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九十四章脈脈

第九十四章脈脈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95

「好。」她好像很少會笑的如此開心,從前她的笑,總是笑不到眼底。

可今天自己沒有講任何好聽的笑話,她便笑得如此幸福,事實證明,她很喜歡畫畫,或者說,她很喜歡看技藝比她高的人畫畫,呆毛總是喜歡學習什麼。

「你畫畫真好,我以前也學過幾年的繪畫,可惜沒你這麼好的功底。」

「傻瓜,你才學了三四年而已,很多技巧性的東西都沒有學會。」游寒點燃著樹葉的明暗。「你若想學,我可以教你。」

「好啊?」傅子佩的眼中滿是雀躍,頭頂上的三根毛瞬間翹起來。

「人物畫的關鍵,在於線條的勾勒,古人繪畫,畫面以線條為主,線條粗細變化較大。」游寒手腕微動,毛筆便反了過來。

毛筆輕柔的抵住傅子佩的腦袋。

「人物的形態較為寫意,繪製女性時強調身體的纖細,通俗點說,就是畫神不畫皮。」毛筆輕柔的下滑,滑過呆毛的鼻尖。

傅子佩微微睜大了眼睛,那雙囧囧有神的寫滿了疑問。

「什麼意思?」

「現代人又言,美人在骨不在皮,簡單點說,就是看畫時,不用仔細的去看五官,便是匆匆一瞥,便覺得美艷不可方物,通俗的講,就是畫氣質。」

「好難啊。」眼中滿是呆萌,似乎在認真的思考著,自己能不能學會。

「沒關係,畫畫,重點在於畫,那些知識不懂也無礙,在以後自己的畫畫過程中,便能懂了。」毛筆輕柔的挑起傅子佩的下巴。

「你幹嘛?」有些許緊張的看著游寒。

「別動,我在觀摩你這幅畫,該如何落筆。」修長的手指輕柔的抵住她的唇,示意傅子佩別說話。

眼神從容的在傅子佩的臉頰上掃視,那雙似杏仁般的眼中,閃爍著淡淡的溫情。

「看夠了嗎?」

「看不夠。」握著毛筆的手,離開傅子佩的下巴。「來,說了那麼多,你畫一個人吧。」

將手中的毛筆遞到傅子佩的手裡。

「我來畫?」急忙搖頭。「你好不容易畫好的,我不想毀了它。」

「你來畫,怎麼會是毀呢。」

「我畫功不好,我害怕。」

「沒關係,我在。」從身後輕柔的攏著傅子佩,手微微握緊她執筆的手。「這樣可安心了?」

「恩。」傅子佩的臉頰微微有些紅,如此親昵的舉措,她本來該本能的拒絕的。

可是她沒有,相反還有點欣喜。

「別走神,看畫。」游寒的語氣裡帶著些許嚴肅。

「好。」執筆點墨,輕柔的在紙上描摹著一個人物。

「落筆要輕,勾線要快一點。」游寒的聲音低沉中透著磁性,可在那月光里,卻又透著一股說不出的乾淨。

白衣老頭窩在火堆旁假寐,大門緩緩打開,坐在門口的楊攸寧手指微微一動,依然閉目養神。

「都睡著了。」傅子佩小聲的提醒游寒。

「喂,這麼晚才回來,幹什麼去了。」白衣老頭,緩緩睜開了眼睛。

「我」傅子佩的右手掐著左手,尋思著該怎麼跟師父說謊。

「什麼事情非得避開師父跟攸寧啊。」

「這麼晚當然是去談戀愛去了啊,難道你想讓我們在你面前談情說愛,你願意,我可不願意。」游寒輕柔的攬住傅子佩的肩膀。

「哎你!」傅子佩的臉頰微微有些紅。

「哦,那畫呢。」

「畫在這。」傅子佩將裝著畫卷的刀袋子交給師父。

白衣老頭打開刀袋子,檢查畫卷。

傅子佩緊張的掐著游寒的手。

「疼疼。」游寒忍不住的小聲提醒傅子佩。

不料,傅子佩掐得更狠了。

「以後少把畫帶出去,外面到處都是其他基地的人,多危險啊。」白衣老頭沒有瞧出端倪。

「好。」傅子佩心頭的石頭終於落了下來。

游寒舉起自己的手指,有些心疼的看著手指上的兩個指甲印。

「都快凌晨三點了,你們肯定也餓了,我煮了點粥,你們喝吧。」白衣老頭揭開鍋蓋。

「你的手藝可比你徒弟好啊。」餓了一晚上的葉秋,迅速坐下身。

「說什麼呢你,我煮粥也很好喝好不好。」握緊小拳頭,對著游寒的背就是一記小粉拳。

「你這個喜歡打人的毛病是從哪裡得來的,你師父知道嗎?」

「我不知道。」老頭含笑搖了搖腦袋。「子佩一向很文雅,喜歡打人的是那位。」

伸出手指著坐在角落的楊攸寧。

順著老頭所指的方向看去。

楊攸寧正在擦拭著自己的大刀,刀上的寒光印在她的臉頰上,為那張清秀的臉上帶上了些許殺意。

看得游寒背後一陣涼氣,算了,還是傅子佩的小粉拳比較好,楊攸寧那一刀下來,自己就是不死,也終身殘廢了。

「還不知道怎麼稱呼你。」游寒捧起碗,慢條斯理的喝著粥,粥入喉嚨之後,覺察出一絲異樣。「總不能一直叫他老頭吧。」

「在下陳寒山,你可以叫我陳老頭。」老頭微微一笑。「吃完了,你們就去睡吧,天一亮,我們就要趕路去了。」

「好。」傅子佩的腦袋點得跟撥浪鼓似的。

等回到基地後,自己便要找機會出來,把畫送到這畫該去的地方。

老頭裹著衣服,睡在了最裡面。

游寒不動聲色的將口中喝了一半的粥,吐了回去。

「吃完了嗎?吃完你就先去睡吧。」轉頭溫柔的沖著身旁的傅子佩笑道。「這裡我來收拾。」

「好。」傅子佩又餓又困,匆忙的喝下一碗粥,便裹著衣服,躺在火堆邊。..

游寒起身收拾著鍋爐,眼神從容的掃過那老頭。

還真當他游寒是個簡單的貨色?這麼點防人之心都沒有。

天蒙蒙亮,傅子佩聽到了些許的動靜,揉擦著眼睛,緩緩坐直身體。

幸好身邊的游寒,沒有像往常一樣,抱著自己睡覺。

不然被師父他們看到又要尷尬了。

屋外傳來一陣磨刀的聲音,本能的去看坐在門邊睡著了的楊攸寧。

攸寧在睡覺啊?誰在磨刀。

打開門,便瞧見一白衣在查看著刀的光澤度。

「師父這天還沒亮,你就起來幫攸寧磨刀啊。」傅子佩打了個哈欠,現在的時間應該是凌晨四點吧。

自個才睡了一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