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第719章:監控錄像的貓膩

第719章:監控錄像的貓膩 (1/1)

小說名稱《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作者:鬼店主田七  更新時間:今天18:43更新  字數:2204

「阿贊南雅師傅目前把心思都放在修法上,我也不知道她喜歡什麼。」我想了想,「但畢竟她也是人而不是神仙,而且也是女人。女人就總有喜歡的東西,你看她手指還塗著紅指甲,有時候也會塗淡淡的口紅,也會在面部上妝。據我所知,她喜歡戴絲巾,顏色和圖案不要太花哨,但也不能太素氣。」聽著我的話,拉乃顯然有些迷惑,我說你到時候真想買的話,就先拍照發彩信給我,我幫你選。拉乃連連道謝。

當晚我和拉乃在南雅附近的旅館住宿,睡到半夜的時候,我如約叫醒拉乃,來到南雅家中,她要給拉乃施一個簡單的加持儀式,這樣供奉起路翁來就會更有效果。她把路翁讓拉乃緊握在手中,右手按在拉乃額頭,開始念誦經咒。幾分鐘後施法結束,但拉乃還不願把眼睛睜開,我捅了捅他肩膀,拉乃才回過神。

阿贊南雅說:「路翁可以佩戴,也可供奉。如果你想找出做手腳的人,就要仍然放在卧室里供奉。」拉乃連連點頭。掏出錢包付過錢,我把鈔票收好,拉乃朝門外走的時候,似乎還有些全身綿軟。沒站穩就要摔倒,我也沒多想,下意識跑兩步過去扶他,沒想到跑急了,沒扶到拉乃,自己卻腳下絆到椅子腿,單膝跪在地上,疼得我眼前發黑。

「沒事吧?」拉乃回頭來扶我。我咧著嘴說死不了,心想要不是為了扶你,我能疼成這樣嗎。

次日,我和拉乃來到阿贊南雅的住所向她告別,看到我走路發瘸,南雅問我怎麼還沒好,我說腿還有點兒疼。她讓我挽起褲腿,膝蓋處已經有些青紫,就從客廳里的抽屜中翻出一些跌打油,讓我塗抹上,可以幫助恢復。離開住所的時候,阿贊南雅用手攙著我的胳膊,把我和拉乃送到路口。拉乃連忙替換她的位置,說由我來扶就行。

走向大巴車站的路上,拉乃臉色不太好,我問怎麼回事,他不高興地看著我:「田老闆,你怎麼能讓阿贊南雅師傅扶著你?人家是女性,你是男人,總得有個顧忌吧?」我沒想到他居然會這麼說,就告訴他我和阿贊南雅是在廣東湛江認識的,交情不普通,你想多了。拉乃並不理解,一路上始終在說這個事,看到他憤憤的模樣,我很想笑,心想看來這位拉乃先生是真對阿贊南雅有好感,只不過嫉妒得快了些。

回到曼谷,我並沒有跟著拉乃到春武里,而是讓他自己供奉,如果開始有效果,就要儘快購買監控頭,剛好可以從小卧室連線到主卧的電腦上。拉乃說:「不用等有效果,我相信阿贊南雅師傅,回到春武里,我就馬上去電子市場把監控頭買回來!我要買五個,兩卧室、客廳、衛生間和廚房都裝上。」

我說沒必要吧,拉乃說不能馬虎,誰知道會出現什麼事。我點了點頭,又說:「你不用真的把路翁放在小卧室。」拉乃沒明白為什麼,我說如果真是你的那些牌友在做手腳,就算監控錄下來了,但供奉物也很有可能會被破壞,到時候多一份損失。建議隨便弄個假的,放在小卧室的桌上供奉,而真正的路翁你就把它藏在小卧室的衣櫃或者抽屜中,這東西就是個灰黑色的圓球,不起眼,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它是什麼。這樣既能找出誰在搞鬼,又不用毀壞路翁,一舉兩得。

拉乃連連點頭:「還是田老闆心細,我懂了!到了春武里,我就隨便在市場上買一尊什麼小佛像回去,放在桌上供奉。」我說最好買那種法相比較奇怪的,但供品不能含糊,要擺放得跟真的一樣。

接下來的半個多月,拉乃向我反應說自從開始供奉轉運珠路翁,他的賭運有了明顯回升,以前是十賭九輸,現在能對半,偶爾還會贏幾把大的,基本是贏多輸少。原本他想出去跑生意,但為了找出搞鬼者,乾脆經常在家裡打牌。每次打牌之後,都會檢查電腦的監控視頻,沒發現有異常。

「田老闆,你說會不會是錯覺?難道我真記錯了?」拉乃問,「這個二哥豐的自身像,是不是也有期限,比如供奉幾個月就會失效?」

我說:「沒聽說過,別說二哥豐是正牌,就算陰牌邪牌也沒有什麼期限,只有那種極陰物,比如人胎路過和小鬼,為了怕反噬,供奉個一年半載就要送回去重新加持。」拉乃說那我就再等等。

那天我運氣好,一口氣賣出三尊古曼,是老客戶和他的兩個朋友要請,利潤相當不錯,就請黃誠信和吳敵出去吃飯。飯後又去馬殺雞和歌,搞到天快亮才出來。我們打著酒嗝,互相摟摟抱抱,勾肩搭背,正在考慮怎麼回家的時候,忽然我手機響起,是拉乃打來的,聲音非常氣憤:「田老闆,找到了,找到了!」我沒反應過來,問找到什麼了,拉乃說他今天把幾個牌友帶到家裡玩,他又贏不少錢,有牌友出去買回來很多酒,他不知不覺又喝多。醒來的時候發現那些牌友已經散去,拉乃醒了醒酒,進到小卧室查看,沒發現異常。再回卧室看電腦監控錄像,畫面顯示在凌晨一點多時,有兩名牌友進了小卧室,看到桌上的假佛像供奉品,指指點點之後,兩人笑起來,其中一人拿起那尊佛像走出卧室,沒幾分鐘又回來,把佛牌放回原位,兩人又笑著離開,關上卧室門。

拉乃立刻又調出客廳和主卧室的視頻,看到拿佛像的牌友出了卧室走進衛生間,又切換到衛生間的畫面,立刻大吃一驚。只見那牌友手裡拿著假佛像,拉開褲子對佛像開始淋小便,也就是用尿給佛像洗了個澡。然後再用水龍頭沖洗乾淨,以毛巾擦乾,最後再放回原位。

「第一次我就懷疑他,沒想到真的是!」拉乃氣呼呼地說。

我的酒也醒了大半:「怪不得二哥豐不管用,這幫傢伙上次看到你手氣突然變好,逢賭必贏,再聯想到之前他們看到過我去你家談佛牌的事,就有所懷疑,所以對你的供奉物下手,以臟穢之物讓佛牌失效,也夠缺德的!你打算怎麼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