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愛情冒險家 >第166章 不能冷靜的金線(2)

第166章 不能冷靜的金線(2) (1/1)

小說名稱《愛情冒險家》 作者:和曉  更新時間:2018-05-16 19:16  字數:2431

救護車的鳴笛呈疊音狀,停在樓下。

「不會吧,你叫了3輛?」老民警驚訝地詢問年輕的民警。

年輕民警靦腆一笑,露出兩隻大板牙:「3個人嘛。」

老民警站在卧室門口溜了兩眼,退出來前,扶起苗貝貝,問她是不是報警人,可否出示身份證,並請扼要回答幾個問題。

金線彷彿力氣用罄,癱靠在賈思誠身上,疲乏地半眯著眼,看402人來人往,很快亂做一團。

三名隨車醫生穿著著白大褂,帶著帽子和口罩,匆匆進了卧室。一番忙碌之後,兩名指揮著抬擔架的人,抬出胖大嬸,放在擔架上。胖大嬸從卧室橫著出來時,腦袋上纏著白紗布。白紗布已經很快被血泅紅。

緊接著,一位大體格的男護工,在另一位護工的幫助下,背走了老太。

「讓他們先救成辛!」金線喘息著,焦急道。可是,由於剛才消耗了太多的體力,本就發高燒的她,根本發不出響亮的聲音。她的訴求,更像是呢喃耳語。體力爆發過之後,金線的臉,蒼白得厲害,只有緊緊抓住賈思誠胳膊的手,才顯出幾分生機。

不知是不是擔心雙腿隱隱發軟的自己會隨時摔倒在地,金線扣住賈思誠胳膊的手,指尖幾乎要掐進賈思誠的肉里。

年輕民警似乎看出她們的擔心,好言安慰道:「今天隨車來的一位醫生本來是要去救助一個複雜病號的,他非常有經驗,你沒發現另外兩位隨車醫生都聽他的吩咐嗎?你們放心,他心中有數的!」

心中有數的醫生,遲遲沒有從卧室出來。

金線幾乎是懸著一口氣,釘在卧室門口。賈思誠也非常緊張,他看著那位白大褂的醫生,跪在地上,又拿剪刀又拿水的。他的身影遮住了他正做的事情,等他終於站起來的時候,令人感動的景象發生了。

成辛緩緩起身,黝黑光澤的發,圈住她毫無血色的臉。除開發紅的眼周之外,臉上再無其他顏色。她看上去有些迷茫,逆光使她纖細、脆弱又絕美。

正在回答老民警話的苗貝貝,忽然轉頭,透過肩膀對視上成辛的目光。

成辛的眼睛緩緩聚焦,晶瑩的淚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溢出眼眶。

「辛辛!」

苗貝貝忍不住,拔開肩膀沖了過去,緊緊抱住成辛。

成辛將下巴擱在苗貝貝肩膀,來回蹭了兩下,閉著眼細細感受這溫暖的溫度,感受苗貝貝喜極而泣的哭聲,嘴角也漸漸漾起笑意:「地下也有一個貝貝嗎?」

「傻瓜!」賈思誠趕緊擦一下眼角。

金線將臉埋進賈思誠胸前,肩膀一抽一抽,無聲哭了起來。

剛才!真的!嚇死她了!

「小姑娘,你剛才因為驚嚇過度而昏厥。現在你安全了。這些都是你的朋友們,你能認出她們嗎?」白大褂摘下口罩,面孔瞬間生動起來。

「我沒有死?」成辛驚詫。

「當然沒有!你的生命體征很平穩,我做了初步檢查,除了脖頸有勒傷,你身上沒有任何外部傷痕。當然,由於不清楚事發過程,所以不排除有看不見的傷害存在,比如腦震蕩。另外,我有一個重要提議,請慎重考慮。」

白大褂遞給苗貝貝一張名片,是他認識的專業上信得過的心理醫生,建議成辛安排時間做個諮詢。同時建議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由成辛信得過的家人耐心陪伴,好實現創傷後的心理重建。

醫生吩咐完他認為重要的囑咐後,帶成辛隨車去醫院做進一步的檢查。

苗貝貝當仁不讓陪著去。

金線與賈思誠一起留下來配合民警工作。

賈思誠:「需要刑事立案嗎?」

年輕民警:「如果你們要求依法追究犯罪行為人的刑事責任,那麼就做刑事立案。如果你們要求經濟賠償,可以考慮先民事立案。目前看,似乎第一行兇人受的傷害最大。她的家屬若以有精神障礙為由,是有權反過來追責的。」

在苗貝貝最初向老民警做過基本情況介紹後,經驗豐富的老民警已經推導出全部的過程:胖女人捆綁成辛,擬虐待成辛之際,老太用長柄鍋奮力砸了胖女人的後腦勺。應該不止砸了一下。

胖女人因為腦袋受損而昏迷,傷口長達7厘米,流血不止。成辛與老太因為驚嚇過度而昏厥。

確切地說,金線破門而入,真正挽救的,是胖女人的生命。

第二天,從醫院回家的成辛證實了老民警的推斷。雖然她並沒有親眼見老太在胖大嬸身後揚起長柄鍋的情形,但,她確鑿聽見一聲「嘭」。

同樣是第二天,402的熱鬧轉移到了302。

成辛阻止了貝貝向她父母報告她的不幸遭遇——媽媽得多擔心,估計會哭嚎啕哭一路!爸爸會堅強得多,會一路沉著臉,到了上海,一句話不說,動手就收拾行李,連同她一起打包帶走。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所以,若還想自由自在地混在外面,必須瞞報。

「這是一件始料未及的意外。」成辛躺在苗貝貝身旁,想,「我是可以克服的。」

原本想著關起門來好好療傷,昨天的民警來敲門,擾了半晌,民警還沒有走,胖大嬸的家人又來敲門。大約是胖大嬸的女兒、女婿,他們熟稔地從包里拿出司法精神疾病鑒定醫院出具的「精神障礙鑒定書」,告之胖大嬸是有精神病的……

民警簡直就是神預言!

「所以,你們的意思是?」賈思誠替三位目瞪口呆的女孩追問。

「大家各退一步,小姑娘不追責我們,我們也不追責老太。」

「草!有病還放出來!你們腦子是不是也有毛病!」賈思誠顧不上「佛系」出身了。

那女婿還算是沉穩,拉住幾欲掙上來的老婆,道:「有病不假,葯是從來沒有斷的。要不是你們接連刺激她,她也不會爆發的……」

「誰接連刺激她?我們在此之前,一句話也沒有跟她說過好伐?你搞搞清楚!」賈思誠憤怒道。

女婿與女兒只一口咬定不可能!一定是成辛刺激到了病人!

當著倆民警的面,大家吵做一團。還沒吵出個分曉,街道居委會的大媽也加了進來。

金線探頭,看見成辛於一片混亂中伸手捂上了耳朵,臉上神情也頗煩躁的樣子。

「唉,」金線心中嘆口氣,「看來還得我出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