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我和我的冒險團 >21:來,我帶你去

21:來,我帶你去 (1/1)

小說名稱《我和我的冒險團》 作者:liuyuxi  更新時間:2018-08-10 19:51  字數:2874

在黑暗之魂系列三部曲中,存在很多值得記憶的NPC。

這些NPC里,同樣也有不少魅力十足的女性NPC……比如沙之魔法師、沙之魔法師以及沙之魔法師。

夠了!那不是NPC!那是怪物!頂多就是衣服穿的比較少而已!

「阿嚏」正追在少女身後,身上只有三塊布的吃人姐米魯德雷特打了個噴嚏,和跑得跟兔子一樣快的少女又拉開了不少距離。

在這些女性「NPC」里,最具有魅力的莫過於黑魂之魂3里的那位出身很神秘的祭祀場防火女。

能和她比肩的少之又少,而被很多玩家尊稱為「師匠」的最後魔女克拉娜,是其中一位。

被玩家稱為師匠,是因為這位魔女是教授玩家高級咒術的老師,同時在遊戲的背景設定里,也是她把咒術教給了人類。

在遊戲里,玩家第一次看到這位說話很溫和,總是希望用自己的方法更多的關心一點玩家的NPC,就是在病村下層的沼澤,米杉站在的立柱旁邊。

而且在遊戲里,玩家的角色需要把自己的咒術之火強化到+10後,才能看到這位NPC。

不過就像米杉在鑄鐵之墓里,不用跑靈魂也可以看到鑄鐵之魂一樣。

並沒有咒術之火,也沒有什麼老魔女戒指的米杉,能夠直接看到穿著一身遮蔽全身包括樣貌的黑色魔女袍,依靠在立柱邊的克拉娜。

似乎是注意到了米杉的眼神,克拉娜抬起頭和米杉對視了一眼後驚訝道:

「你看的到我?真有趣……已經很久沒有人能看到我了。」

「如果你讓大沼的那些咒術師把強化咒術之火的收費降低一點,看到你的人就會變多了。」米杉微笑著說道。

對於一周目萌新來說,從不死鎮下層把咒術師救出來拿到咒術之火,再到打完病村來到第二口鐘面前雖然很艱難,但不算漫長。

在這條路上刷夠七萬五千魂把咒術之火強化到10基本不可能,所以需要耗費額外的精力去刷。

所以在不知道攻略的情況下,基本很難在路過這裡的時候達成見到克拉娜老師的條件。

「培養混沌之火本就需要足夠多的靈魂。」聽到米杉的話,克拉娜用著雖然苦惱但自己也沒什麼好辦法的語氣說道。

「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克拉娜老師。」米杉看到對方如此認真的思考咒術之火降價問題,連忙說道。

「老師?你也是為了我的咒術而來嗎?就像那個札拉曼一樣?」克拉娜聽到米杉對自己的稱呼說道。

然而和遊戲里需要玩家操控角色選擇「是」和「否」不同的是。

在對米杉問完這句話後的克拉娜再次上下打量了一眼米杉後,用著苦惱的語氣說道:「可是我不知道該如何教你……」

合著在這位真·咒術祖師爺面前,米杉屬於那種完全沒有學習咒術之火天賦的那些人。

沒料到自己會得出這個評價的米杉愣了一下,要知道在遊戲里,學習咒術基本是沒有任何條件的,這一點和修行魔法完全不一樣。

換成DND里,大約就是術士那種。

不過想想自己到現在除了一個王者祝福啥也不會後,米杉也就淡定了。

作為高維生物的設定就是那樣,自己又能咋辦呢?

