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葯女醫香 >第3章 流寇

第3章 流寇 (1/1)

小說名稱《葯女醫香》 作者:空庭晚  更新時間:2018-05-08 11:03  字數:2305

就在此刻身後進來了兩位丫鬟,其中一位丫鬟手中捧著茶盤,上面有兩杯倒好的茶水。

帷幔後面的夫人開了口,態度很是冷淡:「敬了茶磕了頭就走吧,從此記得你是我周家的兒媳,去了莊子上莫要做出丟我周家臉面的事。」

林紫芙很不喜歡周夫人的態度,但卻謹記刀疤婦人說的話,端著茶跪下,丫鬟直接接過茶杯送了進去,乖乖巧巧的磕了頭儀式也算完了。

兩杯茶敬完,丫鬟便催促她離開。

送她回來的丫鬟像是在避諱什麼,只是把她送到停放棺材的那間屋子門口,便轉身匆匆離去。

刀疤婦人站在棺材旁,手中提著兩個包袱似乎是在等她。

「是你送我離開嗎?」她期盼的看著婦人,大概因為婦人看著很兇,實際上卻是面冷心熱提點她,讓她心中多了一絲期盼,希望婦人隨著一起離開。

婦人把其中一個包袱遞給了林紫芙道:「馬車在後門等著。」

說真的,林紫芙很不喜歡這裡,特別不喜歡周府這壓抑的環境,還有周夫人那冷冰冰的態度,對這裡絲毫沒有好感,早離開就是早解脫。

跟著刀疤婦人從一道小門出去,不知道是她們走的路比較偏僻,還是那些人故意躲著她們,總之這一路上一個人都沒瞧見。

小門之外有一輛青皮馬車停著,白髮蒼蒼的車夫坐著有點不耐煩的催促:「趕緊的,晚了就趕不到驛站了。」

隨著刀疤婦人上了馬車,鬆了一口氣,到現在都不知道刀疤婦人叫什麼,恭敬的問道:「嬸子你叫什麼名字?」

刀疤婦人沒料到林紫芙會問她名字,這麼多年在周府生活一直很透明,周府上下沒有一個人願意跟她說話,大家都躲著她避著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人問過她名字。

這一刻居然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觸碰到林紫芙期盼的眼神,最終冷淡的道:「瑛姑。」

林紫芙歡喜,笑眯眯的道:「那我以後就叫你瑛嬸子好不好。」

離開周府,心情也好了,這一刻她覺得是自由的,看瑛姑也格外的親切。

瑛姑的嘴角輕輕勾起,眼神中閃過一絲溫柔。

長路漫漫,對一切都好奇的林紫芙當然不想閑著,而還談得上信任的也就只有坐在身邊的瑛姑,詢問起來:「瑛嬸子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瑛姑用沙啞的聲音道:「叫我瑛婆婆吧,兩百多里外的莊子上,那莊子有幾畝地,還有一處小院子,是周府產業中最差的地方,從今個起周府不會管你的衣食住行,不到你死的那一刻你不能踏入周府半步,我是她們派來盯著你的,怕你做出傷風敗俗有損周府名聲的事。」說白了也是周府上下都不待見她,正好,現在跟著這個不受寵的夫人離開。

瑛姑的坦白讓林紫芙感激,其實就算瑛姑不說她也知道,瑛姑應該是周夫人安排來監視她的,畢竟瑛姑提著兩個包袱,而且一副要遠行的樣子,加上瑛姑也是周夫人的人。

聳聳肩無所謂道:「能活著對我來說就是恩賜,只要有遮風避雨的地方,相信我,絕對不會餓著你的。」聽瑛姑的意思不難猜到,以後兩人只怕得相依為命,同甘共苦了。

她對生存方面是很自信的,從小生活在農村,小時候家裡窮,經常和村裡的孩子挖野菜吃,稍微大一點還跟著父母種地,後來上大學專業是中醫。

周家既然給了幾畝地,好好種一種至少餓不死吧。

想起還有一個包袱,趕緊打開,包袱裡面是一套素白的衣裳,衣裳裡面裹著一個錢袋,把錢袋打開倒出來的卻只有四顆拇指大的碎銀。

「周家人還真小氣,給這麼一點銀子。」她忍不住抱怨道。

瑛姑這個時候卻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對她搖搖頭,然後指了指外面。

瞬間明白,瑛姑是要讓她防著車夫,不該說的話不能亂說,很識趣的立馬閉了嘴。

把錢袋小心翼翼的放在袖口中,還別說這袖口設計很巧妙,居然有一個小內袋可以放東西。

在馬車上吃了瑛姑給的乾糧,中間下馬車休息了一會,直到傍晚才到了一處驛站。

驛站的位置很偏僻,左右很遠都看不到人煙。

瑛姑帶著她進了驛站之後要了兩間普通客房,隨後便進了房間。

車夫栓好馬車之後,敲了敲兩人的門,低聲道:「此地偏僻,晚上關好門窗。」

這一路上和瑛姑雖然沒說幾句話,但彼此之間的距離卻近了很多,這世道並不太平,想必這荒野之中的客棧容易被不安好心的人盯上吧。

瑛姑看出了林紫芙的疑惑,一邊鋪床一邊道:「這一帶有很多流寇。」

有些時候真的怕什麼來什麼,深夜,整個驛站的人都睡著了,突然,外面傳來了吆喝的聲音,火光映得院子里亮堂堂的。

店小二一間屋子一間屋子的拍著門,很急:「趕緊出去流寇來了。」

客棧的人都被驚醒,林紫芙從未遇到這種事情,一想到流寇就想到電視劇裡面殺人不眨眼的魔頭,拉著瑛姑的手臂害怕道:「瑛婆婆怎麼辦?」

瑛姑打開了包袱,把錢袋裡面的銀子倒了一錠出來遞給林紫芙道:「跟你的放在一起,趕緊把銀子藏起來。」

林紫芙也不傻,流寇來肯定是為了財,瞄了一眼瑛姑的錢袋,發現鼓鼓囊囊的一袋,銀子想必不少。

左右看了一眼,能藏銀子的地方還真不多,不過目光觸及到房門後面的花盆時,趕緊上前把花盆裡面的花提起來,把錢袋扔了進去然後把花放回原位。

兩人走了出去,院子里已經蹲著十幾人。

在流寇的人呵斥蹲下,林紫芙心跳有些快,擔心能不能活著。

在最害怕的時候,瑛姑居然握住了她的手,心像是找到了依靠,也沒那麼害怕了。

「都給我聽好了,爺幾個只為了求財,把你們身上的銀子都交出來,誰要不老實休怪爺幾個不客氣。」

瑛姑此刻卻站了起來,被握住手的林紫芙也被牽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