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愛情冒險家 >第94章 師傅,這一關怎麼玩?

第94章 師傅,這一關怎麼玩? (1/1)

小說名稱《愛情冒險家》 作者:和曉  更新時間:2018-04-14 13:59  字數:2675

窗外的綠化樹,成片地飛過。

車行在從縣城開往鄉鎮的長途公交車路線上。

余勒坐在車中部臨窗的位置,戴著耳機,垂著眼,在玩2048。一個規則簡單的單機數字遊戲。

緊鄰他而坐的,是閉眼小睡的師傅。

余勒玩了一會兒,抬起頭,車內車外遠眺幾秒,養養視力。

車內人上人下,擁擠不堪。與城市裡的公交車乘人居多不同,這裡的長途公交車,一半運人,一半帶貨。

幾乎每一個上車的人,都拎著或多或少的東西,紫薯、小花生、山藥、橘子、土雞蛋,甚至還有活雞活鴨。還有人,試圖把自行車也往車內搬。

見實在搬不進,就掛在公交車的車尾巴上。

幾乎每一個人,目光掃到余勒都會下意識地停頓。

余勒安靜地坐著,衣著潔凈,神情坦然。

見打量他的原住民們眼中有好奇,更多是防備。於是,余勒垂下眼瞼玩遊戲,索性不去對視。而師傅,幾乎一上車就閉眼,現在都能打出微鼾聲。

余勒拿胳膊肘碰師傅,小聲問:「師傅,師傅!這一關怎麼玩?」

張濱睜開睡思懵懂的眼,迷迷糊糊嗯一聲,掃一眼余勒遞過來的手機,馬馬虎虎看一眼,就推了過去。

「有什麼好玩的!打擾我睡覺。」

說罷,他打一個哈欠,索性連嘴巴也不遮,哈欠大到連扁桃體都能看到。

余勒狐疑地看著自己的手機。他明明寫著:「四排位置,灰衣男,疑扒手。」

師傅到底睜沒睜眼看?

余勒疑惑地轉頭再看一眼師傅。師傅已經又閉上眼睛,瞬間睡得又香又甜。

以余勒高出車前半部座位半米高的優勢看,站在第四排座位旁的灰衣男趁著車搖來晃去之際,故意誇張地隨車搖擺,撞向身邊的人。敞開的衣服掩蓋下,一隻手已摸向對方的衣服口袋。

