人人情,結果不欠不欠,到最後越欠越多。

瑛姑笑笑道:「日子還長著呢,想要報答以後有機會的。」

這倒是,回到家瑛姑剖魚,林紫芙則是晾曬麥冬。

房頂上的麥冬已經有些焉了,被大太陽曬了一天效果很好。

揉了揉麥冬,她把今個挖的晾曬到另外一個簸箕裡面,放在院子的架子上控干水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