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公主喜嫁 >第三百章 畫畫

第三百章 畫畫 (1/1)

小說名稱《公主喜嫁》 作者:越人歌  更新時間:昨日14:34更新  字數:2380

畫畫是沒有錯……

讓劉芳又羞又憤又覺得對妹妹難以啟齒的是,趙磊他居然畫不穿衣服的女人!

劉琰張了張嘴又閉上,她實在不知道說啥。

劉芳的臉也紅成一片。

別看她嫁了人了,懂得男女之間怎麼回事了,可是這個,這個事……

「那,你怎麼知道的?」

劉芳聲音特別的小,要是兩人坐得稍遠一點兒,劉琰都聽不見她說什麼。

「我看見那些畫了。」

趙磊的東西不多,搬進公主府裡頭的那些個大箱子,裡面全是他的畫稿。劉芳新婚燕爾,夫妻恩愛和順,覺得丈夫愛畫畫其實也是件好事,去過的地方,見過的人,尋常人會很快忘記,但趙磊卻能用一張紙,一枝筆,把看過的美景,見過的一些人留在紙上,即使過了多年,取出來之後觀看,往事情景歷歷在目。

反正待在府里沒什麼事做,劉芳有大把大把的空閑時間,就替趙磊整理一下畫室,翻出他那些舊作來看也是順手。

趙磊的東西放得亂,但是這些畫收的很精心,景物單放著,人物又放在另一處,畫上往往還有標記,記下來是哪年哪月在何地所繪。

劉芳翻了幾張,有的畫上只有一人,有的有好幾人。

結果就翻出了……

咳,劉芳當時就愣了,再往下翻的時候發現不獨那一張,那隻箱子里有半箱子都是沒穿衣服的女人!

嗯,其實還有沒穿衣服的男人!但這個劉芳對著妹妹就更不能說了。

「那你問過姐夫沒有啊?他怎麼說?」

劉芳一臉的氣不過:「我問了,他居然一點兒不覺得心虛理虧,還說那些破畫是寶貝!這得虧是我看見,要是讓旁人看見,傳揚出去,他的名聲臉面還要不要啦?」

劉芳是知道外面有春gōng畫的,她又是不懂事的小娃娃,但是不管怎麼說,那種畫總歸是上不得檯面的,畫師們若不為了糊口,可不會去畫那種東西。就算畫,也肯定不會用真名實姓。

劉芳發現那些畫之後也想過,趙磊畫這個會不會也因為生活所迫?可是人家畫那些都是為了賣錢的,他這個卻藏在自己箱子里,明顯不是。

那……

那他怎麼畫這些不穿衣服的女人?嗯,還有男人?

她問了,趙磊跟她講了一通道理,總之,他這麼做就是為了把畫畫好,隔著衣服他哪裡知道人身上長什麼樣?畫來畫去就跟盲人摸象似的……等等等等,總之他是振振有辭,一副自己特別占理的模樣。

可把劉芳給氣壞了。

她本來想,就算趙磊畫過這些……說不定是年少好奇嘛,把這些燒了,讓他保證以後不畫也就是了,可是趙磊一聽她說要燒,趕緊把畫搶了回去,看她的樣子好象在看豺狼虎豹一般。

然後一直到今天,夫妻倆都還在冷戰,劉芳懶得理他,而且打定主意,如果趙磊不燒畫,她絕不先開口跟他講一個字。

畫這種畫的人都不是什麼正經人!被人知道的話那可怎麼收場?劉芳到現在都記得,她曾經聽人說過,說前朝的一個皇帝,也是個有名的昏君,這人就喜歡畫畫,常畫不穿衣服的美女!據說還留傳下來不少。

趙磊難道要跟這種人學?真要這樣,不但他名聲沒了,劉芳更是沒臉見人了!

真到那一步,她是不是得休夫?

「這個……」劉琰也不知道怎麼勸三姐。

一開始她還以為趙磊那人是假老實,表面上正經,在外面偷偷風流。

可是三姐說了之後,劉琰才知道自己想岔了。

都說這人是畫痴,行事帶著股獃氣。

果然是有點兒呆。

不過劉琰覺得吧,他畫……這個,雖然是怪了點,可這也不算什麼大事。

好在劉芳也不指望妹妹給她出主意,把憋著話說出來,胸口就覺得痛快不少了。

「好些日子沒見你,怎麼反而瘦了?」劉芳伸手摸了摸她的臉:「是不是這些日子過節鬧的累著了?」

「也不是。」劉琰說:「沒少吃也沒少睡,說不定我又要長個兒了。三姐你呢?看著你也倒是沒少吃啊?」

劉芳不樂意了:「會不會說話啊?怎麼上來就揭短?你就不能當沒看見嗎?」

劉琰笑了:「是是是,我什麼也沒看見。」

劉芳最近除了為了畫的事情鬧心,還有一樁心事。

不過這事跟劉琰,也不好講。

她成qīn日子也不短了,大姐姐家的女兒都會喊爹喊娘會爬會走了,她……還沒動靜呢。

一般人家,要是成了親卻總沒喜訊,少不得長輩們就要著急了。進香祈願也好,請醫問葯的也好,總歸是要忙亂的。

到了劉芳這兒,趙磊家沒長輩,她呢,又沒有親娘,曹皇后不催她,倒是她身邊的人急切。

陳尚宮就問過她,要不要悄悄找個郎中看看?

劉芳當時就說不用。

她覺得自己身子挺好的,趙磊應該也沒什麼毛病,夫妻倆每個月同房的日子也不少,至於孩子嘛,肯定會有的。

但是到現在也沒個動靜,劉芳也有點兒急了。

不會……真有點什麼不妥吧?

是她有不妥還是趙磊有不妥?要不要請郎中看看?開兩劑葯吃吃?

可是請郎中她總覺得有點兒丟人。請外頭的,還是請宮裡的太醫?外頭的怕醫術不大信得過,請太醫呢,只要一請,宮裡皇上、皇后肯定就知道了。

這陣子又出了那畫的事,請郎中這事就先按下不提了。

對著劉琰,劉芳報喜不報憂,說嫁出去之後一切都好,府里她最大,她說什麼就是什麼,跟宮裡比可自在多了。

其實劉芳才嫁出去的那兩個月,晚上睡的不大好。

一來,她不是一個人睡了,床上多了一個人。

二來,換了地方,換了床,說不上來為什麼,就是睡的不大踏實,多夢,夜裡有時還會醒個一兩次。

不過時日久了,就漸漸習慣了。

外頭四皇子和陸軼下棋,陸軼和趙磊坐在一邊兒,陸軼精神不大好,一邊打呵欠一邊問:「你與三公主吵架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