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八十一章危機

第八十一章危機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374

兩個大男人,喋喋不休的讓人頭疼。

「是什麼?」周諾的好奇心被點燃,總覺得這話里有玄機。

「少主我畢業多年,有些知識已經忘的一乾二淨了。」男人哪敢說出那話,趕忙找借口推辭。

「沒用的廢物。」周諾也隱隱察覺了那下面的話,不是什麼好話,不然自己的下屬,為什麼不敢說,也不敢繼續懟她。

把玩著杯中青茗,神情怡然自得,懶散的坐在席位之上,她不像居在這狼爭虎鬥的敵方軍營,反倒像是在那山間竹林之中,好不悠閑,舉手投足之間,透著魏晉名士的風範。

「傅子佩你就一點都不好奇,我今個叫你過來,是想看什麼表演。」

舉盞,手背往下,隨意而又慵懶。

「我不好奇,因為不論是什麼表演,好的不好的,我都得看。」

「跟你說話真沒意思,文縐縐的,我手下昨個在山上捉到了兩隻變異的雪狼,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最喜歡看野獸之間的廝殺了。」周諾為自己倒了一杯濁酒。

「我小時候就聽過你的事情,聽說你曾經養了兩條哈士奇,兩隻狗的感情很好,在兩條狗成年後,你故意餓了他們三四天,然後將他們放在一起,撕咬對方至死。」自從聽過這件事,傅子佩便覺得這傢伙果然夠變態。

「嗯,看來你對我很了解,不止是哈士奇,我還養過貓,故意餓母貓,讓他們吃自己的崽子。」周諾的語氣里滿是自豪。「不過那些都是小吵小鬧,能看狼斗,才是最爽的。」

「其實我一直想問您一個問題。」

「你問?」周諾隨意的靠在椅子上。

「你為什麼那麼喜歡看畜生打架?哦,不對,準確的說,您為什麼總喜歡跟畜生過不去?」唇角微揚。「莫非是有什麼隱晦的原因,還是您本性便如此?」

放下茶杯,繼續言道。

「人都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那您這樣,又是什麼原因呢?」

「傅子佩信不信勞資一槍崩了你!」周諾拿起手邊的槍,迅速站起身,指向傅子佩的腦袋。

「少主不可啊,她現在代表的是道行基地,您崩了她,我們怎麼跟道行交差。」身邊的謀士立馬來攔。

「竟然敢罵我畜生!你是真的不想活了!」周諾的語氣依然兇悍,但內心底里的怒氣已經平息下來。

「我可沒怎麼說,是您自己非要承認的。」抬眸,對上周諾兇悍的雙眸,眼中是從容的笑。

自己現在的身份特殊,雖然看似是階下囚,但是實質上是道行基地的代表,即使這代表身份,是自己以一個謊言得來的。

周諾雖然暴虐,但是腦子還是靈光的。他已經相信了自己的謊言,確定自己是代表,雖然並不是十分的確定,但是這足以改變自己的重要性,在他的價值觀里,殺了自己,等於得罪了整個道行基地,這種賠本買賣,他是不會去做的。

他給自己四天時間,其實這四天也是用來試探自己。

自己越卑怯,他越懷疑自己的重要性,只有自己挺起腰桿,端著一個使者的風範,不卑不亢,方才能讓他更加相信。

「這妮子敢這麼頂撞您,還不是因為有道行基地撐腰,您稍安勿躁,不要為了這點小事,毀了兩基地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感情。」謀士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勸道。

「罷了,我不跟這廝計較便是。」周諾冷哼一聲,強壓下心頭的怒氣。「游寒到了嗎?」

「今一早就派人去請了,說喝多了頭疼,剛來人說,已經朝著這邊過來了。」

「他酒量真不行。」說這句話的同時看向傅子佩。

說話間的功夫,游寒便上來了。

「昨天醉酒,今早怎麼都起不來,來遲了,來遲了。」游寒拍了拍腦袋。

「來遲了,等會再罰你三杯。」

「不可再喝咯!」游寒直擺手。

「昨天我聽了你的擇偶條件,今個我突然發現一人,符合你所有的條件。」

「我心中唯有自己的妻子,還望您不要再為我牽姻緣了。」游寒臉上故意露出尷尬的笑。

「哎,你先聽我說完嘛,這人或許比你離開你的老婆,更和你的心意。」

「哦?是誰?」

「這人可不就近在眼前。」周諾指向傅子佩。「我們這位傅小姐,可是他們基地相噹噹的才女,就是在末世前,也是出了名的優秀,長得又傾國傾城,沒有哪個男人,會見了不動心的。」

「嗯,確實。」游寒微微勾唇。

「確實?你們倆以前見過?」周諾的疑心病又犯了起來。

他對自己的親人都提防,更何況是才認識幾天的游寒。

「曾經見過。」游寒微微點頭。

傅子佩微微一怔,負在背後的手,情不自禁的握緊。

抬頭看著游寒,從他那淡定的雙眸中,似乎讀懂了什麼。

當下大喊!

「我想起來了,你就是昨晚那個臭流氓!」傅子佩眼中滿是羞憤。

「昨晚確實是在下喝多了,我並不是有意,只是第一次見您,便覺得有緣,所以想跟您多聊幾句。」游寒向後退了一步。

「第一次審你的時候,就是游寒,你怎麼會認不出來他?」周諾回頭看向傅子佩,眼中滿是思索。

錯了!自己剛剛的反應錯了。

「傅姑娘的帳篷沒有燈,自然不知道是我。」游寒唇角掛著淡定的笑。「傅姑娘,我倆的第一次見面,可不是在營地內,您還記得嗎?」

游寒是不會故意置自己於死地的,他說曾經見過,肯定是因為周諾發現了什麼?

曾經淪陷地的事,周諾就是手眼通天,也無法知道,更何況,若周諾知道,自己是從淪陷地來,而不是道行基地,這會子,哪還會請自己來觀賽,只會把自己扔到比賽場上喂狼。

所以,他是從什麼時候知道的呢?

忽然,腦袋上的三根毛翹起。

唇角不自覺的往上揚。

「山上那個穿軍大衣的人是你?」傅子佩的臉瞬間冷了下來。「要不是因為你追我,我能掉進坑裡嗎?」

「您掉進坑裡了,這我真的不知道。」游寒一臉的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