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七十八章溫暖

第七十八章溫暖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362

打完結後,手卻停留在傅子佩的背部。

「你皮膚真好。」語氣中透著淡淡的留戀。

「你打完結了嗎?」

「還沒有,快了。」游寒的手悄然伸入軍大衣里,下一秒,從背後一把摟住傅子佩。

「你幹嘛?」眼中閃過一抹驚恐。

「別動,就讓我抱會。」緊緊的抱著傅子佩的身子。

傅子佩用牙咬著軍大衣,以防止春光外泄。

上輩子,自己的清譽都沒被毀,這一輩子更加不能毀在游寒手裡。

緩緩鬆開軍大衣,換用下巴夾著。

「根據電視劇定理,男生說單純的抱會,都是騙人的,幾分鐘後,你肯定會說能不能讓他親一下,親過後,又肯定會說,能不能把衣服脫了,就蹭蹭不進去,當然那是不可能的,後面的事情,就不用我說了。」傅子佩翻了個大白眼。「藝術來源於生活,事實證明,現實中的男人也是這麼說,這麼做的。」

「你可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蟲,怎麼我想的你都知道啊。」低沉的嗓音夾雜著那曖昧的話語,像是貓爪子一樣在撓傅子佩的心。

「你快放開!」

「你再亂動,我真的按照你剛剛說的,那麼對付你了。」溫柔的話語里透著一絲威懾。

「你!」傅子佩的眼中閃過一抹擔憂,權衡之下,決定不動。

「對,乖一點。」手緩緩收緊,將腦袋埋在脖頸之間,淡淡的書香味從傅子佩身上傳來。「你真好聞。」

「好聞你個大頭鬼,我都三天沒洗澡了。」

放在傅子佩小腹的手,緩緩向上面移動。

「你幹嘛?」一把握住游寒亂動的手。「說好了的,就抱抱。」

「可是我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低下腦袋,在傅子佩的脖頸間蹭,頭髮撓的傅子佩心痒痒的。

「我知道怎麼讓你控制住你自己?」

「嗯?」

「現在立刻馬上放開我,你就能控制住自己,不走向犯罪的海洋了。」帶著商量的語氣,向游寒提議。

她是真的害怕啊!游寒萬一把持不住,把她怎麼了,自己的老臉往哪擱。

「那可不行。」語氣中滿是無賴。「跟我走吧,好不好。」

「不行!」語氣是斬釘截鐵的拒絕。

「我幫你宰了周諾,替你出氣,你就當出來旅旅遊,你跟我回去,我保證既往不咎,比以前對你還要好。」游寒像是在哄孩子一般,輕聲哄道。

「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我是要干大事的人,不能跟你過小日子。」

「給我暖床也是大事啊,天這麼冷,我很需要你的。」騰出手,摸著傅子佩的腦袋。

「我不需要你。」傅子佩想要推開游寒,卻壓根使不上力氣。

聽到這話,摸著傅子佩的腦袋停在半空中,眼底湧現一抹悲傷。

「你說話真的一點不會考慮我的感受。」

「反正你那麼厚顏無恥,說什麼都不會傷到你的心。」

「呵呵。」唇角的笑容逐漸冷卻。

「又裝悲傷。」傅子佩長呼出一口氣。「大晚上的,洗洗睡了,您老就別再展現您的演技了好不好。」

「我最後問你一遍,你跟不跟我走。」低頭將眼中的悲傷全部藏進。

「我絕對不會跟你走的,要是我想跟你走,早就順著你教我的話,跟周諾說了,這會子也不至於這步田地,我不能跟你走,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完成。」話說到最後,傅子佩的語氣不由得柔了下來。「你對我確實很好,在這亂世,能夠過一段安靜悠閑的小日子,確實是很多人這輩子都完成不了的夢想?」

「可我的這個夢想,不是你的夢想對不對。」游寒緩緩鬆開了傅子佩。

「對,雖然我很討厭周諾,但不可否認,我跟他是同一種人,野心勃勃,心中最大的理想就是統一所有基地,末世對我們來說,不是災難,而是一個機會,一個能讓我們充分展現自己的才能和野心的機會。」傅子佩激動的轉過身來。

由於說的太激動,手中的軍大衣沒抓穩,掉落下來。

游寒怔怔的呆在那裡,下意識的吞了口口水。

「我嚇到你了?」渾然不知的傅子佩眨巴著眼睛。「或許你會覺得我很可怕,真是奇怪,為什麼人人都覺得有野心的男人是英雄,有野心的女人是毒婦呢?我只是跟那些男人一樣,想要逐鹿九州,實現自己的理想。」

「嗯。」游寒的眼神緩緩往下,直勾勾的盯著傅子佩的胸。「你的野心不大,但是很挺。」

由於受傷,她內里只穿了個小弔帶,此時那春色幾乎全要泄出。

「你看什麼呢!」傅子佩低下頭,再度抬起頭時,眼中滿是驚恐。「臭流氓!」

一腳將游寒踹出席子,用軍大衣捂住自己的胸口。

「這也能怪我?」游寒眼中閃爍著憋屈的光芒。「是你自己掀開的軍大衣,我忍不住看了而已。」

「誰讓你看了!」

「男性生理反應讓我看了啊,這是人的本能,這跟我是不是流氓沒有如何關係,你不是挺懂生物系知識。」

「你!」傅子佩的臉漲的通紅。「今天的事情你不許說出去。」

「你放心,我跟我老婆的之間的小情趣,怎麼能隨意跟別人說?」

「你不許跟別人說,我是你老婆。」傅子佩撲在游寒的身上,捂住游寒的嘴巴。「如果讓周諾知道我倆認識,知道我不是從道行基地來的,我們倆都得玩完。」

「嗯?」游寒的眼睛不自覺的向下。

「臭流氓!」傅子佩怒瞪了游寒一眼。「從現在起,你不許說是我是你老婆,任何人都不行,H基地以外的人也不行。」

「真是沒天理。」雙手撐在地上,慵懶的看著傅子佩。「你是我老婆,不讓這些人知道,我可以理解,為何不能告訴別人,莫不是你在外面還養著什麼小白臉,怕我知道?」

「什麼小白臉?跟你說實話吧,我對情愛方面沒有任何興趣,勸你別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回淪陷地,過你的小日子吧。」傅子佩嘆了口氣。「好好照顧自己,千萬別被別人騙,去幹什麼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