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八十五章病毒

第八十五章病毒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349

「我知道,不然他們不敢這麼對我。」

「不對,他們敢這麼對你,不是因為李名利死了,而是因為你們的秘密泄露了,所以李名利失去了價值,他才會死,你才會落得這步田地。」

「尹歌被抓了?他還告密了!」孫涵眼中的希望瞬間塌陷。

此行知道這個秘密的,就他們三人,原本只有自己跟李名利知道,結果在跟李名利交談的過程中,被尹歌聽到,他才知道了這個秘密。

「聰明,現在這個秘密已經不值錢了了,周諾知道了他,他很快就要獨霸寶藏。」

「呵,這個秘密依然值錢,因為你還不知道這個秘密,那畫背後藏的壓根不是寶藏。」孫涵露出不屑的笑容。

「對,我確實什麼都不知道,但是你告訴我,我就什麼都知道了,而且我會讓所有人都知道這個秘密,到時候,絕不會讓周諾獨享。」

「你很懂得猜人心。」孫涵微微咬唇。

「呵,就在前一個小時,我身後的傢伙,還說我不懂御人呢。」

「知道這個消息,對你來說,沒什麼好處,只會增加負擔。」游寒閉著眼睛,抱著雙手,依靠在帳篷邊。

「路是自己選的,哪能什麼事情都是對自己有好處的。」

「控屍的藥劑。」孫涵輕悠悠的說出了這句話。

「什麼?」傅子佩的語氣帶著懷疑。

「看來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孫涵抬眸。「那兩個人被你定住了?」

「對,他們兩個是我帶給你的見面禮。」傅子佩將腰間的匕首,交給了孫涵。「你已經被踩在泥土裡很久了,想發泄就發泄出來吧。」

孫寒顫顫巍巍的握緊那匕首,緩緩站起身子,唇角的笑容帶著嗜血的瘋狂。

士兵的身子忍不住哆嗦,但又被傅子佩的符咒定住動彈不得。

「救!」命那個字還沒有說出口。

兩塊冰便堵住了兩個人的嘴巴。

「我去門口守著。」游寒背過身,向著簾帳走去。

冰塊是會化的,化完了,這兩個人又會叫了。

拿起床上的被撕爛的布條,綁住兩個人的嘴巴。

「我也去門口。」

手起刀落,士兵身上的某一部分脫落。

孫涵陷入了瘋狂的模式,手中的刀不停的扎著士兵,偏偏不傷及命脈。

「女人瘋起來真是夠狠的。」游寒咬著手指,有些害怕的看著傅子佩。「傅子佩,如果有一天,我給你戴綠帽子的話,你也會這麼對我。」

「不會,因為你跟誰在一起,都與我無關。」嘴上說著沒關係,插在口袋裡的手,卻情不自禁的握緊。「不過若是有一天我真的喜歡上你,你背叛了我,我對你下手只會比孫涵還狠。」

「怎麼一個狠法,假設你現在很愛我,非常非常的愛,我背叛了你,帶了個別的女人回來,還想害死你,你會怎麼樣。」

聽著游寒的話,傅子佩心中一個痛楚被點燃,前世的畫面再度浮現在自己的眼前。

代陽長了一雙很有靈氣的眼睛,他那雙眼睛很乾凈,自己當初就是那麼被他吸引的。

原以為是個純良無害的小白兔,卻沒想到是頭包藏禍心的白眼狼,當他帶著那個女人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自己的心就像是被撕裂一般的疼痛。

「我會先對他和他的情婦下藥迷暈他們。」

「什麼他啊,我是讓你把我想像成你最愛的人。」游寒的語氣有些不開心。

現實之中還不能成為傅子佩愛的那個人,現在連讓她幻想的資格都沒有了嗎?

「然後一刀一刀的割掉那個男人身上的肉,把那女人揍一頓放了。」

「你對男人那麼狠,對小三還挺溫和。」

「女人何必為難女人,那東西長在男人自己身上,別人再勾引也沒用,說到底做錯事的,是那個男的。」

「當你的老公真是個高危職業,萬一出軌了,下場真慘。」

「哼,所以為了世間多條人命,這輩子,我是不會再找男人了。」傅子佩再度提醒游寒,可以放棄對自己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了。

「那就讓我收了你,權當為民除害。」捉住傅子佩的手。「如此危險的職業,捨我其誰啊。」

「我都那麼說了,你還往上湊,你缺心眼啊。」

「我好了。」孫涵的語氣淡悠悠的。

此時的孫涵坐在床頭,身上的衣服已穿好。

「殺完人以後,你還順帶把衣服穿好了。」游寒沖著孫涵露出一個大拇指。

「你們敢這麼堂而皇之的進來,一定是因為前面發生了讓周諾不得不轉移注意力的事情,而這個事情足以讓周諾手忙腳亂,無暇顧忌其他,以至於可以讓你們安全逃離。」

「您不笨嘛,您心頭的氣也消了,不知可否把秘密告訴我了。」

「當然,不過你要答應我,知道秘密後要把這個秘密告訴無數的人。」

「自然。」傅子佩微微點頭。

先答應下來再說,至於到底要不要告訴別人,要看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漢宮春曉圖》在末世前被盜過,幾經轉賣,那幅畫的最後藏家很有可能是是末世病毒的發明者,在發明喪屍病毒的同時,他也許是害怕自己也被喪屍襲擊,也許是因製造出喪屍而感到愧疚,所以製造出能夠控制喪屍的藥劑。」

孫涵長嘆了口氣,昂起腦袋,看著帳篷頂。

「但很快,他便因為盜取《漢宮春曉圖》被通緝,他帶著藥劑跟畫一起逃離,在逃離的路途中,他感染了病毒,於是便將藥劑就地藏匿,並且在漢宮春曉圖的背面留下了那裡的地圖,但是若想看到那幅畫必須要用特殊的藥水浸泡畫,那藥水有很強的腐蝕性作用,泡進去五分鐘,畫就會沒了。」

「你們怎麼知道這麼多?」

「我們當時的政府在追到這幅畫的同時也撿到了那個教授留下的遺囑,但是沒有沒有見到那個教授,連屍體也沒見著。」孫涵慫肩。「末世前,怎麼可能會有人相信有喪屍這種東西,所以就沒放在心上,結果追回畫不到三個月,喪屍病毒就爆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