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九十一章隱瞞

第九十一章隱瞞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399

「呵,女人。」

「挺好喝的啊。」白衣老頭揭開游寒腦門上的符咒。

「你沒受傷吧。」傅子佩擔憂的打量著楊攸寧。

「無礙。」楊攸寧握緊傅子佩的手。「他們還不是對手。」

「進去吧,外面好冷的。」

游寒對著鏡子整理著自己的頭髮。

「我倒要看看,是何方妖魔,把你迷得如此魂牽夢繞。」

大門再度打開,人未見,便見到一閃著寒光的大刀。

「武器還挺man。」

隨後一黑色的布鞋踏入房門,視線緩緩上移,一個穿著復古的少女出現在游寒的眼前。

「游寒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攸寧。」

「女的!」游寒有些意外的吞了吞口水。

「嗯,怎麼了嗎?」

「沒什麼,女的簡直太好了。」自己這是吃的哪門子醋,童年閨蜜的醋也吃起來了?「您好,我叫游寒。」

「游寒?」楊攸寧搖了搖腦袋。「沒聽過。」

「沒聽過就對了,你餓不餓,給你壓縮餅乾。」

「我有。」楊攸寧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壓縮餅乾。

「攸寧裝畫的箱子呢?」傅子佩前前後後打量著,攸寧身上只背著一個刀袋,沒有看到箱子啊。

「給周諾了。」楊攸寧不假思索的說道。

「什麼!」傅子佩嚇得沒站穩,游寒上前一步,穩住傅子佩的身形。

「你別著急,聽她繼續說。」

「畫在在~」完了,說話的速度又跟不上大腦轉的速度,自己又要結巴了。

楊攸寧的臉漲得通紅,半天說不出來第四個字。

「哎呀,你讓攸寧給你解釋,還不如讓她去殺群喪屍呢。」白衣老頭嘆了口氣。「讓她說話,能急死你,我出的計策,我來說。」

「宰喪屍簡單。」楊攸寧長呼出一口氣。

幸好,不用自己解釋。

「那幅畫不是我們道行基地可以吞下的,眼紅畫的基地多著呢,所以,我去尋找了附近所有的基地,讓他們去做個見證,見證我們將畫所在的箱子,送給周諾,但是他得到的也只是個箱子而已,攸寧把你的刀袋打開。」

「好。」

打開刀袋,那漢宮春曉圖再度出現在傅子佩的眼前。

「幸好沒丟.」輕柔的摸著那畫卷.

「這會子,周諾應該已經發現了,我們送給他的是一個空箱子,只怕他要氣炸了,如今各大基地都以為是H基地拿到了那畫,他們就是有口也難辨,我們的對手,可就只剩下一個H基地了。」

「與其得罪一群基地,不如只得罪一個,即使這一個依然強大。」傅子佩摸著自己的下巴思索著。

「H基地不可靠,那一紙聯盟,比握在手心裡的沙子還要脆弱,風一吹就散了,我們只有真正的強大起來,H基地的人才不敢輕易撕毀盟約,轉而依靠我們。」白衣老頭摸著自己的鬍子繼續說道。「若我們得到了控屍藥劑,H基地就是再恨我們,也不敢造次。」

「你說得對。」傅子佩瞭然一笑。「那大霧是怎麼回事。」

「用了一點化學手段,對了,你可按照我給你的暗語6666去查找了,可否得到關於解開畫的秘密。」

「沒有,我不知道怎麼解開畫。」傅子佩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解開畫,就等於要毀了畫,自己的命可全靠畫維持了。

現在若是告訴師父,師父一定會,當場就驗證畫中的秘密的。

「撒謊。」白衣老頭怒目瞪著傅子佩。「你撒謊時的小動作都出現了。」

「真的,關押尹歌的地方到處都是士兵,我根本就沒有辦法靠近。」謊言總是容易被拆穿的,但是當你說的不再是謊言,而是隱藏了部分真相,便不會那麼容易被拆穿了。

「你說的是真話?」白衣老頭的眼中藏著一絲猶豫。

「當然,我真的沒有見到尹歌。」傅子佩的眼神不自覺的看了一眼,一直在盯著自己看的游寒。

游寒壓下心頭的疑惑,為什麼,傅子佩要撒謊,她明明知道那副畫背後的秘密,為什麼卻不想讓他師父知道。

白衣老頭轉過身,看向游寒。

「你跟她一起出來的,你能確定她說的話是真的嗎?」

「真是好笑,你不信任自己的徒弟,反而來問我這個外人,我說的話你就信得,那我說,她知道,你就信?」唇角勾起一抹傲然的笑意。

傅子佩的手不自覺的握緊,眼底有些許懼意。

站在門邊的楊攸寧,將此番情景盡收眼底,緩緩閉上雙眸,不發一言。

「我只是想要求證。」

「你覺得你徒弟戰鬥力如何?就她那小胳膊小腿的,還能跟別人拼,她想去送死,我可捨不得讓她死。」

「罷了,待我將畫帶回基地在細細研究。」老頭嘆了口長氣。「是我太高估你了,坐下吧,休息一晚,明天啟程回基地。」

「恩。」傅子佩微微點頭。「我去跟攸寧值夜,您休息。」

「好。」老頭盤腿而坐,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八卦盤。

「這什麼東西?」游寒的眼中染過一抹興趣。「我老看傅子佩畫八卦圖,還是第一次見到實體的八卦陣呢。」

「這東西叫八卦盤。」說罷,指針不停的抖動著。

白衣老頭的眉頭微微皺起。

「它怎麼動了。」在沒有任何外力的情況下,這八卦盤裡的指針竟然會自動,若非跟手錶一樣,用的是機械力。

「可否讓我為你占卜一卦。」

「占卜我什麼?占卜前程嗎?」游寒坐下身。「你怎麼跟末世前,那些卜卦的老爺爺一樣。」

「占卜姻緣可好?」白衣老頭唇角揚起一抹瞭然的笑容。「我猜你是喜歡我家子佩的吧。」

「你這可不算得占卜,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從我眼裡,看出我對她的喜歡。」

「呵呵,好,那讓我占卜一下你們倆的未來可好。」八卦盤從不會刻意指向一個人,當它的指針一直指著一個人的時候,說明那個人不是能禍天下的便是能救天下之人。

「好啊,你算算我倆什麼時候結婚。」

「呃,好吧。」布下陣法圖,請游寒攤開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