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愛情冒險家 >第137章 不得已

第137章 不得已 (1/2)

小說名稱《愛情冒險家》 作者:和曉  更新時間:2018-05-02 10:57  字數:2448

前來湘州大學培訓,在故鄉縣級市裡的一所省直屬的職業專科學校里擔任計算機任課老師的彭小帥,終於在培訓的第二周逮到了余勒。

「你讓我牽腸掛肚了一整周!」彭小帥先舒個情。

余勒一臉疲倦,也一臉亢奮。

「不好意思,上周有個聯合行動。」余勒草草解釋。

過去一周,針對失蹤人口展開的周邊六市聯合行動成果喜人。經過同事們的一番努力,終於使得「程鑫遇害案」有了質的突破。

鄰市C鄉某村失蹤一位年輕的智障人士,經血親DNA比對證實,才是那具被殘忍虐待的屍體主人。一旦確認了這一點,一隊移交此案給二隊,併入肖剛追捕案。

資深刑偵們一致認為,智障人士的不幸遇害,兇手十之**為肖剛。

「肖剛果然是深情郎啊,人設沒崩塌。只是想要洗白情人?恐怕沒那麼容易!」張濱坐余勒的車從單位回家的路上,眼睛都睜不開了,腦子還在思索著工作。

余勒集中精力開車,不敢分神插話。

以他有限的經驗看,當下才是困難的起點呢。茫茫人海,肖剛有可能早已把他的情人送出了他們的轄區,甚至出了省、出了國!以湘州為原點,到底該朝哪個方向追捕呢?

一頭霧水!

將師傅送回家後,余勒才在清冷的夜色中返家。

巧的是,彭小帥前天吃壞了肚子,半班起來上廁所,因禍得福,終於逮到了余勒。

彭小帥盯著余勒看了一會兒,見余勒刷牙的時候神情倦怠,雙眼紅絲,皮膚乾燥,心中嘆息,可又不願意明說徒增余勒的心理壓力,難得的小心思一轉,佯裝打個大哈欠:「唉,動了一天的腦子,你有空說,我倒沒精力聽了。睡覺睡覺!先大睡一場再說!」

余勒求之不得。

匆匆沖個澡,余勒關了房門睡去了。

彭小帥躺回到自己床上,翻來覆去,難以入睡。又開始控制不住地思考起人生重大命題來。

第二天,警醒的彭小帥六點就醒來,躡手躡腳來到客廳,他的目標:為余勒做早飯!

在連續出差、熬夜之後,因為工作上取得階段性成果而精神放鬆的余勒,醒來已經7點半,他打著睡意未消的哈欠來到客廳時,驚訝地發現彭小帥端坐在餐桌旁,對著兩盤食物正狂拍照。

「呦,太陽打西邊出來啦?」余勒忍不住笑。

彭小帥是誰?深秋,寧肯哆嗦著洗冷水澡也懶得去開水房打開水的人!四季,不是餓得實在受不了絕對不起床的人!

彭小帥得意地發完朋友圈:「別轉移話題,快坐下來,邊吃邊說。」

余勒照做。

「你想知道我跟辛辛為什麼分手?很簡單!辛辛的媽媽給我出了一道考題,來考驗我是否有能力保護辛辛。我只要完成這道考題,自然會跟辛辛再續前緣。你默默羨慕吧。」

「什麼考題不能一邊戀愛一邊解?」

「犀利!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啊。是這樣的,本來是可以的,但是,因為我自負地選擇了當警察,所以,又變得不可以了。」

「這是什麼道理?」

「簡單地說,就是刑偵這一職業太危險。辛辛媽媽怕我殃及辛辛。所以,在我沒解題之前,需要跟辛辛保持一段距離。」

「我還是沒有聽明白,她給你出了什麼考題?」

余勒咀嚼著食物,似乎在回憶當初的見面。在那之前,雖然倆人戀了5年多,余勒與成辛卻從未見過彼此的家長。他們像大多數校園戀人一樣,愛情還只是兩人之間的事情。

余勒無數次懊悔,真的是默契惹了禍。當初,他和成辛默契地認為,見家長,應該在畢業之後。要是他能提前接觸辛辛媽媽……

可惜世間難買早知道。

「考題就是,」余勒苦笑一聲,「怎麼證明一位刑警有能力保護家人?」

「噗。」彭小帥因為猝不及防,噗出一口牛奶,隨即嚷嚷:「這不是找茬嗎?這題出得太主觀,她要是不鬆口,你怎麼做,都證明不了啊。」

連彭小帥都看出來他被欺負了。傷心。余勒笑著搖頭。不再說話。

彭小帥忽然壞壞一笑:「你其實可以暗渡陳倉,偷偷把生米做成熟飯……」

「咳咳。」余勒咳嗽起來。「你當我……不想啊。可是,一輩子很長,跟丈母娘相處這種最基本的人際關係搞不順,婚姻幸福的幾率也會跟著下降。再說了,不是不忍心辛辛夾在中間為難嘛。」

彭小帥一拍桌子,又蹦出一個堪稱閃耀著「逆向思維」光芒的新主意:「你又不是非干刑警不可!換工作呀!」

余勒點頭,再點頭。

彭小帥的小心思又活絡起來:「你辭掉刑警的工作,我辭掉破學校老師的工作。我們兄弟二人,聯手闖上海灘。霍,霍,霍。」隔空打拳的彭小帥,看起來智商又下線了。一準是想到了苗貝貝。

余勒開口:「我不過是點頭讚歎一下你的思辨能力而已。你忘了,我畢業校招的時候,根本不被外面的企業青睞。」

彭小帥有些訕訕的。真不好意思,揭了兄弟的短。說來奇怪,那時候同學們在校招中都能得到幾個面試回應,唯獨余勒,直接拿到一個湘州市知名企業的offer後,再也沒有公司肯向他伸出橄欖枝。

余勒的水平,是他們這一屆學生中的拔尖,沒道理這麼慘!這成了彭小帥心中的重大謎題,最後歸之於命運的強大。「說不清,都是命」,一度成為彭小帥的口頭禪。

余勒自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