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愛情冒險家 >第147章 幫我分析!

第147章 幫我分析! (1/1)

小說名稱《愛情冒險家》 作者:和曉  更新時間:2018-05-07 02:47  字數:2567

隨著窗帘「嘩」地被拉開,房間陡然變亮,金線身形隨之一僵……可眼下,唯有強裝鎮定,快點找好衣服,快點試穿完畢,才好快點請出大神。

成辛媽媽從金線手中接過另兩件,脫掉身上的這件,甩給金線:「這件我要了。勞煩幫我折折好收起來!」

在成辛媽媽的指揮下,成辛一會兒蹲,一會跪,一會兒立起腳,盡心儘力當了一回好攝影師。

苗貝貝啜一口膠原蛋白肽沖劑,喊一聲「美膩」,小嘴兒跟抹了蜜似的。

302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被成辛媽媽帶動得氣氛活躍熱烈。

牆上電子時鐘無聲滑過。

成辛媽媽換回自己原來的衣服,對著金線:「全要了!我女兒埋單哦。」

成辛:「啊?哦!」

成辛媽媽一個媚眼拋過來:「權當你的工作禮物啦。」

成辛默默道:一個腳踩鋼琴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呢……不過,想到媽媽這麼愛自己,雙重禮物算什麼。

成辛媽媽從女兒手中拿過手機,回翻照片。到底是歲月不饒人,眼有點花的她只好拿得遠一些看。

成辛看到,臉上的神色馬上溫柔得不得了:「媽媽,要不要各拿兩件?」

「嗯?」

「放著備穿。萬一勾絲、破損……」

成辛媽媽伸出手,撫過女兒的臉龐,心裡暖極了:「好感動!金線,我來埋單!」

愉快總能使時間顯得更短暫,何況成辛媽媽能呆的時間本就短暫。

1小時眨眼而過,成辛媽媽拎著裝了3件旗袍的行李箱就要出門。

成辛淚眼汪汪陪著去了上海火車站,好跟媽媽再多處一會兒。

在站前南廣場,成辛要去買站台票,被媽媽拉住了:「你知道,我不喜歡一分一秒煎熬地等待分別。乖女兒,我們就此別過,明天中午,等我視頻你。」

成辛的眼淚,撲簌撲簌往下掉。

成辛媽媽用手指幫她擦掉:「終於知道為什麼男人會親吻戀人的眼淚了。我也好想。乖女兒,你就是我的小戀人啊。

你爸爸不許我說,可我還是忍不住。乖女兒,功名利祿什麼都不重要,只有你最重要。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一有什麼不對勁,困了,累了,倦了,不開心了,隨時回家!」

成辛抱住媽媽的脖子,蹭啊蹭,更捨不得分開了。

依依不捨,終將分別。

成辛媽媽貪戀地再看一眼世上唯一一張看得越多只會愛得越深的臉蛋,狠狠心轉回身,走向安檢隊伍。

成辛不捨得離開,一直呆在原地,看媽媽的背影,看她揩眼眶,看她掏手機,看她甩頭髮,看她依舊轉身就不再回頭……

成辛媽媽用紙巾沾去眼角的淚花,掏出手機,找到微信通訊錄中的余勒,點擊「發消息」。

--

「嘀。」

「嘀。」

手機接連提示有新的信息進入。

余勒穿著警服,戴著警帽,一身正裝,與同樣著裝的同事們從多媒體會議室走出來。平時他們做刑警的,只會一絲不苟將警服掛在工作室,將警帽周正地擺著辦公桌右上角。除非參加正式的會議,都是便裝。

余勒從口袋取出手機,劃開一看:旗袍徐娘,旗袍徐娘,一連串的旗袍徐娘。

白薇眼尖,默默飄過又不甘心,倒退兩步與余勒平行:「聽說男人都有小秘密……原來你好這口……」

余勒:「……」

成辛媽媽從兩周前就開始主動聯繫他了。

成辛媽媽說,自從聽說苗貝貝從樓梯上滾落下去,她睡不著覺的老毛病又犯了。安靜的夜晚,她躺在床上,耳邊漸漸浮現幻聽,聽見成辛在凄慘地呼喚媽媽。

她知道那是幻聽,還是忍不住緊緊抓住被子,還是忍不住兩行眼淚「刷」地順著眼角淌出。

有風有雨的夜晚,耳邊簡直是一場催人淚下的年度虐戲。花樣推陳出新,主題只有一個:有人張牙舞爪,正陷害她的寶貝!

成辛媽媽說,她無人可傾訴。

不能跟同事說,也不能跟老公說。前者不會理解她,後者只有一種說法:你又來了!

是的,在成辛漫長的成歲月里,她常常控制不住地幻想女兒出事的各種場景。也常常莫名覺得不安,覺得危險在即。一開始,成辛爸爸鄭重對待,可耐不住她敏感的次數太多。

余勒寬慰:她可以隨時找他傾訴她的擔心。

為了寬慰成辛媽媽,余勒詳詳細細地向成辛媽媽描述他給成辛打電話時,成辛歡快的語氣、正常的情緒。成辛媽媽在余勒的耐心陪伴下,焦慮有所緩解。

有一天,大概是昨天。快遞來敲門,送了一個大包裹。

成辛媽媽拿剪刀拆開一看,是一張平鋪地面的腳踩鋼琴。能惦記著她減肥的終身事業、送出這麼不走尋常路的禮物的,一定是自己的女兒!

當即她便決定:馬上去上海!

不為別的,只為她想她了。

余勒收到消息後回:也好。你親眼看看她的生活環境,也許就心裡安定、不亂想了。

成辛媽媽回:是的,我胡思亂想的根源,可能就是對女兒的新室友一無所知。

余勒吃驚:除了苗貝貝,辛辛還另有室友?

成辛媽媽:是啊。她沒跟你說?

余勒:我也沒有問題過。

記得當時余勒按耐住強烈的好奇心,好容易才沒問出口:男的女的?

余勒推斷:應該是個男的。

成辛刻意規避,一定是不願他猜忌。什麼樣的人會引發他猜忌呢?自然是異性!

想到成辛與一位異性共居一室,余勒確實感到深深的醋意,他甚至有一些不知該指向誰的憤怒。不過,理智很快壓下一切。

魔都房價高,租金也一定不便宜。辛辛一個女孩兒家,初去,人生地不熟。雖然有舒暢在,可舒暢終究只是同學,能幫的有限。辛辛一定是不得已,才跟人合租的。再說了,辛辛的人品,他自然信得過。就算合租,也必是清白的。

他擔心的是……朝夕相處,日久生情。

算著成辛媽媽正在去上海的火車上,余勒趁機給成辛打電話。自然不是告密,而是嘗試自己問出同居室友。奈何成辛打定了主意,數次避開余勒的話頭。

余勒更堅信自己的判斷了。

這會兒見成辛媽媽發照片過來,余勒身邊人多,她發的又是個人照,余勒不便細看。待余勒伺機進衛生間,才有機會翻過那洋洋洒洒幾十張的照片,看到最後的一句話:「余勒,幫我分析一下什麼樣的女孩,閨房這樣簡陋?」

女孩?

所以,成辛的新合租室友是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