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九十八章被綁架

第九十八章被綁架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77

「又開始了。」楊攸寧仔細的擦著大刀,嘴巴里重複著師父說的話。

「傅子佩,我小時候,就覺得你這傢伙極其貪戀美色,老是喜歡采漂亮的花,猜你長大後,便會敗在男人的身上,沒想到你真的敗在男人身上了,放走了那麼大的一個禍害。」

「對,貪戀美色。」楊攸寧聽師父轉移了話題,立馬點頭。「喜歡採花。」

「你得瑟個什麼勁,當年傅子佩想采海棠花,是不是你幫她砍的人家海棠樹。」

「摘多麻煩啊。」楊攸寧不服氣的懟了回去。「還~還容易被發現。」

「所以這就是你砍人家樹的理由。」

「一刀揮下去。」楊攸寧說著拿起了大刀。

「別,你把刀放下,別砍到我。」師父怒目瞪著楊攸寧。

「我很穩。」楊攸寧不開心的放下手中的刀。

「睡覺吧師父,不然您明天又沒有力氣趕路了。」傅子佩將篝火挑得更加旺。

「沒罵你,非要搭話是吧,我告訴你,對你我可是有一肚子氣的。」

「好好,都是我不對,您彆氣,氣壞了身子。」

「就算你熬好粥,送到我手裡給我喝,都沒有辦法讓我消氣。」陳寒山不動聲色的將隨身攜帶的大米袋子往傅子佩的方向推了推。

「不生氣,不生氣,我不煮粥好不好。」

「死開,快給我煮粥去。」

入夜,傅子佩悄然打開房門,緩緩走到大街上。

奇怪,昨晚在大街上,還能看到喪屍,怎麼今天一隻喪屍都看不見了。

而且空氣中的血腥味很重,微微皺眉,本能的向著藏畫的地點走去。

這條街上一隻喪屍都沒有,明顯的被人為的清洗過。

走進原先的畫房。

檢查藏在畫房裡的畫,還好,畫原封不動,等大家是視線都被轉移了,自己再回來拿畫。

剛準備起身,便感覺脖頸一陣痛意,眼前一黑,身子斜斜的倒了下去。

單手接住傅子佩的身子,輕柔的將她籠在懷裡。

將畫放入自己的背包之中,攔腰抱起傅子佩,向著門外大步走去。

天光大亮,傅子佩感覺自己脖子處有點酸,本能的想要抓,卻發現自己的手臂壓根就動不了。

緩緩睜開眼睛,四周一片漆黑,只能感覺到四周在搖晃,自己應該是在車上。

「你是誰?」傅子佩想要坐起身子,卻感覺雙腳根本提不上力氣,也無法分開,應該也被綁住了。

回答她的是無聲的安靜。

車裡開了空調,這對於自己並不是件好事,這代表自己不能根據溫度的變化,而判斷自己究竟離師父他們有多遠。

迅速的冷靜下來,猜測綁架自己的人究竟是誰,這個車上到底有幾個人,以便猜測這輛車究竟有多大,屬於軍用車,還是普通的轎車。

「你們有什麼目的。」傅子佩試著跟車內的人通話。

依然是寂靜無語。

「既然你們綁了我,說明你們暫時還不想殺我,我對你們還有用。」傅子佩繼續問道。

對方依舊不發言。

被綁架時,遇到最慘的情況就是對方不發言,你無法在他話語之間尋找漏洞,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機。

「我渴了。」傅子佩哼了一聲。

一般的情況下,對方都會罵自己一句,讓自己閉嘴,畢竟自己現在是他們的刀俎上的肉,沒有資格要水喝。

但也有比較特殊的情況,他們會給你水喝,這說明,你對他們還較為重要的作用。

一隻手抬起傅子佩的腦袋,一個水瓶擱在她的唇畔,輕柔而緩慢的喂著她水喝,時不時的將腦袋抬高一點,讓她不至於嗆到自己。

有人在喂自己喝水,而車還在均勻行駛,證明劫走自己的人,是兩個人。

等等,剛剛自己好像聞到了淡淡的墨香,墨香里夾雜了些許藥水味。..

這個味道好熟悉,好像游寒。

不對,自己從未見游寒有過朋友,除卻老和尚,可是老和尚和那小和尚,絕對不會幫著他綁架自己的,更何況,老和尚小和尚在淪陷地,離自己這裡很遠,開車也要好幾個小時,怎麼會專程來這裡一趟。

想起游寒走時的背影,落寞中帶著一絲失望。

在他的手被火爐燙傷時,自己本能的握緊了她的手,那一刻,她是想跟他走的。

就那麼走吧,什麼都不管了。

可是熱情很快就散去,理智迅速佔據了自己的腦子。

自己必須離開他,因為一個真正的強者,是不應該去依賴別人的,她應該成為所有人的依賴。

若是沒有前世的失敗,她今生可能也不會如此的固執。

執著的為這前世的夢想而努力,這究竟是錯是對,傅子佩不知道。

也不敢去思考,怕自己思考透徹了,便連這點精神支撐都沒有了。

「還渴嗎?」悠遠的嗓音在她的耳畔響起,將她從自己的思考中拉回。

男人的聲音很好聽,像是林間竹林內潺潺流過的溪水,可她卻覺得這個聲音太冷了,莫名的有些想念游寒那低沉磁性的嗓音,夾雜著些許的賴皮,卻很溫暖。

「不渴了,敢問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去個很遠的地方。」

「哦,有多遠?你們幾個人帶的乾糧還夠嗎?」繼續套著男人的話,既然對方是個好說話的溫柔主,管他是虛偽的溫柔,還是真的性子軟,定能套到話。

「車上只有你我二人,普通的家庭用車,沒有軍方背景,我綁架你的目的,是因為想綁你,所以就綁了。」手指輕柔的摸著傅子佩的臉頰。「所以,你不必再套我話了。」

「我心中所想,你竟然全知道。」傅子佩唇角勾起一抹苦笑。「看來我是遇到高手了,那您綁我,總想做點什麼吧。」

「沒什麼,末世前,聽說東海岸的日出很美,想找個人看日出而已。」

「看日出?」一直躺著有些難過,想要坐直身體。「既然你是一個人,那你是如何做到邊開車邊能坐在我身旁的,難不成這這車的駕駛位在后座?」

對方敏銳的察覺到她想起身,輕柔的將她身體捧正。

「用電腦黑了這車的晶元,讓它按照規定的路線行駛罷了。」

「恩,我還以為計算機在末世就沒有什麼用了呢,看來是我孤陋寡聞了。」

「對我來說,確實沒有什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