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4章 黑衣公子

第4章 黑衣公子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8-05-08 11:03  字數:2492

瑛姑放開了林紫芙的手,把藏在衣袖中的錢袋取了下來,雙手捧著遞給了離她們最近的一流寇手中,道:「還請各位爺開恩,這是我們全部的家當,只求爺幾個放我們婆孫。」

流寇掂量了一下錢袋的銀子,很滿意道:「身上還有嗎?」

瑛姑連連擺手哭喪著臉道:「爺,這是我們身上全部的家當,就算給我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藏銀子啊。」

大概是瑛姑臉上的疤看起來太過於猙獰,流寇手一揮不耐煩道:「蹲下吧。」

另外十幾人也都「老老實實」的交銀子出來。

本以為交了銀子就能安全的眾人,流寇頭子卻大聲道:「給我每個屋子都搜一遍,若是在房間裡面搜到銀子,嘿嘿……。」

笑聲很冷,中間的意思不言而喻,若是搜到銀子只怕小命不保。

林紫芙害怕不已,一遍遍祈求藏的銀子不要被發現,重活一世可不能就這麼死了。

她們兩人被其中一位流寇押著,去了睡覺的房間。

兩人被迫站在屋中間,流寇進去翻找著,床上,床下都翻找了一遍,就連桌子下和凳子下都沒放過。

很緊張,手心裏面全是汗水,林紫芙真的很害怕,又不敢去看花盆的位置。

流寇找了一圈沒有發現,色眯眯的看著林紫芙,沖著瑛姑冷哼一聲:「你出去。」

林紫芙的心一緊,害怕的看著流寇,這流寇只怕是想要輕薄她。

瑛姑陪著笑道:「我孫女年紀還小。」

流寇「啪」的一巴掌扇在了瑛姑臉上,罵罵咧咧道:「給我閉嘴,看你臉上這道疤爺就噁心,瞧這一身打扮是死了男人吧,都嫁人了還說年紀小。」

林紫芙不是小白,接下來流寇要做什麼心中很明白,連連後退求饒起來:「大哥求求你放過我吧,我才十三啊。」

流寇顯然不信,而且就算十三又怎樣,他們這種刀尖上舔血的人,還在乎這個:「爺會好好疼你的。」

林紫芙想要逃,流寇卻直接拔出了腰上的刀,嚇得她趕緊停下。

瑛姑被流寇逼著出了房門。

運氣不可能這麼衰吧?林紫芙腦子裡面閃過無數個念頭,心裡的恐懼越來越深,一步步退向屋角,這屋中根本沒東西可以當成武器,甚至她想,大不了死,也不能讓流寇糟蹋了。

流寇關上門,臉上掛著猥瑣的笑,一步步走向林紫芙。

流寇每踏出一步對此刻的林紫芙來說都無疑是敲打在胸口的喪鐘,似乎當流寇走到她身邊的時候,喪鐘停了,她也死了,想離這面目可憎的男子遠一點,但身後已經是牆壁。

就在流寇走到屋中央的時候,突然從房樑上跳下一位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如同神兵天降,手中的劍直刺流寇的胸口,流寇直接倒地。

林紫芙瞪大眼睛驚訝的看著黑衣男子,這屋中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而黑衣男子如同神兵天降,讓她心中多了一絲感激。

但轉念間她渾身哆嗦起來,第一次親眼看見一條人命就這麼沒了,衝擊力實在是太大,忍不住捂住了想要尖叫的嘴。

「你……你是誰。」聲音顫抖的看著黑衣男子問道。

外面傳來了打鬥的聲音,黑衣男子回頭瞥了一眼林紫芙,四目相對,林紫芙看到那冰冷的眼神嚇得渾身一緊,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男子扭過頭開門沖了出去。

瑛姑進屋,見林紫芙沒事上前就抱住了她,心有餘悸的安慰:「沒事就好。」

兩人蜷縮在房中不敢出去,當外面再也沒有聲音傳來,已經天亮。

年邁的車夫衝進了屋子找到了蜷縮在角落的兩人道:「趕緊走。」

林紫芙和瑛姑這才回過神,慌忙的收拾包袱,把藏在花盆下面的錢袋拿上,趕緊沖了出去。

院子裡面倒著幾具屍體,掌柜的屍體赫然就在其中,場面太過於血腥,三人上了馬車慌亂離去。

走了好遠,車夫才掀開車簾後怕道:「我們的運氣實在是太差,沒想到會遇到流寇,幸好那群黑衣人來得及時,可惜銀子沒了。」

林紫芙沒說她還有銀子,後面一路上沒再發生任何事。

馬車在第三日的時候停在了一處村莊外面。

車夫催促兩人下了馬車。

瑛姑微微皺眉看著四周詢問道:「到地方了?」

車夫指著前面不遠處的村子:「順著這條路直接到村子,夫人讓我帶話給你們,莫要讓外人知道你們的身份。」

林紫芙聽到這話心底冷笑,這是害怕落人話柄么,居然都不敢讓外人知道她們是誰。

不過這樣也好,以後安生過自己日子,等到有銀子了再做別的計劃。

車夫架著馬車離開,瑛姑鬆了一口氣:「走吧,我們現在就進村。」

林紫芙撇撇嘴,看了一眼車夫離去的方向道:「他為什麼不送我們去村子。」

瑛姑苦笑一聲搖搖頭:「車夫估計也是得了夫人的命令,不想村裡人知道你是誰吧,你以為周家為什麼捨得把這裡給我們?不僅僅是因為偏僻,還因為這裡住了他們家的遠房親戚,地這幾年一直給遠房親戚種,房子倒是沒有住人,不過我想破破爛爛的也住不得人。」

這消息猶如一根大棒狠狠的敲了一下林紫芙的腦袋,周家人實在是狠!沒住的地方,地還不一定收得回來,把她們兩人扔在這裡就不管不顧,一老一小在這樣的環境下處境可想而知。

「她們一家還真想我死啊。」第一次心底湧出了恨意。

瑛姑嘆息:「何嘗不是想要我跟著你一起死,我本身是公子的奶娘,這道疤也因為救公子所傷,周夫人沒趕走我也是因為公子求情,但現在公子沒了,所以讓我跟你來這裡,明著跟我說監視你的一舉一動,不讓你做出有辱周家門楣的事,實際是想讓我們倆等死,秋收已過,我們就只有不到三兩銀子,想要熬過這個冬天何其難。」

林紫芙心裡很氣,怒聲道:「她們既然想我們死,我們偏偏就不去死,瑛婆婆你放心我不會讓你餓著肚子的,走,我們現在就進村。」

兩人一人一個包袱直接進村,村子的房子都很破舊,統一的茅草頂土牆坯的房屋,家家戶戶就連院牆都沒。

村裡人看到有陌生人進村,都出來看稀奇。

瑛姑和林紫芙都不知道那家是周家的院子,所以只能去問人。

好在村裡人比較和善,很快找到了周家留下的破院子。

只是看到眼前的院子,兩人都震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