看到米杉的沉默,以為自己的話讓對方有些難堪的克拉娜連忙用著抱歉的語氣說道:

「非常抱歉,我不是有意的,不能學習咒術之火也是好事,至少不用擔心會在某一天被自己的火焰所灼傷。」

「沒什麼,我沒有因為不能學習咒術而傷心。」米杉聽出克拉娜語氣里的歉意後連忙說道:

「我只是很奇怪為什麼我能看到你,卻也依然沒有天賦呢?」

「因為我看不到你的靈魂之火……」克拉娜說道:「我不知道該如何教你。」

聽到克拉娜這句話的米杉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來剛剛克拉娜並不是說自己沒有天賦,而是沒有辦法教導自己。

「是這樣嗎?」米杉一臉疑惑的點了點頭,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靈魂在克拉娜這位魔女的眼裡是什麼樣子的。

「你是從哪裡知道我的名字的?」克拉娜有些後知後覺的問道:「是從札拉曼那裡嗎?她現在過的還好嗎?我最後一次聽到她的消息,是她已經被你們人類稱為咒術之王了。」

「真沒想到那個笨手笨腳的小傢伙會變得這麼有名。」

「應該還好吧……」米杉也忘記了遊戲里這個只在克拉娜的介紹以及少數裝備的描述里曇花一現的「咒術之王」最後結果如何……也許遊戲本身就沒有給出結果吧。

「我也是笨會問你這個,就算你知道也應該是從她留下的捲軸里知道的我的名字吧。」克拉娜嘆了口氣說道。

看來她並不看好自已大徒弟未來的命運,尤其是在知道她在凡人的國度里被稱為「咒術之王」之後。

咒術燃燒的是靈魂,使用太多次的結果就是被混沌所吞噬。

因為都是用中文發音的緣故,米杉到現在沒聽出來咒術之王札拉曼從遊戲里的「他」變成了克拉娜口中的「她」

不過也沒多差,反正那位咒術之王也不是第一位丟了丁丁的。

「既然這麼關心他,為什麼不去找他呢?」米杉對克拉娜問道。

「她有她的命運,我有我的命運,我和她之間本就應該是兩條不會相交的平行線……」克拉娜嘆了口氣說道。

「是這樣嗎?」米杉沒有發表更多意見的沉默了一會說道:「不過我不是從他那裡得知的你的名字,而是在別的地方。」

「??」克拉娜雖然沒有說話,面容也被破舊的魔女斗篷所遮蔽,但米杉能很清楚的感覺到對方的疑惑。

沒有回到自己到底是從哪知道對方名字的米杉開口問道:「如果有機會的話,你會拯救你的姐妹們,還有……你的母親嗎?」

「……你是怎麼知道的?」克拉娜的語氣一改遊戲里的柔和,一邊疑問的同時一邊努力的想要站起來,然而掙扎了兩下後還是摔倒在了原地……

看著克拉娜這個動作的米杉突然有些黯然,他還記得在遊戲里,當玩家消滅了位於魔女之都伊扎里斯的混沌溫床後,克拉娜對玩家表示了感謝之後就消失在了原地。

沒有人知道克拉娜去了哪裡,直到數年後玩家在第三部遊戲里打開一扇隱藏門後,看到了趴在白蜘蛛妹遺骸上的一具屍體。

從屍體上可以獲取克拉娜的咒術書……不管現在已經站都無法站起來的克拉娜是如何前往白蜘蛛妹那裡的,不管當克拉娜抵達那裡的時候,白蜘蛛妹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至少最後一刻,姐妹是重聚的。

依然沒有回答克拉娜這個問題的米杉伸出手說道:「來吧,我帶你去救你的姐妹……」

克拉娜很認真的注視著米杉好一會後,抬起手放到了米杉的手心上,然後便被米杉緊緊的握住。

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很奇怪米杉為何要跟空氣說話的安里只看到一個人影從手臂開始逐漸出現在了米杉的面前,這種大變活人的場景把安里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倒是一直保持沉默圍觀狀態的羅德蕾克和傑克麥雅不是那麼太奇怪,他們兩人從米杉開始對空氣說話時,就知道了米杉看到了什麼只有他自己看到的,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這種情況在羅德蘭雖然少見,但也不是什麼多奇怪的事情。

「竟然是咒術師。」羅德蕾克頭盔下的表情一臉嫌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