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七十七章包紮

第七十七章包紮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53

「嗯,這麼晚你去給我找葯,會讓周諾懷疑我倆的關係。」將眼中的情緒悄然隱藏。

「他不會懷疑我倆以前是否有交集,他只會懷疑我喜歡你,因為我先前給他留下的印象,會讓他主觀的認為,溫文儒雅的我,就該喜歡你這種斯文又矯情,卻又滿腹詩書的女孩。」游寒昂起腦袋,瞧向簾外。「我想這個時候,他的屬下已經向他通報,我進你簾帳的消息了。」

「哦?你還挺有信心,你們才認識幾天啊,怎麼確定,他會那麼信任你。」

「你錯了,他沒那麼信任我,但是他足夠信任自己的腦子做出的推斷,因為他足夠自負。」

將藥箱里的酒精燈拿出來,弄濕手帕,放在酒精燈上烤火。

「不用了,過段時間它就自己癒合了。」

「我說過,你可以不管自己的身體好壞,但我得管。」將小桌子搬到草席的旁邊。「剛剛有人來過。」

游寒的語氣不是問句,而是肯定句,證明他已經發現帳篷里有其他人的痕迹。

「哦,有兩個巡邏的士兵,進來看過。」傅子佩的語氣故意裝的極其輕鬆。

「你知道的,我說的來客,不是那兩個士兵?」

「那能是誰?這裡可是H基地的營地,誰能悄無聲息的潛入。」

「你的人,應該是一個你極其信任的人,身手很高,不然沒這個膽量也沒這個實力單槍匹馬潛入營地。」游寒打開藥盒,調製著藥水。

「不懂你在說什麼?」含笑低頭,語氣依然輕鬆,手卻不自覺的握緊軍大衣,游寒的眼神迅速捕捉下這個信息。

「我剛剛進來的時候,你的語氣里有擔憂,就算我做了錯事,周諾也不會對我怎麼樣?你為什麼會擔憂我?」

「難道我就不能關心你了嗎?」傅子佩決心抵死不認。

「不,如果你真的關心我,我會很開心,但我知道,那份關心不是屬於我的。」搖了搖腦袋,用酒精為手術刀消毒。「我回來之後,你相比剛被抓的時候,眼中多了一份淡定,這說明那個人是你的心腹,她給你帶來了好消息。」

「游寒你如果沒那麼聰明和理智,你會比現在快樂。」

「我理智?」游寒唇角勾起一抹苦笑。「理智的是你。」

一把掀開了軍大衣,伸手去脫傅子佩的衣服。

「你想幹嘛?」驚恐的看著游寒。「你不會想要趁人之危吧?」

耳畔不自覺的迴響著那天自己把游寒定住,他所說的話語。

游寒:我不僅要強吻你,我還要強你,見你一次,我強你一次。

「放心,要是我想用強硬的方法逼你,我們現在已經不在這裡了。」手霸道的攔住傅子佩的腰。「不把衣服解開,我怎麼處理你後背的傷口。」

「處理傷口啊?那我自己脫。」害怕的向後退了一步。

「為什麼這麼怕我?」攤開雙手,眼中滿是無奈。

「萬一你看到我玲瓏有致的身材把持不住怎麼辦?」

「玲瓏有致?我抱著睡了那麼久的覺,還真沒看出來。」游寒聳肩。「好吧,你自己脫。」

坐在草席上,裹著軍大衣,緩緩脫掉自己的襯衫。

「你背過身去。」

「好,都聽你的。」只要她能讓自己乖乖給她上藥,自己什麼都聽。

「你轉過來吧,說好了啊,只能處理背上的傷,你不能對我有什麼非分之想啊?」

「非分之想是什麼?」游寒大步走到傅子佩的身後,先用烘乾的布,擦拭著背部傷口附近的皮膚。

「就是除卻療傷外的,不能其他齷蹉想法,比如想親我,這就是非分之想。」

「那我對你沒有非分之想,因為我看到你,腦子裡都是在想什麼時候才能跟你睡覺。」游寒思考了一會,認真的點頭。「比如現在,我看著你的背,已經在想這背靠在我胸膛上是什麼感覺了?」

「霧草,你腦子裡到底裝了什麼!」傅子佩的眼中滿是嫌棄。

「裝的是你啊。」拿起酒精棉球清洗著傷口上的破皮。

「你真是越來越不正經了。」

「我正經的時候,你也不喜歡我,說不定,我不正經了,你就會控制不住的愛上我。」收拾完小碎渣,就該割掉這些已經壞死的肉。

拿起刀在酒精燈上又烤了烤,生怕有細菌。

「你別想了,我是要做大事的人,不能拘泥於兒女情長。」傅子佩雄赳赳氣昂昂的昂起腦袋。「我跟你講,這點小傷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成長的路上總會經歷無數的傷疼?」

「確定不算什麼?」游寒的刀停在傅子佩的背部。

「當然,我以前很害怕疼痛,但是我現在想通了,要想成功,必須要背負這些苦痛,明天他就是給我一刀,我也能面不改色。」

「好。」對著傅子佩身上的腐肉便是一刀。

「啊!」一聲叫聲響徹整個帳篷。

傅子佩疼得治牙咧嘴,握住游寒的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口咬了下去。

「鬆手,不然我控制不住,刀下重了,傷了你的好肉。」停刀,抬頭。

「你在幹嗎?」傅子佩忍著疼痛,放開游寒的手。

「切你的腐肉,不然好不了。」

「不用切,我有治癒系異能!」

「即使是治癒系異能,也沒辦法讓腐肉自然掉落,沒關係,我下一刀輕一點。」

「還有下一刀!」傅子佩滿臉驚恐,本能的想要抓住游寒的手腕。

「別抓哦,受不了就啃軍大衣。」小心的運刀,切開那些爛肉。

「你輕點!我求你了!」

「喲呵,剛剛誰說就是給你一刀,也面不改色的。」

「喂,還不讓人吹牛皮了嗎?」傅子佩握緊小拳頭,捶了游寒的大腿一下。

「嗯,很舒服,再多錘一點,我這幾天,為了找你,可走了不少路。」

「走開,我決定了,剛剛我說的那些豪言壯語都是瞎扯淡,做一個怕疼的慫包也挺好的。」

「別動,我要給你包紮了。」拿起紗布,輕柔的為傅子佩包紮,將手伸向前面。

「前面我來就行。」傅子佩一把接住游寒的手。

「好。」游寒點頭。

兩人交替著,每當快要到傅子佩胸前時,便交給傅子佩。

紗布很快就包紮好,游寒迅速剪短紗布,在傅子佩的背後打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