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八十三章營救

第八十三章營救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75

傅子佩剛進了簾帳,便感覺後脖子被人一擊,眼前一黑,身子軟軟的倒了下去。

再度醒來時,已在一個陌生的簾帳內。

迅速檢查自己身上的衣服,還好,都在。

微微抬頭,便瞧著蹲在簾帳角落嘔吐的游寒。

「你把我帶來你帳篷幹什麼?」坐起身子。

「不是我帶你來的,是周諾的手下。」游寒抬起頭,滿臉的潮紅。

「你怎麼了?」

「我被他下藥,好像是那種葯。」為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游寒沒想到你這麼不要臉,竟然聯合周諾來害我!」傅子佩氣得直哆嗦。「一定是你這廝給周諾出的鬼主意!」

「好歹我曾經也是個社會好青年,沒想到,在你心中我是這樣的人!」

「別給我扯犢子,你在我心裡就是個無賴!」傅子佩瞪了游寒一眼。「你就算沒指示,也故意的引誘他做出這種無恥的行為。」

「我說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不講道理啊,你再這樣胡攪蠻纏,我就不喜歡你了!」游寒揉了揉太陽穴,想把這件事理明白。

「真的!」傅子佩的眼底燃燒著興奮的光芒。

「我說不喜歡你,你賊激動是吧!」瞧著傅子佩這得瑟勁,自己便氣不打一處來。

「等等,你讓我想想,怎麼才能更胡攪蠻纏,跟潑婦一樣的行嗎?」傅子佩一屁股坐在地上。「你這個賤人!黑心腸的臭男人!」

游寒雙手叉腰,瞧著傅子佩這幅模樣,唇角忍不住的勾起一抹笑意。

她耍無賴的樣子,特別的萌。

屋外傳來一陣細微的腳步聲,腳步故意放的很輕,不像是巡邏的。

如此鬼鬼祟祟的,還能是來幹嘛的。

一把將傅子佩撲倒在地上。

「游寒你幹嘛!」傅子佩瞪大眼睛,驚恐的看著游寒。

「我控制不住了。」大手扯開傅子佩的外袍。

「你果然是!」

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游寒的手捂住嘴巴。

他要的就是傅子佩本能的反抗,這樣才夠真。

「嘿嘿。」兩個偷窺的士兵,相互看了一眼,唇角掛起猥瑣的笑容,轉身離開。

聽著腳步聲遠去,游寒鬆了一口氣。

「走了。」將腦袋從傅子佩的半露的香肩中抬起。

「還沒。」一把將游寒抬起的腦袋,按在自己的胸口。

兩人扭打在一起。

「是路過的巡邏士兵。」傅子佩鬆了一口氣,推開了游寒。

游寒的鼻子邊留下了鮮紅的血。

「你怎麼流血了。」傅子佩趕忙拿起手帕,輕柔的擦著游寒的鼻子。

「嘿嘿。」游寒露出一個詭異的笑。

「神經病。」毫不知情的傅子佩白了游寒一眼。

「沒想到,你知道外面有人在偷窺啊。」

「那當然,我這麼機靈的人,怎麼會這點機警都沒有。」唇角勾起驕傲的笑。「對了,這血還不能浪費了。」

隨意的將手帕,扔在床上,血帕染上了白色的被子。

「什麼意思?」游寒的眼中浮現一抹不解。

「哼,沒想到,你這個大無賴,在那方面,還挺單純的。」露出一個老司機標準的笑容。

「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不用懂,我這麼做,只是為了滿足某些人變態的興趣。」傅子佩聳肩。

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忽然響起。

「你餓了啊。」游寒站起身,在帳篷里找出幾個壓縮餅乾。

「謝謝。」傅子佩剛想伸出手接壓縮餅乾,游寒的手便又縮了回去。「你幹嘛啊?」

「我覺得我以前太縱容你了,我對你那麼好,你卻一點便宜都不給我占。」

「所以你現在想占我便宜?」眼底出現一抹提防。

「咦,也不能這麼說,應該叫做公平的交換。」

「你想怎麼交換。」傅子佩咬唇。

「你親我一下唄,親我一下,我就給你。」

「我給你個大耳光子好不好。」握緊拳頭。「四天時間而已,又不會餓死。」

「你不要這麼生氣嗎?我就是跟你開玩笑。」游寒聳肩。「給你吃吧。」

「我才不你給我的食物,要不是你,我也不至於淪落到這步田地。」傅子佩朝天翻了個白眼。

「你怎麼一點都不懂我的心啊。」游寒的眼中滿是受傷。

「游寒同學,請停止你的表演。」瞧著游寒那雙受傷的眸子,傅子佩心頭一軟。

「我沒有表演,我是真的很難過,你憑良心講,我對你如何,你就是塊石頭,也該被感動了吧。」

「不好意思,我們仙女沒有良心。」

「你!」游寒被傅子佩的話噎到。

營地外,傳來一陣悠揚的樂曲聲。

「廣陵散。」雙眸里浮現出光芒。

「怎麼了?」

「你別說話。」手指豎在游寒的唇畔。

修長的手指在空中跳動。

這曲廣陵散有幾個樂符被改動過。

這是師父常用的傳音方法。

迅速走到桌邊,將樂譜中的信息抄寫下來,匯總下來。

四個6666出現在紙上。

「什麼意思,這是在叫我溜嗎?」傅子佩長嘆了一口氣。

「你的人救你還真夠大張旗鼓的。」

「游寒你說6666是什麼意思啊。」傅子佩皺著眉頭,想不通其中的名堂。

「得,這會子,想到我了?」滿臉的傲嬌。

「哎呀,你最聰明了,幫幫我嗎?」傅子佩一把揪住游寒的衣服。

「需要我幫忙的時候,把我捧的跟什麼似的。」游寒白了傅子佩一眼。「呵,女人!」

「你就幫幫人家嘛。」

「這四個6應該代表四種不同的意思,暗語本來就是一種在最簡短的話語中,表達最準確意思的一種方法,如果想讓你溜,用一個6字就夠了,何必要四個。」

「你說得對,講重點!」焦急的看著游寒。

「現在是我給你講解,你就得跟著我的節奏來。」游寒挑眉。「剛剛你對我說話太嚴厲了,讓我這腦中剛剛萌生的想法消失了。」

「哎呀,這個時候你就別給我扯犢子了!都火燒眉毛了!」

「你剛剛說什麼呢?扯犢子,這話我可不愛聽了。」游寒的臉瞬間黑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