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八十九章遊子

第八十九章遊子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541

手慢慢往下滑,停在傅子佩的胸口。

「喂!戳哪呢。」

一把打掉游寒的手。

「哎呦!」游寒故意裝作吃痛的叫出來。

「怎麼了,我沒敢用力啊。」立馬捧起游寒的手臂。

「好疼哦。」手緩緩舉起,如同蜻蜓點水般的再度點了下傅子佩的胸口。「嘿嘿,得逞。」

手飛也似的逃走了。

「都受傷了,還這麼討打。」傅子佩嗔怪的瞥了他一眼。「我出去了。」

「去哪啊,您要丟下人家嗎?」游寒撐著腦袋,極其可憐的看著傅子佩。「我現在受傷了,很弱小很無助。」

「去幫你找點補血的食物,傻瓜。」不知為何,傅子佩罵游寒傻瓜那兩個字時失去了往日的力道,而不自覺的帶上了寵溺。

而這一變化,連傅子佩自己都沒有發覺。

「受一次傷,換你對我的關注,也挺值的啊。」游寒看著傅子佩的背影,露出一抹笑。

翻找了半個淪陷地,傅子佩才找到半袋子干棗和一些過期礦泉水。

急匆匆的跑回了那個服裝店,卻看不到游寒的蹤影。

「游寒!」焦急的在服裝店裡呼喚。

衝出服裝店,茫然的站在大街上。

「不會是被喪屍叼走了吧!」

「喂,我在上面。」游寒的聲音從屋頂上傳來。

「你站在上面幹嘛啊!」傅子佩昂起腦袋,才瞧見屋頂上坐著的游寒。

「剛剛有一波喪屍過來,我不想跟它們打架,所以就爬上來了,它們們吃不到我,就走了。」

「你還真是個小機靈鬼啊,等著,我爬上來找你。」傅子佩拎著食物,迅速走向服裝店的二樓。

屋頂上放下一根繩子。

「你剛剛是怎麼爬上來的?」傅子佩粗略估計了下高度。

「靠這個繩子啊,這地方本來就有繩子,估計是當時的人家,為了逃生設計的。」

傅子佩一把抱住繩子,手腳並用,也無法移動分毫。

「需不需要我幫你啊。」游寒從屋頂上冒出一個腦袋。

「不用,你手臂受傷都能爬上來,我也能。」傅子佩心頭的那股傲嬌勁又升了起來。

「真的不用?」游寒的眼神掃過馬路上走過的兩隻喪屍。

這兩隻喪屍是餓極了嗎?怎麼走路一點力氣沒有。

「那你可要快點爬,我瞧著有兩隻喪屍快要爬上來了。」

「在哪裡?」傅子佩驚恐的瞪大眼睛,手本能的摸向口袋裡的符咒。

「抓緊了。」游寒的右臂微微用力,將繩子甩向天空。

「啊!」傅子佩的腦中不由得的想起李白的那句詩。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身子被拋向天空,壓根找不到重心,下一秒,受到重力的影響,直直的向下墜去,眼看就要摔向那兩隻緩慢行走的喪屍。

迅速將空中的人兒攬入懷中。

傅子佩直直的將游寒撲倒在房頂上。

「這回可是你撲倒的我。」

「你力氣還挺大。」傅子佩迅速從葉秋的身上爬了下來。「沒牽動傷口?」

「小傷不礙事。」搖了搖頭。

「我幫你檢查下傷口。」

「等會。」游寒坐直身子,看著天邊那一輪火紅的夕陽。

「等什麼?」

「等夕陽落下。」游寒伸出手,霞光從他手指間而落下,照耀在大地上,點開點點斑駁。

「沒想到你還挺有詩意的。」坐在房樑上,撐著腦袋,跟游寒共同看著遠處的夕陽。

「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游寒盯著那火紅的夕陽,唇角不自覺的緩緩上揚。

恍惚中,又回到了那一年,村莊內的一戶人家門前。

一個小男孩,乖巧的坐在小板凳上。

「奶奶,爸爸媽媽什麼時候回來。」

「很快了,外出的遊子總要回家。」爬滿皺紋的手掌輕柔的摸著游寒的腦袋。

「遊子何時回家?」游寒緩緩睜開眼睛,沐自夕陽中,看著遠方怔怔發問。

「現在是末世,滿地都是遊子,卻沒有家了。」長嘆了一口氣,眼中染著淡淡的悲哀。

游寒的眼眸里閃過一抹悲涼,聽後,久久不言。

夕陽悄然落下,游寒緩緩轉過頭,溫柔的凝視著閉目假寐的傅子佩。

沒關係,我會再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家。

「好了,夕陽落下了,我該為你檢查下傷口了。」傅子佩低頭,想去檢查游寒的胳膊。

「我不想這麼治療。」游寒握住傅子佩的手腕。

「那你想怎麼治療?」

「用這個吧。」手迅速的伸到傅子佩的身後。

傅子佩正在蒙圈之際,一個吻便襲了上來。

游寒吻的很溫柔,沒有像以往一般,如同蜻蜓點水般淺嘗輒止,而是停在她的唇畔之上,既不進一步,也不後退,輕柔的點印著傅子佩的唇形。

「把眼睛閉上。」游寒終於發出了投訴。

「哦。」傅子佩乖巧的閉上眼睛。

剛閉上眼睛,傅子佩便覺得奇怪,這傢伙在親自己哎,還讓自己把眼睛閉上,自己現在應該推開他才對,乖乖閉眼睛,是什麼鬼啊?

「好了。」剛睜開眼睛,便感覺游寒的唇離開了自己。

取而代之的是一朵海棠花。

「哇塞,好漂亮,哪裡來的。」

「就在前面的人工花園裡,只可惜滿園的花只開了一朵,土壤有自愈功能,我相信只要沒有人為的迫害,那個花園很快就會再度長滿滿園的花朵。」

「你說得對。」傅子佩輕嗅海棠。「跟末世前的味道一模一樣,不對哎,海棠花季是三月份,怎麼提前了。」

「不知道哎,可能花也受到了末世的影響般。」

「有可能,這年頭,哎~」欣喜的將海棠花放在手心。

她已然很久沒有看到花了,以前自己的學畫畫的時候,最喜歡畫的東西就是花了。

「老婆,我餓了,我們下去吃飯吧。」

「你餓,我更餓。」傅子佩揉著自己憋憋的小肚子。「下去吧。」

傅子佩四爪並用,順著繩子往下緩慢的爬。

游寒的手心裡釋放出淡淡的冰霧。

冰霧在傅子佩的腳下生成冰梯。

「你的異能能這麼用,為什麼不早用?」

「我以為你喜歡爬的感覺。」游寒的眼中滿是無辜。「我看你爬的挺開心的。」

「你真的不懂女人的心。」哼了一聲,迅速的向著樓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