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2章 送簸箕

第12章 送簸箕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8-05-08 11:03  字數:2294

因為節約銀子,院門只是用木棒綁起來來的一道木門,有縫隙而且不是很高,只要院門外站著人就能看見是誰。

天已經快徹底的暗下來,林紫芙把門打開請何大友進院子。

何大友笑著把簸箕放在了屋檐下道:「聽說你晾曬藥草需要簸箕,你嬸子早上就催著我給你編幾個,好久沒有編手藝都生疏了,你再算算需要多少個,我有時間就給你編。」

他對林紫芙和瑛姑的印象很好,兩人明事理做事也很乾脆利落,而且兩人孤苦無依的來到村子,左右都是鄰居,能相互幫助就多幫助一點。

林紫芙不好意思了,沒想到何大友居然抽空給她編簸箕,心中感動不已。

「謝謝大友叔,只是不能讓大友叔白忙活,我還需要十幾個簸箕,能不能買。」她不想虧待了何大友,村裡人的日子都不好過,從低矮的房屋都能看出來。

一路上她也看了不少的村莊,越是挨著城的村莊越富裕,而這村子離鎮上都那麼遠,離縣城就更遠了,因為地勢偏遠所以這麼窮。

何大友一家的條件算不得好,就算是村長也比別的人家好不到哪去。

她可沒那個臉去占何大友的便宜,雖然她也窮,但也知道這些便宜不能占。

何大友有些不悅道:「你既然叫我一聲叔叔,就別太生分了,左右最近一段時間也比較清閑,有時間我就給你編出來。」

林紫芙連連擺手:「不收錢我就不要了,大友叔若是這簸箕我不是用來賺錢我還不給你客氣了,但我買簸箕是為了賺錢啊,你想想,這一個簸箕我能賺不少銀錢呢,我可不能虧待了你,你要是不收錢我就去找別人。」

態度很堅決,她相信何大友會答應。

何大友無奈的嘆息:「你這丫頭,說了別跟我客氣了。」

林紫芙搬了凳子給何大友坐下,兩人就坐在屋檐下聊天。

「大友叔這簸箕我也不知道價錢,平日里賣多少錢。」她的確不知道簸箕的價錢,但何大友一天才編兩個,簸箕的做工也很好,至少得十文錢吧。

何大友心中一喜,他其實只想幫助林紫芙,十幾個簸箕也不多,再說手藝不花錢,竹子也不花錢:「兩文錢一個。」

聽到價錢林紫芙苦笑了:「大友叔把我當傻子吧,你一天才編造兩個簸箕呢,就算是工錢也不止這個價啊,你不說實話我也只能大概給了,要是給少了就當我占你便宜了,簸箕是文錢一個如何。」

這下子輪到何大友不同意了:「可不能啊,十文錢太貴了。」

村裡從沒有人賣過簸箕,畢竟村子裡面家家戶戶的男子都會編造,平日里需要什麼籮筐背簍都是自己動手,價錢怎樣誰也不知道,但十文錢一個是貴了。

林紫芙很耐心的解釋:「不貴的大友叔,你想想你一天才編造兩個,你編造的簸箕做工這麼好,放在外面去賣肯定不止十文錢,我還覺得給少了呢,這兩個簸箕我就當你送我的了,剩下的十幾個你可不能不收錢啊。」

瑛姑這個時候從屋中走出來,跟著勸說起來:「村長就答應吧,你要是不答應紫芙這丫頭估計晚上睡不好覺,而且我們採藥賺錢的,昨個辛苦了一天賺了四十幾文呢。」

何大友一喜,之前林紫芙還給他說過要自己賺錢養活自己,當時他還擔憂呢,畢竟想要從周錢貴手中拿回地有些難,沒有田地一個丫頭和一個老太婆能怎麼養活自己。

當時他還琢磨著,要不然把家裡的地租兩畝給兩人種,租金收便宜點,兩人也不至於餓死。

但沒想到林紫芙真的去採藥,而且還賺了錢。

兩個人在這山旮旯裡面,一天能賺四十幾文算很不錯的了。

村子裡面的男子出去做小工,一天也才二十文錢,還辛苦得不行。

他沒有羨慕也沒有嫉妒,而是為兩人開心:「這是好事啊,既然這樣我也不客氣了,我給你編造十五個吧,要是不夠再給我說。」

林紫芙好歹是鬆了一口氣,都說人情債難還,今個還是欠何大友人情了,這些都記在了心中,等時機到了再報答。

天已經徹底黑了,何大友站了起來道:「時候不早了我也要回家了。」

林紫芙和瑛姑畢竟是女人,自然懂得避嫌,所以送著何大友。

走到門口的時候林紫芙突然想起另外的事道:「大友叔我能要幾根竹子么?我想在院子裡面搭幾個架子。」

村子後面的竹林里很多竹子,而且誰家要用都可以去砍。

何大友道:「村後的竹林你只管去砍就是,那竹林是村裡的,誰家要用都可以。」

林紫芙採藥的時候路過竹林,知道竹林很大,記在了心中,感激的送何大友離開。

關上門,兩人進了屋子。

瑛姑讚賞道:「你買簸箕的舉動很不錯,我們欠何大友家人情太多了,等以後咱們日子好過了,也得好好報答人家。」

她是不喜歡欠人人情的,但這一次算是把人情債欠下了。

這正好是林紫芙心中所想,連連點頭:「大友叔一家是好人,廖嬸子一家人也不錯,其實之前幫助我們修繕房屋的人家都很好。」

目前接觸的幾戶人家人都很好。

她覺得吧,山裡的人都很質樸,沒有什麼壞心思。

油燈點燃,瑛姑捨不得浪費油,只挑了豆丁大的火苗,屋子裡昏暗得很。

吃了飯就不知道幹嘛了,林紫芙只能回到床上睡覺。

算了算時間,這個點要是放在現在估摸著也就七八點左右,這個時代並沒有什麼娛樂項目,就算找人聊天都找不到,瑛姑又習慣天黑就睡。

她也只能強迫自己慢慢的習慣。

清晨天還沒亮,就聽到瑛姑在灶房裡面忙碌。

她趕緊起床穿好衣裳,去了灶房見瑛姑坐在灶膛後面燒火。

火光映照在瑛姑的臉上,或許是了解了瑛姑的為人,或許是習慣了瑛姑臉上的疤痕,此刻看著瑛姑臉上的疤並沒覺得猙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