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11章 炮製藥草

第11章 炮製藥草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8-05-08 11:03  字數:2309

林紫芙淡淡一笑:「能有什麼想法,嬸子往什麼地方在想呢,我可是寡婦啊。」

能成為寡婦她還是蠻開心的,因為這可以擺脫很多麻煩。

廖嬸直接白了一眼林紫芙,不滿道:「你算哪門子的寡婦,為了一個死去的男人這般值得么,你也才十三歲,這門婚事就算毀掉了也沒人管你。」

不得不說,廖嬸說的很有道理,讓一位還未成年的黃花大姑娘守寡無疑是殘忍的,守孝三年就當是仁至義盡了。

當小寡婦可是林紫芙最期盼的事情,連連擺手道:「話雖然這樣說,我可不能這樣做,夫家那邊也不會答應,昨日上山採藥賣了一點銅錢,還得謝謝廖嬸子幫忙了。」

廖嬸子沒想到昨日林紫芙和瑛姑在樹林裡面忙活了一天,還真的賺了銀錢,想必也不多也沒在意,道:「客氣話就莫要說了,往後我們也是鄰居,都是一個村子的,大家相互幫助也是應該的,再說你們婆孫兩人孤苦伶仃的,要是我能幫得上的只管說。」

她是熱心的,不知道為什麼,看到瑛姑臉上的疤痕,在想想林紫芙十三歲守寡,就莫名其妙的覺得兩人都是有故事的人。

廖嬸回去了之後,林紫芙和瑛姑開始計劃挖草藥的事情。

現在看來麥冬比其他的藥草都值錢,雖然這個季節挖麥冬稍微晚了一點,但山裡的氣候本來就比外面晚一些,按照性價比,兩人一琢磨還是決定先挖麥冬。

提著鋤頭背著背簍就直接上山。

瑛姑心疼林紫芙,不讓林紫芙碰鋤頭,一到林子她自己擰著鋤頭就開挖。

林紫芙也不閑著,背著背簍去割益母草,這玩意空地裡面很多很多,還有紫蘇什麼的也非常多。

反正只要是藥草她看到的都會採摘放進背簍裡面,等到背簍放滿,瑛姑那邊也挖了一大堆麥冬苗子,麥冬苗根部的麥冬露了出來很多,很喜人。

瑛姑很有幹勁,以前在周府的時候是過一天算一天,府中的丫鬟小廝都喜歡欺負她,漸漸的她脾氣也越來越孤僻怪異,周夫人不讓周明齊見她,說起來在受傷之後她就再沒見過周明齊。

她自己以前是有孩子的,但孩子生下來還沒吃她一口奶就去世了,她的夫君則是把她直接賣給了周家,拿了銀子娶了比她更年輕的媳婦。

那個時候她就死心了,才死去孩子又被賣的她,在看到襁褓裡面周明齊時,真心的把周明齊當成自己的孩子。

那一年,周明齊才三歲,她和周夫人帶著周明齊去城外的城隍廟上香,卻不想遇到了匪寇,對方知道周家大公子在之後,便想要搶走孩子威脅周老爺拿贖金。

她死死的抱著周明齊,跟她對搶的匪寇拿著匕首威脅她,在爭鬥中她的臉被匕首劃破,鮮血流了下來,後來附近的人來幫忙趕走了匪寇。

從那以後因為那道猙獰的傷疤,周夫人就很排斥她,但周明齊卻一直耍脾氣,一定要見到她。

周夫人讓她蒙著臉隔著窗戶見了周明齊一次,從那以後,她再也沒見過周明齊。

後來時間久了,周夫人想要趕走她,聽說是因為周明齊求情,又聽說是周夫人害怕外面有人說閑言碎語,就這樣她孤苦伶仃的留在了周府,像個鬼魂般活著。

她知道林紫芙的時候就很同情,沒爹沒娘被自己大伯賣了配冥婚,這身世多凄慘啊,至少比她還慘,至少她的命還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林紫芙的命卻不是自己的。

在所有人都忌諱晦氣,不想跟林紫芙接觸的時候她願意。

那晚林紫芙在靈堂睡著,她偷偷的去看過兩次,看到那瘦弱的身體蜷縮在牆角,那麼的惹人心疼。

所以她想要幫助林紫芙,知道周夫人不準備直接讓林紫芙陪葬,鬆了一口氣,後來求著周夫人,讓她陪著林紫芙來著小村莊。

她沒看錯人,林紫芙現在把她當成親人,她也能夠感受到。

她想到死去的孩子,也把林紫芙當成自己的孩子看待。

日子要過下去,重擔總不能落在林紫芙身上,她真想過再苦再累也不能讓林紫芙餓肚子的。

但林紫芙表現出來的魄力,還有本事比她想像中的強,這一點很讓人震驚。

林紫芙不知道瑛姑在想什麼,一邊摘著麥冬一邊道:「婆婆知道葯堂收購炮製好的麥冬多少錢么。」

瑛姑回過神來,笑著對林紫芙搖搖頭。

林紫芙很歡喜,笑著解釋起來:「生的麥冬才四文錢,干麥冬二十五文錢呢,一般兩斤半到三斤左右就能曬一斤干麥冬,我們這裡摘了應該有五六斤,可以晾曬兩斤干麥冬,也就是可以賺五十文錢,婆婆,我們吃香的喝辣的日子又近了一步。」

她很樂觀,只要能賺銀子心裡就踏實。

想到五十文錢就興奮啊,自己賺錢可比從周家拿銀子花來得心裡踏實。

瑛姑跟林紫芙熟悉了,倒也沒那麼在意自己的長相,因為不排斥林紫芙,也漸漸的變得真實,心底開心道:「這可是好事,往後啊我可就指望著你過好日子了。」

雖然五十文錢並不多,但卻是她們兩人的希望。

只要能賺錢,不管每天收入多少都沒關係,心是踏實的。

一直到傍晚兩人才回家,林子裡面的麥冬基本上挖完了,林紫芙生生的明白繁衍的重要性,摘取了麥冬之後又花了一點時間把那些苗子都栽回去。

背著背簍回了家林紫芙更加忙碌,清洗麥冬把麥冬晾曬起來,清理紫蘇和益母草之類的藥草。

紫蘇需要晒乾,而想炮製好也包括切碎。

拿著案板和菜刀慢悠悠的切著,切得很仔細。

入葯的話藥材有講究,必須要短短的,且的長度也有講究,這些都難不倒林紫芙。

瑛姑忙著做晚飯,兩人倒是和諧得很。

何大友扛著兩個簸箕來了。

他聽說林紫芙晾曬藥草需要簸箕,白天沒事的時候在家裡編了兩個,趁著天還沒完全黑送過來。

看著何大友站在院子門口,林紫芙趕緊去開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