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愛情冒險家 >第102章 原來如此

第102章 原來如此 (1/1)

小說名稱《愛情冒險家》 作者:和曉  更新時間:2018-04-14 13:59  字數:2398

滿心小確幸的成辛,在電子小說的陪伴下,一路橫穿半個上海,40分鐘後抵達東安路地鐵站。

回到自己住的小區,路過302房門的時候,鬼使神差,成辛駐足一兩秒,沒有開門,也沒有敲門,而是選擇路過。

路過,徑直去了樓上402。

雖然細想之下,覺得金線也是個苦命的女孩,幾天接觸下來,她除了性情偏冷之外,並沒有別的不好。不亂丟垃圾,不喧嘩取鬧,不小氣,是個不惹事生非的好室友。

然而,好是好,卻一直生不出親近感。

相識最初,沒有親近感不奇怪;共居一室,仍舊生不出親近感,就尷尬了。

也許是苗貝貝的直覺影響了成辛。成辛自我解釋道。

「阿婆?」

先敲門,再用鑰匙開門。成辛將伊麗莎白瓜從塑料袋裡掏出,面朝內打招呼。

一縷陽光,經由半開的玻璃窗折射進來,在天花板上拉出一條高亮的線帶。

成辛本是隨意一瞥,忽然人就呆住了。

402老太顫巍巍從卧室里走出來,她盆腔不太好。據說是當年產子後,月子里太過操勞,導致盆腔反覆發炎,產生積液。

402老太見成辛目不轉睛地盯著牆角看,便提足勁兒,揚起聲音道:「那個啊,在這裡已經掛了有些年頭了。」

成辛這才些些收回神,求證般問道:「真的是攝像頭嗎?」

成辛注目的,是一個位於過道餐廳與廚房夾角處,嵌著的成年男性拳頭大小的茶色球體。成辛不是第一次看到它,以前看到的時候,下意識地以為是盞造型奇怪的燈。

今天,借著反射光線,透過淡茶色的球外體,隱隱約約,可見一個深色的孔洞。商場里,有很多這樣可旋轉的攝像頭,就罩著這樣的淡茶色外罩。

在攝像頭的那一頭,只需要一層濾鏡,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你不提,我都忘記了。」402老太一副輕描淡寫的神情。她拄著拐杖,往陽台走。

走到成辛附近時,隨意地回頭望了一眼攝像頭,繼續說道,「這攝像頭的那頭,到底有沒有人看,我也不知道。

我已經是個土掩到脖子口的老不死了,也不在意**不**的。

我就想,它安在這裡,也許,是怕我死在房裡,發霉發臭,污染環境吧。」

見402老太話語間不是很痛快,成辛反倒不好追問,到底是誰安了這個攝像頭。

按照她的思路,多是老太久居在外的子女吧。

不過,這個老太到底有沒有子女,還是個懸念。關於老太的個人信息,問,是問不出來的。

傲嬌老太拒絕回答一切提問,而是神秘一笑:年輕人,想知道?慢慢來!

成辛如往常那般,去廚房幫老太倒了杯溫白開,放陽台。又拿了把水果刀、一隻餐盤和兩個叉子,準備在陽台小几前削瓜皮、分吃小白瓜。

「年輕人,上次我們講到哪裡了?」老太笑眯眯地叉起一小口瓜,放在滿口碎牙的嘴裡。

「講到那位司機哥哥,其實非常不願意呆在台灣,一直心念著大陸。而那個時候,你已經偷偷向他表白過。」

「是的。年輕人,你記性真好。」

相冊翻過新的一頁,照片上的女孩仍舊在笑,卻比之前少了靈動。

按照老太的說法,那個時候,**一路潰敗一路抓壯丁。司機哥哥就是在上海被順路抓走的。

一旦被抓走,就如看犯人一般看得很嚴格。個別逃跑的,會被抓回來,反綁上雙手,吊起來,輪番鞭打,追問逃跑原因,若被打死,就草草掩埋。司機哥哥見狀,不敢造次。

1949年5月下旬的一個傍晚,他被迫跟隨部隊從吳淞口登客輪前往台灣。

據他跟老太講,走的那天,很多母親、妻子、兄弟姐妹通通跑到碼頭上來,骨肉分離時的哭喊聲撕心裂肺。

船行三天兩夜,才在基隆登錄。司機哥哥因為學歷高,會俄語,能開車,從普通二等兵中脫穎而出,升為上士。

老太不知道,那時候在政策上,是限制低官階士兵結婚的。上士,並不是高官階。

但她向來生活無憂無慮,習慣性地認為自己會心想事成。有事沒事找他聊個天,出行點名要他陪個伴,她憑著一股傲嬌勁兒,做得並不掩飾。不多久,父母就有所風聞。

有一天,雖不會打仗但素有軍人威嚴的父親找她談話。人生第一次,她體會到「害怕」。害怕父親給她施加壓力,迫使她停止眼下瘋狂的行為。

然而,令她意向不到的是,父親卻表示,他反對女兒不矜持,卻不反對她跟這名勤務兵戀愛。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幸福來得太突然!

可是,她還是tooyoungtoonaive,次日起,在她家大院里,卻再也沒有見過司機哥哥。

司機哥哥一夜之間憑空消失了!

成辛緊張得舉到嘴邊的瓜都忘了吃了:「他去哪兒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老太目光看向遠處的虛無,臉上漸漸溢出複雜的深色。有遺憾,有悲傷,有憤怒……最後,化作驕傲的光芒。

「你肯定想不到!就算有見識的,想到也沒有膽量做到。他做到了!事後我想想,他確實有那股子勁兒。也許,初見伊始,吸引我的,就是身上的那股子勁兒。」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老太卻陷入她的個人情緒中,久久不能自拔。

自然,也沒有一解成辛心中的懸念。

不得已,成辛只好按耐住好奇,「預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看看時間不早,苗貝貝也應回來,成辛收拾收拾,便下了樓。

302房門虛掩。

成辛還未推門進屋,屋內的熱鬧就先鋪了出來。

是金線的聲音。她在歡快地講著顧客網購時跟她聊天過程中的趣事。惹得一屋子的歡聲笑語。

成辛想到金線時,些些的彆扭感,此刻在笑聲中分崩瓦解。

也許,只是自己貪戀與苗貝貝的親密相處吧。這幾天,苗貝貝與金線越發親近起來,自己在暗中吃醋也說不定。

成辛抿起嘴唇,露出「原來如此」的笑容,推門進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