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106章百年等待2

第106章百年等待2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11:58  字數:2594

「弟子謹記師父的教誨。」小道士乖乖的點頭。

「觀里還有些許存糧,夠你吃上個一年半載,後山的三畝良田不可荒廢,樹林之中種了些果樹,待成熟了,你摘下來,分于山下的村民。若是山下人上山求食,不可自私,量力給些。」

「是師父!」小道士的握拳,稚嫩的臉上寫滿認真。「師父還有何交代,弟子一併遵之。」

「還有」師父嘆了口氣,語氣中帶上了些許傷感。「好好照顧好自己。」

「師父門外有人來催了,東西我也收拾好了,我們該上路了。」宋一清小聲的提醒道。

「好,我們這就走。」再度不舍的看了自己的小徒弟一眼,唇角勾起一抹溫柔的笑。

小師弟愣了一會,便衝到了大門口。

「師父你們究竟什麼時候回來!」

「等這樹亭亭如蓋,綠蔭遍布整個道觀的時候,我們就回來了。」師父沖著他揮了揮手,示意她回去。

「如果那個時候,你們沒回來呢。」

「那你就當我們一去不歸了吧。」宋一清打趣的說道。

「一清別跟小師弟開玩笑,等會該哭了。」站在宋一清旁邊的師兄,拍了下宋一清的肩膀。

「別聽你師兄的話,師父跟師兄一定會回來的。」

小道士久久的佇立在原地,看著遠處已快消失的背影。

那一天,他掛起了第一個紅條,上寫兩字平安。

那一天的晚上,他拉起了師兄曾經經常拉給他聽的曲子,吃了第一塊糖果,這個糖果少了當初他偷吃的甜味,這個糖果是苦的。

葉子是新芽冒了出來,小和尚站在書下背誦經書。

綠芽綻放出一片翠綠,蹲在書下曬剛從田裡收上來的穀子。

翠綠變成了枯葉蝶,飄然落在樹下練武的小和尚身上。

小和尚微微睜開眼睛,看向大門口,嘆了口氣,拿起一邊的掃帚掃滿地的落葉。

白雪落滿枝頭,為這樹披了新衣。

小道士從門外抱著柴火走了進來,抬頭看了一眼大樹,默不作聲的走進大殿。

春去秋來,時光如同白駒過隙。

大殿的門緩緩打開,當初的小和尚,也已到了中年。

抬眼看向庭院中站的幾個人。

「幾位施主是來要糧食的嗎?正好我這裡還有些糧食。」

「大師,我們不是來要糧食的,戰爭結束了,現在世道也好起來了,我們村這些年一直受你照顧,您說您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在這太可憐了,不如下山在我們村生活吧。」

「戰爭結束了嗎?」道士抬起頭,看向大樹,唇角勾起一抹苦笑。「那你們怎麼還不回來啊。」

「大師您的師兄弟那麼久,還不回來,怕是回不來,您就跟我們走吧,現在各地都在破除封建迷信,要是被其他人知道您在這,肯定會對您不利的。」

「多謝你們的好意。」道士向著面前的兩位鞠躬。「我就呆在這裡,哪裡也不走。」

「大師你怎麼就這麼倔呢。」

「哎,別說了,走吧。」男人搖了搖頭,拉著身後的人走出了大廳。

「小師弟!」畫緩緩飛起,想要靠近道士,卻又被一陣金光彈飛。

「這裡應該是幻陣,我們看到的都不是真實的。」

「不,你現在看到的是我師弟這一生的回憶,靈魂若是過於執著,會產生靈力,而我因為這靈力化身成畫魂,而小師弟的靈力凝聚了他一生的記憶,寄在那紅帶上,當游寒數到最後一根紅帶時,便觸動了陣法,讓你我進入。」

「為什麼是游寒觸動了陣法,進來的卻是我們。」

「這個陣法應該只對道教中人開放,可能是害怕嚇到那些人吧。」

遠處一個老人拄著拐杖,背著小簍子緩緩走過來。

「道長,您這麼大年紀了,一個人在山上太危險了,我們已經聯繫了本市的道教協會,他們會接您去附近的道士多的道觀讓你頤養天年。」男人穿著布衣服,估計是九十年代。

「我不走。」老道士咳嗽了兩聲,向著裡面蹣跚走去。「我要在這裡等師父和師兄回來。」

「您師父和師兄去哪了?」男人隨口問道。

「下山抗擊倭寇去了,會回來的,等樹蔭遮蔽整個院落的時候,師父他們就回來了。」

「抗擊倭寇?」男人微微一頓。

「七十多年前,這個道觀的其他道士就下山打鬼子去了,再也沒有回來。」身後的男人小聲的提醒道。「這個道長啊,也挺可憐的,這一輩子就這麼孤獨的過來了。」

「道長您看您這樹,它的綠蔭已經遮蔽了整個庭院,您就跟我們走吧,您孤獨了一輩子,該享點清福了。」

「我不走,謝謝。」道長緩緩轉過頭,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恰如當年。

老人的歲月如同流沙一般迅速消散。

世間最短暫的是生命,最漫長的是等待。

他用短暫的生命去等待一個滿長的歸來。

黃昏後,他坐在庭院中間,看著遮天的樹木,拿出口袋裡紅帶,將紅帶掛在離自己最近的地方。

那紅帶上只記下了年數,卻未有任何的寄語。

緩緩爬了起來,他老了,老的連路都走不動了。

山下的村民時常會來救濟他,經常會來陪他說說話,聽他講講道法。

他時刻記住師父的話,與人為善,他人也會對你好。

今天卻忽然有一股力量從腹中升起,怕是迴光返照之像,老天爺對自己到底是不錯的,在大限來臨之前,還給自己些許的力量,讓自己能去做他想要完成的事情。

拿起一把斧頭,一下一下的砍著庭院中的蒼天大樹。

「樹沒有遮蔽整個庭院,我還會等著你們。」

蒼天大樹,轟然坍塌,夕陽盡數撒在老道士的身上,光輝而又燦爛。

從房間里拖出自己的八寶箱,將箱子拖出了門外。

拿出鏟撬,緩慢的在地上挖出一個可以容人的大坑。

他的速度很慢,每一下都像是在燃燒自己的生命般。

打開箱子,裡面放著當年師兄們送自己的東西。

「這些年,二胡的弦斷了又須,三年前,整塊木頭都松得沒法子續,彈不出聲音了。」老人摸著二胡,憨憨的笑著。「都是我太笨拙了,好端端的琴被我給毀了。」

將琴緩慢而又輕柔的放在坑內。

又從箱子里拿出一把弓,弓弦也已經鬆動了。

「師兄啊,您的這把弓可幫上我大忙了,當年土匪殘害村裡的百姓,我呀用這把弓暗殺了好幾個殺人如麻的土匪頭子,他們這才消停了。」摸著弓上的灰塵。「這弓的弦鬆弛了,等你回來了,再幫我續跟弦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