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愛情冒險家 >第31章 過河拆橋(情人節快樂!

第31章 過河拆橋(情人節快樂! (1/1)

小說名稱《愛情冒險家》 作者:和曉  更新時間:2018-04-14 13:59  字數:2428

余勒拋開心中的愁緒,往學生超市走出去。

要推門進去的時候,與匆忙從裡邊衝出來的一個人,差點撞個滿懷。

余勒列身在一旁,定睛一看,不由叫出聲:「小帥?」

才隔一個晚上,彭小帥與往常明顯不一樣,少了一絲毛頭小伙的浮躁,多了兩分自信。

彭小帥正低頭到處找東西,聽到熟悉的一聲叫,不用抬頭,就知道是室友余勒。

「噯!等我找個東西!」

余勒跟著往地上看,兩人恰巧撞翻門口一隻小垃圾桶,各種冰淇淋的盒子、雪糕的袋子散落一地。

「你找的是什麼?」余勒問彭小帥。

聞言,彭小帥直起身,左右看兩眼,神秘兮兮湊近余勒耳旁,壓低聲音道:「毓婷。」

余勒頓時感慨萬千。雖然沒有使用過,強聞博識、精於觀察、長於記憶的余勒,自然知道「毓婷」是為緊急避孕而生。

萬千感懷化作行動,余勒默默幫著彭小帥找起來。

最後,彭小帥在超市門口賣煙的玻璃櫃檯下面,找到了那個秀氣的小紙盒。

「快去吧!」余勒拍拍彭小帥的肩膀,阻止他要出口的解釋或炫耀。

彭小帥撒腳丫快速奔跑而去。

余勒心中升起說不清的悵然。不過等他轉身朝超市深處走去時,又變成了平時的那個風平浪靜的余勒。

余勒這種置身五花八門促銷商品中也不會忘了自己頭腦中的購買清單的人,準確高效地買了曼可頓的麵包,康師傅的盒裝泡麵,泡麵搭檔雙匯火腿腸,華味亨的話梅,當然不忘綠色軟盒裝的王老吉。

同樣的東西,一式兩份。希望能為成辛多攢下人情。

結賬。拎著小食,余勒有心避開老研究生樓後的小徑。雖然心裡認定丁成天才沒有那麼閑得無聊,時隔這麼久,還在原地等他路過。

熟門熟路,到二樓敲成辛的寢室門。

開門的是彭小帥。

兩個人默契地假當從來沒有偶遇過。

余勒對彭小帥的存在報以些許的吃驚,彭小帥對余勒手中拎著的一堆吃食表達了意外。

苗貝貝放下手中的馬克杯,朝余勒溫婉一笑,笑中藏著不勝嬌羞。

全場只有成辛最齣戲。

她看完這位看那位,明明是偷看的表情,動作卻觸目吸睛,只差大聲喊出來:「怎麼回事?苗貝貝,你昨晚去哪了?真的是跟彭小帥呆了一晚?」

恰在此時,彭小帥打了一個欲蓋彌彰的哈欠,苗貝貝掩了掩口,似乎也是個被傳染的小哈欠。

余勒:「小帥,離午飯還有一段時間,我們約人去打場球吧?」

「不了,我……哦!我同意!我們走啦!」

拒絕了一半的彭小帥,忽然意識到,這是余勒在幫他找台階下,於是硬生生改口。

苗貝貝與他揮手道別。因為逆光,看不清她的表情。彭小帥含情脈脈的依依不捨,暴露無遺。

成辛一屁股跌坐在床沿,彷彿確認了什麼。

失敗啊失敗,自己戀了四五年,進度還不如眼前這對閃愛的!

余勒將食品袋放在成辛的桌子上,簡單跟成辛交代了幾句,帶上門走了。

門外依稀傳來彭小帥大嗓門的餘音。「累壞」倆字,在成辛腦海里餘音繞梁,久久不絕。

成辛偷偷瞥一眼苗貝貝,想問又不知道該怎麼問。

苗貝貝坐在椅子上,身子靠在桌邊,似乎在養精蓄銳。

寂靜中,成辛又望了苗貝貝兩眼。現在確鑿無疑,苗貝貝周身都寫著拒絕二字。她拒絕與成辛對視,拒絕先開口,身姿僵硬,一臉設防,大寫的拒絕被詢問……

成辛就是再好奇,也開不了口了。

兩個人坐在寢室,默默相對,各懷心事。

良久,成辛先破冰:「中午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吃的?今晚離開,再想吃就不一定能吃到了。要是不想跑,我們可以叫外賣。要是沒外賣,我們可以差使余勒、彭小帥他們。」

說這番話的成辛,內心是失落的。

她以為自己和苗貝貝關係很親近,近到貼心貼肺。卻才使她發現:並不是。

然而失落懊惱沒多久,又忽然想起,自己前兩天的歷險記,以及與余勒分手後的各種小心思,也不曾和盤托出過。

成長,就是各自擁有秘密吧。

想通了,也就釋然了。

成辛假當一切如常,開口說著的,是與好奇不相關的尋常話。

苗貝貝的防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松馳下來:「好。離中午還有一段時間,我躺床上想一想。」

苗貝貝歪歪扭扭,用了比平時多三倍的時間,爬上了上鋪。

成辛絞著手指頭,不好意思細看。

成辛坐在書桌前,默默打開筆記本——所有的行李,僅它和手機隨時被取出來。

「此刻她怎麼想?會害怕嗎?會後悔嗎?假如是我,我會怎麼想?」

成辛托腮忍不住設想,想了一下下,便下筆如有神:「我不會害怕!不會後悔!只會覺得無憾!

這不是我一時犯傻,偶然衝動,而是清醒的告別,心甘情願的祭奠。為了四年半的愛戀,為了終身難忘的戀人,為了最開心幸福的自己!

我有權利做我認為值得的事情!」

寫著寫著,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可能!余勒已經不再愛自己,不愛到不屑於要她。

白激動了!

成辛嘟著嘴巴,噙著淚花,心情低落,困意襲來,隨身倒在下鋪,拉上床圍,呼呼睡了。

倒是早早躺在上鋪的苗貝貝,雖然困得上眼皮、下眼皮直打架,頭腦卻清醒得怎麼也睡不著。

她做了一件前一天怎麼也不敢想的事。

原本是有計劃的,可惜執行的時候,因為意志鬆懈,貪圖享受,導致過程失控,計劃變成了滑稽。

她的感受?

別提多驚慌,多無助,多後悔了!

她最大的恐懼是:萬一緊閉避孕無效呢?她能找藥廠索賠嗎?

排位第二的恐懼是:彭小帥不會賴上她吧?瞧他那脈脈含情的蠢樣,怎麼看都不像是她苗貝貝的乘龍快婿啊,連騎馬王子都算不上!

至於個人過河拆橋、兔死狗烹的嫌疑,哎呀,不是晚上就要各奔東西、老死不相往來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