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化中 >第六百三十七章、誓不為奴44

第六百三十七章、誓不為奴44 (1/1)

小說名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化中》 作者:花色妖嬈  更新時間:今天01:21更新  字數:2240

1點替換!!!!大家注意1點替換!!!!!

…………………………………………………………

兩間茅草屋男人一間女人帶著孩子一間,湊合了一宿,第二天天不亮武家兄弟齊心合力,兩三個時辰竟然蓋出了六個簡陋的尖頂窩棚勉強遮風避雨,正好武老爺子、武天賜一間、武天德一家一間、武天辛和錢氏一間、武天崇和趙氏帶著兩個小兒子一間、武行俠和田氏一間、武行海和周氏一間。

武家人全都搬到窩棚住,把茅草屋留出一間給三個病人住,另一間是鄭郎中熬藥和休息的地方。

「這小女娃真是好運,腦袋的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幸好你們用的草藥很及時。」鄭郎中替武暖冬換了傷口的葯,囑咐道:「萬不能沾水,雖然腦袋沒有大礙,終究是治晚了恐會留下疤。」

農戶人很少有看得起病的時候,對一些簡單的治癒傷口或發汗怯寒的草藥多少有些了解,這才在趕路途中保住了兩個小的安然無恙,可是更細緻的問題反而會忽略掉。

一聽有可能留疤,武家人傻了眼,畢竟是個姑娘,容貌有損的話很難找個好人家。

武暖冬倒是無所謂,這一家老小正是生死存亡的時候,誰還關心有沒有疤這種無傷大雅的事。趁著老爺子發懵的功夫,她跳下懷抱,顛顛的跑到茅草屋看她三哥去了。殊不知武老爺子就此拍板決定了武暖冬未來的婚姻大事,以後武家只招婿,不嫁女,省得暖暖在婆家因顏面受欺侮。

「二嬸娘,田嫂嫂,周嫂嫂!」武暖冬乖巧的跟正在門口熬藥的三個女人打過招呼後,就撲向了躺在木床上的病人:「行義哥哥你感覺怎麼樣?」她悄聲問著,旁邊的武秋止和武山河因為年紀小精力有限喝過葯沉沉的睡熟了。

武行義淡淡的笑了笑,剛想伸手摸摸小妹的頭又唯恐會傳染上她,遺憾的放下手低聲問,「暖暖怎麼不去休息?」

「來看看你們是不是很難受?」武暖冬一個勁的往武行義的脖頸處偷瞄。武家的家當並沒有多少,三個病人用一個棉被橫著蓋,武行義十八歲長得人高馬大的正好露出半個胸膛,此時上面星星點點冒出了紅疹。

「我還好,就是燒的慌。小山今天很難受吐了幾次,暖暖等小山好了再來找他玩好嗎?」

武暖冬無奈的看了眼自己的小胳臂小腿,五歲的包子傷不起。其實她真不是來玩的好么!

武山河的紅疹開始轉變成紅丘狀,臉色灰黃小眉頭微蹙,看得出很難受。而武秋止正高燒不退,睡得並不安穩。

摸了摸武山河的額頭,武暖冬有個大膽的推測。

這種病症很像是清朝三皇子玄燁能成為太子的最大誘因之一傳染性極高的天花之病。

天花通過飛沫吸入或直接接觸而傳染,主要病症為寒戰、高燒、乏力發熱等,在體溫急劇升高時會出現驚厥昏迷,皮膚成批次出現斑疹、丘疹、皰疹到膿皰,最後結痂脫痂留疤。天花來勢兇猛,未免疫人群感染後20天內致死,死亡率高達30%。

現在武行義和武秋止正在經歷天花的第一個階段——高燒、紅斑疹,武山河已經到了第二階段——高燒、丘疹。等到2、3天後丘疹變皰疹,在轉為膿皰。等膿皰干縮,1個月後開始脫落痂皮留下瘢痕,俗稱麻斑,這也是天花名字的由來。然,重度天花病常伴有併發症,如敗血症、腦膜炎、肺炎等才是天花致人死亡的主要原因。

武暖冬出生時在胳臂上種過疫苗,現代之所以沒有天花肆虐,就是因為提前預防病毒擴散有了免疫,真正說起來,天花並沒有什麼治癒的好辦法。

但是武暖冬知道天花有14天左右潛伏期,在病毒感染的7天內及時接種牛痘使身體產生抗體即可預防天花爆發。

一想到這麼好的家人會死在傳染病上,武暖冬尋死的小心思徹底的滅了,她現在恨不得立刻長大十歲,能名正言順的和鄭郎中探討關於種痘預防的知識。

如何把種牛痘的具體方法研究出來是重中之重,武暖冬觀察過鄭郎中,確認他有兩把刷子,在衛生防禦上很有領先意識,每天都安排了藥草泡澡,還要求每個和患者接觸過的人勤洗手和漱口,並把患者的餐具單獨隔離,所有入口的用具用熱水和草藥殺毒。

「暖暖,暖暖,離樹遠點,不要爬……不要……啊!」

正在思索怎麼該和鄭郎中通氣的武暖冬被嚇了一跳,一回神便看到三哥武秋止抬身眼淚汪汪的看著她,一旁的武行海出聲安慰道:「秋止沒事,是噩夢,醒了就好了!」

「暖暖,你沒事真好!」九歲的小包子高燒不退卻還惦記著自己的妹妹,渾身乏力的情況下竟然因為擔心親人差點從床上跳下來。那雙燒紅的圓眼迷離的鎖緊武暖冬,見她安然無恙的站在那裡,心頭一松,噗通一聲倒頭暈了過去。

武暖冬的心重重一撞,眼淚差點流出來。

原來的小姑娘何德何能,能讓這麼多親人牽腸掛肚,而她又是何德何能代替那個小姑娘享受武家人的關照和寵愛。

武暖冬咬緊雙唇,茫然無措的看著武行海喊來鄭郎中和武家人。

她是不是太自私了?看不清眼前的事實,一味的逃避,選擇用傷害自己的方式傷害這些無辜的親人。

她既然佔了別人的身軀、享受了別人的親情是不是也該付出應有的情感,對於姥爺姥姥,那畢竟已經是前世的事情,命中如此就不該強求。

武暖冬唯一慶幸的是,她向來孝順,從來不曾和老人頂過嘴,讓他們每一天都過的開開心心,她不該有遺憾、不該在妄想不切實際的事情。

如果她真的死了,武家人又會怎樣的難過傷心。穿越造成了一個家庭的分離,就不該由她在造成另外一個家庭的悲劇。

恍然覺悟的武暖冬被人緊緊的抱住,耳旁傳來老者憂心忡忡的關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