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105章百年等待(求訂閱求月票

第105章百年等待(求訂閱求月票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11:58  字數:2443

「可我不喜歡他們啊,你也知道的,我眼光特別高。」單手撐在界面上,歪著腦袋盯著傅子佩。

「你專心點開飛機。」被突如其來的誇獎弄得臉微微有些紅。

「我設置過自動飛行的航線了。」

「哦。」偏過腦袋,紅著臉,不敢去看游寒那含笑的眼。

「謝謝。」

「你幹嘛對我說謝謝。」轉過頭,對上游寒的雙眸,眼中滿是疑惑。

「因為你讓我知道了心動是一種什麼感覺。」游寒握緊傅子佩的手。「心動的感覺很好,讓我熱血沸騰,可這種感覺又不太好,總是會讓我失去理智,做一些自己都理解不了的事情,總得來說,這種感覺讓我控制不了自己,好像自己不屬於自己。」

「不屬於你自己,屬於誰啊?」眼中滿是懵懂。

「屬於你啊。」

「你能不能別動不動就表白啊。」傅子佩的臉頰微紅,卻沒有將手從游寒的手心裡抽出來。

「我忍不住嘛。」游寒委屈的看著傅子佩。

「對了,畫呢。」

「在這。」游寒打開隨身攜帶的背包,從中取出了畫作。

「憋死貧道了,你們居然還劫機了!」畫作內傳來驚嘆的聲音。

「怎麼你想道德教育我?」

「才不是,我只想跟你說一句,老鐵。」

「你在跟誰說話?」游寒皺著眉頭,看著四周,沒有發現除卻自己以外的生物。

「跟它啊。」舉起手中的畫作。「我能跟他通話你信嗎?」

「我信!」游寒重重的點頭。「回頭我就送你幾本書。」

「送我書做什麼?」眼中滿是迷茫。「什麼書啊。」

「掃除封建迷信三十六全方位指南。」

「好啊,你竟然又敢說我迷信。」

飛機悄然飛入了N基地的領空,拉高桿,讓飛機保持高空飛行,不易被察覺。

「左偏南三十五度飛行,就是太白山了,我們就降落在那裡。」

「你對這裡很熟悉啊。」

「我沒有來過這裡,是這幅畫告訴我的。」

「破除封建迷信的行動刻不容緩啊。」游寒搖了搖頭,將飛機駛向傅子佩所說的方向。

飛機在高空盤旋,尋找最適合的著路點。

停在這裡倒是極好,這裡是山,不會有軍隊駐紮在這裡,避免了跟n基地的軍事勢力的正面衝突。

找了一出比較開曠的山頭,停下了飛機。

「只能在這裡停了,下面的路,我們需要步行。」游寒打開機艙門,跳下飛機,伸手去抱傅子佩。

「我自己能行。」傅子佩抱著畫從飛機上跳下來。

「這裡距離太白山青陽觀只有一個山頭,翻過去便是了。」

「去道館啊,現在這個世道道館還會有人嗎?」

「不知道,或許有呢,這裡這麼偏辟,喪屍很難走上來。」

兩人走入了森林之中。

「若是道館你的人也異化了呢。」游寒舉起擋在他們眼前的樹枝,讓傅子佩過去。

「那就聽天由命吧。」

「不會的,我家小師弟平日里吃齋修身,吸的是日月精氣,怎麼可能異化。」畫內的傳來一聲不屑的哼聲。

「呵呵,你家小師弟再小,現在也是快一百歲的人了,你覺得他還有可能活著嗎?」

「你又在跟畫說話嗎?」游寒微微皺眉。

自家老婆的心理疾病很嚴重啊,看來自己需要高度重視,予以治療了。

「嗯。」..

「我們道館是正統,我們又在戰爭中曾經做出過貢獻,他肯定能收到很多徒弟,不過現在是末世,他們的生活應該很艱難,你把我交給他們就好,不許在那裡蹭吃蹭喝。」

「好歹是我不遠萬里把你送回來,連頓飯都捨不得。」傅子佩長長嘆了口氣。「以前只知道有白眼狼,沒曾想,還有白眼畫啊。」

「畫有我好玩嗎?你寧可陷入自己因封建迷信構建的精神世界當中,也不願意多看我這麼個活生生的人一眼嗎?」

「你還跟一幅畫吃上醋拉。」唇角忍不住的綻放出一抹笑意。

雙手捏著游寒的臉頰。

「瞧這個小哥哥長得多好看。」語氣中不自覺的帶著寵溺。

連傅子佩自身都沒有發覺,在不知覺中,自己對游寒的態度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人的行動都是受到人腦的驅使。

她的理智在抵制自己對游寒產生感情,可是人永遠是無法控制自己的,在不知不覺中,游寒已經潛入她的腦中。

「不要叫小哥哥,要叫老公。」立即握住了傅子佩捏自己的臉頰的手。

「我才不叫呢。」鬆開了游寒的手,背著畫向著遠處快速走去。

「小心前面的樹枝。」

「你放心啦,我又不是沒有眼睛。」

下一秒,樹枝便勾住傅子佩的頭髮。

「失誤,失誤。」唇角勾起尷尬的笑容,從腰間拿出匕首,想要直接砍斷青絲。

「你對你自己可真狠。」握住傅子佩的手,將她手中的刀放回腰間的刀鞘。「明明可以用手解開,為什麼非得傷害自己,這麼好的頭髮,我可一根都捨不得。」

「這裡這麼多的樹枝,就算這次解開了,沒走幾步,頭髮又得勾掉,不如自己削髮,多乾淨利落啊。」

「跟在我身後,前面的樹枝我都幫你砍斷。」

「哎,你砍一路多麻煩啊。」傅子佩立即否決了游寒的提議。

「呆毛,遇到事情,能不損害自己的利益就不要損害自己的利益,那些樹枝對我來說不值一提,但你的頭髮每一根對我來說都很珍貴,就這麼定了。」

解開了頭髮跟樹枝之間的糾纏,直接將傅子佩拉到了自己的身後。

手中騰飛出一團冰刃,快速飛向擋在兩人前方的樹枝,冰刀飛速的結果了樹枝,一路向前飛去。

「這樣就不耽誤時間了。」

「厲害啊。」任由游寒拉著自己的手。

兩人爬過了一座山頭,終於來到了太白山的半山腰。

傅子佩氣喘吁吁的喘著粗氣。

「如果這個道館有人的話,山上應該是有路的,可是這裡的石階都被青苔長滿,即使是為了躲避喪屍,故意不修建路,半山腰的路也該清一清吧,難道他們從來不下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