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9章 夜北辰

第9章 夜北辰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8-05-08 11:03  字數:2281

林紫芙微微點頭,心裡卻多了一絲期待,道:「這是我和婆婆昨日採的葯,我們才來鎮上所以不知道葯堂只收購炮製好的藥草,不過沒事,我拿回去炮製之後再拿來賣。」

夜北辰一聽林紫芙才來鎮上恍然大悟,他剛才還在思索這附近誰家死了丈夫。

不知是不是同情林紫芙,他突然脫口而出:「葯堂也收購沒炮製的藥草,當歸懶惰不想炮製,所以方才才說那樣的話。」

在一旁的當歸傻了……是誰說的不收炮製的藥草,後堂沒地方晾曬的,現在全把責任甩他身上了!他簡直是命苦啊。

不過他可不敢跟夜北辰爭辯,東家脾氣有多怪癖他可是深有體會,絕對不能招惹!絕對不能。

林紫芙歡喜了:「老闆真收沒炮製的藥草啊,那你看看我這藥草能賣多少錢。」

只要藥草能賣就好,哪怕沒炮製的藥草便宜一點也無所謂,從鎮上回家路途有些遠,再背回去太累。

夜北辰很體貼的幫著林紫芙接下背簍,接著看著背簍里的藥草來。

野菊花很乾凈只有花骨朵,麥冬也清洗過並且晾乾了表面的水分,益母草整齊捆成了一把。

夜北辰翻看了一番很滿意:「這些藥草我都買了,方才聽夫人的意思,你會炮製藥草?」

如果會炮製藥草,一定懂葯,而且熟悉藥理,畢竟不熟悉藥理是很難懂得藥草的炮製之法,每一種藥草炮製的手法都不一樣。

林紫芙對夜北辰的印象很好,這個時代長得好看,也有錢,脾氣還這麼好的公子哥估計不多。

微微一笑點點頭:「的確懂得炮製之法,實不相瞞,我和婆婆來鎮上無依無靠,只能依靠採藥為生,先前還擔憂老闆這裡不收購藥草呢。」

夜北辰越發的可憐起林紫芙來:「看夫人的年紀不大吧,斗膽問一句,夫人芳齡幾何。」

這是很無禮的一個問題,他自己也知道,但總是好奇林紫芙的年紀。

林紫芙不知道這個時代的姑娘會怎麼回答,但她卻說不來謊話:「今年十三,我夫君早年跟我家定親,今年不幸去世,我是為死去的夫君守孝。」

「為何不退了這門親事?」夜北辰擔憂問道,一般這種情況都會退了婚事的,而且才十三歲就守寡未免犧牲太大。

林紫芙苦笑一聲,她倒是想退,但能退嗎?當時醒來的林有才差點殺了她送去周家,若是她敢繼續犟著不出嫁,怕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

守孝她也不想,但這是瑛姑的要求:「此事說來話長,我爹娘早逝,婚嫁之事由不得我做主。」

方才還瞧不慣林紫芙的當歸聽到這話愣住了,本來因為擔心林紫芙這麼早賣葯影響生意,所以對林紫芙態度差勁,但沒想到林紫芙身世這般凄慘。

早知道……剛才就不那麼無禮了,弄得他現在心裡好內疚。

夜北辰心裡有點難受,說不上為什麼,就是心裡堵了一口氣:「那你夫家的人不管你么?」

林紫芙不想提起周家,低著頭沒有說話。

夜北辰看到林紫芙的態度知道問了不該問的問題,趕緊岔開了話題:「藥草我們一直收購的,下一次還是希望你送炮製好的藥草來,今日這些我們也收了,不過沒炮製的藥草價錢沒那麼高,往後你有藥草只管拿來賣就好,你可以叫我夜大夫。」

大夫……這一次輪到林紫芙震驚了,畢竟夜北辰的年紀看起來並不大。

這個時代!這麼年輕的大夫。

夜北辰瞧見了林紫芙的驚訝,只覺得那小鼻子小臉蛋很是可人,這個年紀的林紫芙算不得長相好看,畢竟還沒長開,臉上還帶著一絲稚氣。

結合起林紫芙的身世,他確定是真的心疼林紫芙。

夜北辰的態度讓林紫芙心裡覺得溫暖,一掃剛才的陰霾,抬起頭道:「我叫林紫芙,你可以叫我林姑娘。」

雖然守寡,但周夫人不是說了不允許別人知道她的身份,所以她光明正大的叫自己的名字,這一點也是瑛姑的意思。

紫芙……夜北辰在心底輕聲念了一遍:「很好聽的名字,當歸趕緊把藥草拿去稱重,再算一算價錢。」

當歸趕緊把背簍拿到了後堂,林紫芙並沒有跟著進去。

夜北辰指了指一旁的椅子道:「林姑娘要不要坐下休息?」

林紫芙也累了,這一路走來還背背簍很辛苦,沒客氣,和夜北辰一起走過去坐下。

「林姑娘跟著誰學的炮製藥草?」心底免不得的好奇。

之前哄騙瑛姑的時候就找好了借口,如今回答絲毫沒有壓力。

「爹娘去世後我就偷偷跟著村裡的赤腳大夫學習醫術,炮製藥草也是跟著他學的。」說完還看了一眼夜北辰。

她很害怕夜北辰不相信,卻見夜北辰恍若大悟一般道:「林姑娘既然會炮製藥草我就安心了,不管什麼藥草我都要的,其實附近的山林很多藥草,先前還有人在我這裡賣草藥,因為炮製的原因後來就沒人了,林姑娘不管多少藥草都可以拿來,附近幾個鎮葯堂老闆我都認識。」

有夜北辰這句話,林紫芙的心舒暢了不少,她最擔憂的就是藥草賣不出去,現在完全沒了後顧之憂。

自然也明白夜北辰幫她或許是可憐她,她的自尊心並沒作祟,畢竟就連她自己都同情可憐死去的原主。

很快當歸走了出來,拿著寫好的斤數道:「野菊花有兩斤,麥冬有八斤半,益母草兩斤。」

這跟之前在家裡稱重差不多,接下來讓林紫芙擔憂的就是價錢。

夜北辰道:「林姑娘會炮製藥草應該明白,沒炮製的藥草價錢不是很好,比如這麥冬就四文錢一斤,野菊花是三文錢一斤,益母草就更便宜,你送來的是半乾的可以給你算二文錢一斤。」

饒是做好了準備,這藥草的價錢也讓林紫芙有些失望。

但夜北辰說的話也對,沒炮製的藥草不值錢,且不說藥草有水分,單獨炮製藥草就很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