要不是坐在靠窗位置不方便進出,余勒真想衝上去抓住那隻黑手。

正義憤難平之際,忽覺後背有手指划過。

歪頭一看,睡覺的師傅忽然朝自己擠了擠眼。

余勒便仔細感受。

「便衣。」

師傅在他後背偷偷寫下的是「便衣」二字。

余勒不由眼睛一亮:原來師傅早就察覺出異常。不僅察覺出他察覺的部分,還發現更多。

余勒暗中對師傅的欽佩又增加幾分。

既然有便衣在,余勒放鬆下來,把注意力集中到觀察上。他散漫隨意又掃了一眼車內。

被偷的菜農一把抓住小偷:「你踩到額的新鞋子嘞。你要跟額說對不起!」

灰衣男一時掙不脫,反而在拉扯中多了幾分狼狽。

周圍的人鬨笑起來。

既然鬧出動靜,余勒便趁機光明正大地看。

余勒知道,那小偷偷來的錢袋子還在身上,要是那菜農動作再大些,錢袋子從小偷身上落下來也有可能。

在眾人的鬨笑聲中,有個肚子凸出的寸頭,和事佬一樣擠過去勸架:「都是老鄉,抬頭不見低頭見,踩也不是故意踩的,就高抬貴手,算了吧。」

「他踩得可重嘞,額可疼嘞。」農民不依。

「兄弟,聽哥的,你就道個歉。說句話又不少塊肉。」凸肚寸頭拍灰衣男。

「憑啥?怨就怨司機車開得不好!」灰衣男梗著脖子嚷嚷著拒不妥協。

凸肚寸頭搖頭嘆息著走開,一副愛莫能助的表情。

「你個憨貨。冤有頭債有主,你扯著我幹什麼,有本事怪司機去!」灰衣男掙不脫,便抬高嗓門為自己打氣。

那個往自己本來位置上擠的凸肚寸頭,不知怎麼,忽然身體前傾,一個踉蹌。要不是車廂內的人多,險些摔了跟頭。

他怒目回頭,周圍人是熱浪更高一籌的幸災樂禍。

凸肚寸頭只好悻悻然回頭,有個年輕人,調皮至極,在凸肚寸頭的背後做鬼臉,惹得車上哄鬧聲更響了。

忽然有隻胳膊,從余勒背後伸出來,伸著手指頭氣勢兇猛地往前指,同時有個公鴨嗓,從余勒身後大剌剌用土話罵了一聲。

那個做鬼臉的年輕人,脖子一縮,不吭聲了。想來是罵的他。

一番熱鬧,到此告一段落。

車站到站停靠。

呼啦啦下去了幾個人。其中有凸肚男。被菜農扭住的灰衣男反倒還在車上。

師傅睜開眼,戳戳余勒:「走吧,下車。」

「我們不是還有一站?」

「聽我的,沒錯兒。早點下去,有專車坐!」

余勒便乖乖跟著師傅下車。

「琢磨過來沒?」師傅張濱沒頭沒腦地問余勒一句。

余勒撓頭:「我覺得那位菜農很可能就是便衣。被踩了腳,通常情況下人們會選擇默默體量。他不僅不體量,還不依不饒,非拉人要他道歉。拉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小偷。

眼睛又沒有長腳上,他憑什麼知道踩他的是那個小偷呢?」

「嗯,有道理。接著說。」師傅張濱下車,卻不急著趕路,反而慢悠悠掏出一根煙,點了起來。

至於專車?鬼影都沒見!

「那個凸著肚腩的男人,應該是小偷的接應。他看上去是勸架,其實應該是暗中接走、轉移了小偷身上的錢包。

那名在凸肚男人背後做鬼臉的,很可能是便衣的搭檔。因為,他實在沒有必要這麼做嘛。他又不是小孩。

他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想羞辱凸肚的男人,激怒他的夥伴,讓他的夥伴忍不住暴露出來。」

「聰明。不愧是我徒弟。」張濱隊長嘿嘿一笑。

余勒被誇,心裡甜如蜜,嘴巴卻不忘謙虛與自我反省:「我還是太毛躁了,沒有往全局裡看。一看到小偷行竊,就先激動上了。要不是師傅提醒,我險些好心辦壞事。」

師傅笑咪咪地拍拍余勒的肩膀,將煙按滅在身後的樹榦上,扔進了車站旁的大垃圾桶里。

此刻,一輛私家車戛然停在他們倆跟前。

師傅伸手就去拉車門,同時不忘回頭招呼余勒快上車。

余勒心中驚喜,臉上也透出光來。

隨師傅上車,司機位置上扭回頭的,正是那個背後做鬼臉的年輕人。

原來,真的如余勒所料,年輕人配合他師傅來抓這條公交線上被人怨念許久的小偷團伙。他們先後三次變妝,在這條線上守了五天,今天終於成功引魚上勾。

「師傅,你怎麼知道提前一站下車會有專車坐呢?」余勒想了一二,還是覺得這個問題最神奇。

「呆瓜!因為鎮上的派出所就在下車的那站旁邊嘛。」

車內響起響亮的哈哈笑聲。

余勒也跟著笑起來:「可是,你怎麼知道會有車來接呢?」師傅的回答只針對「前一站」,而沒有回答「有車坐」。余勒可不是那麼好敷衍的。

「噗。」師傅笑出聲,搖著頭,一副懶得回答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