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江淮郡主 >第六十八章 大結局下

第六十八章 大結局下 (1/1)

小說名稱《江淮郡主》 作者:安雎爾  更新時間:2018-09-14 18:01  字數:2478

清月帶著易麟致和李潼到了茶園裡,易麟致是第一次見著茶園,看著採茶女採茶,十分的好奇。又親自采了不少茶葉,學著炒茶。

這麼多年,茶園裡早就變了一個模樣,當初的木屋已經不見了。或許是江景明自己毀掉的吧,他大概也不願意讓人看見那個專屬於他的美好世界。

清月獨自站在樹下,看著易麟致和李潼說說笑笑。

這樣的畫面真是meihao極了。

當易麟致問起,「母親為何有個茶園。」

清月隨口胡謅道,「你四舅舅當年送給她的。」

關於那個故事裡的人都已經曲終人散,但是還會有新的人,開啟新的故事。而那些驚起塵埃的往事,都不必提起了。

這也許是放下吧。

清月讓人準備了晚膳,三人一起用過了晚膳。清月看著兩個孩子,歡喜的很,就好像年輕的時候,和四爺和九姑娘在一起的日子。

兩個孩子說說笑笑,打打鬧鬧,給這安靜許久的王府增添了許多色彩。

「說起來,你父皇還翻牆到過府上來。」清月一時高興,便給他們講起往事來。

「當真?」易麟致眼眸一亮。

清月點點頭,「後來被你四舅舅知道了,就給趕了出去。但是那時候你父皇和母后已經兩情相悅了。」

「後來呢?」易麟致道。

後來經歷了誤會猜疑,經歷了算計和陷害,經歷了戰爭和病痛。但清月不會說這些。

她看著易麟致乾淨的臉龐,「後來,他們就在一起了,就有了你,後來你該知道了。」

易麟致點頭,在他的意識里,他的父皇和母后一直都很好,一直都過得十分幸福。

易麟致朝著清月點點頭,彷彿他的父皇和母后是世上最恩愛的一對。

次日清晨,易麟致就該回燕國了。此次一來就是一個多月,該回去了。

李潼送易麟致出了江州,兩人方向就已經不同了。

「表哥保重!」易麟致道。

李潼朝他點頭,看著少年的身影,走進那輪光芒熾熱的夕陽里,他覺得格外的溫暖和舒適。

易麟致騎馬而去,卻在水邊見著一支隊伍,那人請了易麟致過去。

易麟致快馬而行,過去見著正是李懷憲。

李懷憲帶著慈愛的笑意看著他。

易麟致朝他拜別,李懷憲點點頭,短短這些日子,易麟致似乎長大了許多,當一個少年明白自己身上的責任,那麼他就長大了。

李懷憲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小的少年,有朝一日就會成為一國之君。

兩人閑話一番,易麟致道,「舅舅身邊也該找個人陪伴才是。」

自從周沐容死後,李懷憲就不曾立後,對於後宮也冷淡的很。興許是他明白自己一生造孽太多,不會有子嗣。但是他也十分淡然,除了解開李潼的心結,別的事情他也不放在心上。

李懷憲看向遠方的夕陽,咬牙道,「王者,孤寡者也。」

這句話好像是對他自己說的,又好像是對易麟致說的。

易麟致略微思考了一會,李懷憲說的不錯,他們都是站在最高處的人,可是高處不勝寒。

為君者,何嘗不是稱孤道寡。

易麟致若有深意的點點頭,李懷憲便命人護送他到燕國。

這一次,他沒有拒絕。

崔文昊早早的就來城門口接了,一個多月的日子竟然顯示過了一年之久,「殿下可算回來了!再不回來我爹都要急瘋了!」

「本殿必親自向崔太傅認錯。」易麟致道。

崔文昊聽見他這麼說,嚇了一跳,以為自己認錯了人似的。平日里易麟致躲崔太傅都還來不及,今日轉了性子一般。

木樨公主也趁著來接哥哥的這個借口跑了出來,正和崔錦屏兩人買了糖葫蘆,說說笑笑呢。

崔文昊一路上給他說,已經解決好了清渠姑娘的事情。把清渠姑娘的母親送到了秦國去。清渠姑娘說她就待在秦國,如今好像是經營了一家樂坊。

易麟致聽了點點頭。

清渠是不肯回到燕國了,她喜歡江州,在那江州有著屬於她心裡的一蓑煙雨和一場朦朧的夢,也許一輩子都不能說,但是她會放在心裡,永生永世。

崔文昊知道他這一路上發生了許多的事情,卻沒有想到他什麼話也不想說,只是騎在馬上,看著燕國京城裡的風貌。

他嘴角帶著微微揚起的笑容,那笑容很澄澈,他彷彿是下了一個決心似的,他要這開平盛世。

易麟致到宮門口便遇見了崔太傅,便同崔太傅認錯。

崔太傅嚇了一跳,那個頑劣的太子竟然有這麼一日,欣慰之情露於言表。

易麟致回到宮裡,卻沒有尋到父皇的身影,仔細問了問,才知道父皇又去了皇陵。

這時候下了下雨,易麟致乘著馬車往皇陵去。

宮人撐著傘,易麟致走下馬車,往皇陵走去。

他見著父皇坐在白玉台階上,一個人自言自語的說話。「皎皎,三年了。朕知道麟兒心痛,朕更為心痛。朕放了麟兒去江州,去看看咱們過去曾經待過的地方。」

「你說有生之年一定要再回去看看,朕也想。可是沒了你,朕卻沒有了再回去看看的勇氣,這麼多年來分分離離,得得失失,經歷了這麼多,朕卻惟獨只在你的身上最沒有勇氣。」

「希望麟兒去看看我們年輕時候待過的地方。姣姣,你為什麼沒能多陪朕幾年,看著麟兒和木樨長大?但你能陪著朕走到這裡了,那些美好的回憶也夠朕一生回味了」

他看著父皇的背影,一個孤單而又消瘦落寞的背影,他忽然想起,李懷憲說的那一句,「王者,孤寡者也。」

雨水滴打在青石地板上,易麟致撐著傘,站在大雨里。他恍惚有些站不穩身子。

他看著眼前的煙雨茫茫,朦朧之中,又回想起那身著黃袍的男子,似乎抱著那青衣女子,眼角眉梢都是說不出來的低回婉轉。

彷彿又回到了母親離開的那一日,父皇嘶聲吶喊,他從來沒有見過父皇哭的那麼傷心。

他伸出手,雨水落在手心裡,冰冰涼涼的

而這皇陵也是冰冰涼涼的

Ps:書友們,我是安雎爾,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