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103章坦白

第103章坦白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652

「別動,不然我一槍就爆了你的頭。」唇角微微上揚,盡量的讓自己看上去從容自信一些。

她比較擅長謀劃全局,不太擅長親自衝鋒陷陣,也不喜歡親自殺人,但有的時候,也會根據境況,做些自己不擅長的事情。

眼神掃過自己的手腕上的手錶,自己還有一分鐘的時間。

「真不知道你哪裡來的自信,我的槍也瞄準了你,同樣的,也能爆了你的腦袋。」

「騙誰呢?24自身彈倉只有五發,你現在手裡端的是空槍。」

「呵呵,小姑娘還懂點行啊。」男人的另一隻手本能的摸向自己的口袋。..

「再動一下,你的手可就沒有了,24是按壓式裝彈,以你這個新手的速度,給你一分鐘,你也裝不好彈,更何況只要你稍微動一下,我就能爆了你的腦袋。」

「你怎麼知道我是新手?」男人的眼中閃過一抹訝異。

「我還知道,你是駕駛這輛飛機的飛行員,把鑰匙交出來,我可以放你一條命。」

「不可能,鑰匙給你,我的同伴回來一樣會殺了我。」男人握緊手中的槍。「早死晚死都得死。」

「此言差矣,人從生下來的哪一刻就註定要死亡,能夠多活一秒就是一秒,什麼早死晚死都是死,都是假話,你末世發生的那一刻就自殺死掉,不是還省得以後擔驚受怕嗎?」手指輕柔的在槍身跳動,一個符咒悄然從她的口袋裡跑了出來。

從男人的腳底旁飛過,飛到男人的後脖。

眼神掃過自己的手錶,還有三十秒,自己已經聽到了腳步聲。

「你這是偷換概念!」男人雙目瞪得渾圓。

靈!

男人感覺後脖一陣滾熱,身體無法動彈。

傅子佩迅速奔向男人,本能的在男人身體可能藏匿鑰匙的幾個地點尋找鑰匙,可都一無所獲。

鑰匙不放在褲子和上衣口袋裡,還會放在哪裡。

摸著自己的下巴,迅速的掃視著男人的身體的著裝。

他穿的是登山服,這種衣服通常有兩到四個口袋,還有一個藏在衣服里的內袋,可是這五個口袋自己都檢查過了,鑰匙會放在哪裡呢。

像鑰匙這種東西肯定放在隱蔽但便於拿到的位置。

隱蔽?

傅子佩的眼神停在男人的帽子上,帽子上有一個拉鏈,很多衣服的都會加一個拉鏈做裝飾品,但是不排除這裡面真的可以放東西的可能。

迅速拉開拉鏈,從裡面拿出了一把鑰匙。

「找到了嗎?」游寒成功甩掉了那些人,向著傅子佩跑來。

將手中的鑰匙扔向游寒。

迅速打開機艙門,坐穩之後,立刻啟動飛機。

遠處出現那些人的身影,眼瞧著他們舉起槍,向著飛機射來。

傅子佩從口袋裡掏出一把符咒甩向那些人。

符咒自行飛向那些人,人本能的去抓想要貼在自己身上的符咒,發出的子彈失去了準度。

拉杆,啟動,調整好飛行的航向。

直升機緩緩升上了天空。

「他們現在就是活靶子,給他們幾槍會安分的多。」將手桿拉高,直升機越飛越高,逐漸遠離那些人的射程。

「我不能。」

「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搶了人家的飛機,還殺了人家,是一件很不義的事情啊。」游寒微笑的問道。

「啊?」傅子佩扒在車窗邊,控制著自己的符咒。

「呆毛,既然決定了要去做壞事,就不要考慮道德的問題了,若是做的不夠絕,丟是你自己的命。」游寒嘆了口氣,溫聲說道。

心存一絲善意是好事,可是這個世道就是這麼殘酷,若有一天,傅子佩因為這一絲善而死,那他該如何是好。

「其實我不開槍,是因為我不會開槍。」眼瞧著底下的人越來越遠,才終於鬆了口氣,手微微抬起,召回那些符咒。

「你不是說你熟悉流程嗎?」游寒驚奇的轉頭看向呆毛。「我看你對槍那麼熟悉,還以為你先前說從未用過槍,是在扮豬吃老虎呢。」

「我知道那麼多知識,都是因為我以前背過軍事愛好者自己寫的武器譜。」

「你沒事背那個幹嘛?嫌作業少啊?」

「作業確實少啊,我一個星期就能把一學期要背的東西全部背下來,學的樂器一年差不多就能考完十級了,我就楊攸寧一個朋友,她是個武痴,每天一練起武來,沒個幾個小時消停不了,我總得給自己找點事情做啊,看完名著看兵器譜,不自覺的就記住咯。」

「學霸的世界真夠無聊的。」游寒搖了搖腦袋。

看來自己有必要去拓寬一下傅子佩的娛樂生活啊。

「我要是學霸,你豈不是就是學神,你的生活豈不是更無聊啊。」

「錯,我的娛樂生活可是很豐富。」沖著呆毛拋了個媚眼。

「你上次說你是生物學的碩士,還曾經輔修過計算機,可你看上去也就二十齣頭的樣子,你的娛樂生活莫非是做實驗跟泡圖書館,哎,好羨慕,如果末世沒有來臨,我現在應該在大學中過著像你一樣的生活?」

「泡圖書館?」游寒似乎是聽到什麼好聽的笑話,忍不住的笑出聲來。「從我記事以來,我就沒有去過那種地方。」

「那你平時去哪。」

「早晨賽車場,下午去酒吧,晚上去實驗室,偶爾晚上的時間,也會屬於賭場。」想起曾經的光輝歲月,游寒的心頭不由的染上了一抹雀躍。

「你這過的怎麼個紈絝一樣啊。」傅子佩咬著自己的手指不假思索的說道。

「我就是紈絝啊。」游寒理所當然的接受下這個稱謂啊。「我最喜歡的生活狀態,就是醉生夢死,當然要是有美人入懷,再來杯美酒,就是最好的了。」

修長的手指輕柔的撫摸著傅子佩的臉頰。

「走開。」迅速打掉了游寒的手。「也對,你會開飛機,就證明你家是個超級土豪家庭了。」

「我家還真不是土豪家庭,我會開飛機,純粹是因為我小時候在國外上學,因為興趣愛好考了飛行證。」

「背景豐富啊,你也算是個有故事的男同學,難怪這麼會撩妹。」

「我沒有談過戀愛。」游寒悠悠然的說出這句話。

「你騙誰呢?你都說了,經常去酒吧和賽車場,那裡的美女可多得要上天。」

「去酒吧是為了喝酒,去賽車場是為了賽車,跟妹子有什麼關係。」調整了下飛機航線,緩緩轉過頭看向呆毛,眼神中滿是認真。「我這麼相信你,你怎麼就不信我呢。」

「你當真沒談過戀愛啊?」凝視著游寒的雙眸,唇角微微上揚。

「當真。」低沉的嗓音卻又無比的認真。「是不是在你心中,我就是個斬妹無數的情場高手。」

「我只是覺得你各方面條件都挺好,性格又不像我這麼死氣,肯定會有很多女孩子喜歡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