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七十六章謀劃

第七十六章謀劃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61

「你猜?」游寒露出一個無賴的笑容。

「你給我少詆毀荀令君,他的棺材板都快蓋不住了!」站起身就要打游寒,猛的牽動了後面的傷口,疼的立即坐了回去。

「你怎麼了。」眼眸微皺,發現了傅子佩的異常。

「沒事。」露出一個淡定的笑。「還以為你的御人術有多厲害,不就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差不多吧,比那個複雜一點。」手溫柔的捏住軍大衣的衣角。

下一秒,趁著傅子佩不備,一把拉開軍大衣。

「你幹嘛啊,很冷!」傅子佩哆嗦著身子,撲向游寒,想要抓回衣服。

一把握住傅子佩的手腕,將她帶入自己的懷中,身子如同秋葉里的枯葉蝶,控制不住的倒入游寒的懷抱。

「你後背怎麼會有這麼多血。」

「出門在外,總會受點傷。」想要推開游寒,卻被他牢牢的鉗制在懷裡。「等我以後強大了,一定會抱今日之仇。」

「那你怕是要等很久。」彎腰抱起傅子佩,向著涼席走去。

「大丈夫報仇十年不晚,本女子相信自己五年之內,一定把他拉下馬。」咬牙切齒的瞧著帳篷處。

「炸毛獸~」忍著笑,瞧著傅子佩腦袋上高高翹起的三根呆毛。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我是因為太聰明了,頭上的毛才會翹起來來。」瞪了游寒一眼。「你回去吧,這點傷我自己能處理。」

「後背的傷你要怎麼處理?在這等著我。」游寒靠在傅子佩耳畔低吟了一聲。

「我睡了,別再來吵我。」裹緊身上的軍大衣。「凍死我了。」

哆嗦著身子倒了下去。

呲~

背後的傷口不免再度被牽動。

「疼死我了。」

不知過了多久,帘子再度被掀起。

「我不是說,別來了嗎?」

「是我。」熟悉的聲音響起。

「攸寧!」滿臉的詫異。「我不是讓你走嗎?」

身著一襲H基地專屬夜行衣,掀開自己頭上的帽子。

「畫藏好了。」話語極其簡短。

「在我心裡,你比畫重要,快走吧,如果你被發現,我們倆都脫不了身。」傅子佩的語氣里滿是擔憂。「我跟周諾撒了謊,說道行基地知道畫背後的秘密,所以派遣我們過來,你要是回來,這個謊,我怕是圓不了的。」

「我很小心,沒有暴露。」楊攸寧的語氣依然冷淡,執著的站在原地。「我不放心你。」

「你放心,一個周諾我還應付得了,你趕快走,帶著這幅畫回基地。」傅子佩起身,想要推楊攸寧。

「你受傷了。」眼神微微一頓。「誰?」

「還不是周諾那個賤人。」

「我去殺了他。」握緊腰間的彎刀。

「別,他身邊都是異能高手,你就是身手再好,也沒有辦法近他的身,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他,但不是現在。」傅子佩握緊楊攸寧搭在大刀上的手。

「我帶你走。」

「不可,你輕功好,隨便打傷個人,潛伏進來簡單,但是要帶上我這麼個大活人走,難度太大了,而且現在有很多雙眼睛盯著我,我就算能跟你順利離開,沒走幾步,他們便能發現我逃跑,再把我抓回來,那我之間說的謊,可都不攻自破了。」

「那該怎麼辦。」

「你帶著畫回基地,我要留在這裡,我窺測到那畫背後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我要留下來,查明那個秘密。」

傅子佩這話一出,楊攸寧便本能的搖頭,眼中滿是拒絕。

「你性子怎麼這麼倔呢,算了,我知道你不看著我感覺離開,你也不會離開,這樣吧,你等我三天,三天後,前面淪陷地見,暗號是我們小時候玩過的梅花暗號,這樣如何。」

「嗯,你餓不餓。」楊攸寧從口袋裡掏出一袋壓縮餅乾,剛想給傅子佩,便聽見門外一陣響動。

帘子瞬間被掀開。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

那士兵掀開帘子,便瞧見傅子佩的站在帳篷中間吟詩。

「大晚上的背什麼古詩啊,我還以為有人跟你說話呢。」士兵警惕的瞧著空空如也的帳篷。

「不對啊,我剛剛明明聽見有對答的聲音。」另一個士兵冒出了腦袋。

「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傅子佩舉起手,眼中布滿無限的嚮往。「辛棄疾前輩,我的長安在哪裡啊!」

「神經病吧!」士兵白了傅子佩一眼。

「哎,我聽隊長說,這妹子是個超級大才女,果然有文化的人都有點瘋癲。」士兵呵呵的笑著。

「哎,看守這姑娘的兩個士兵去哪了?」巡邏士兵眼中滿是疑惑。

「這麼冷的天,估計是偷懶了,哎,大家都不容易,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且這姑娘若是趕跑,我們臨時炮台上二十四小時的阻擊手,可不會放過她。」

楊攸寧單手握住帳篷頂,藉助手臂的力量,讓身子懸空撐著。

「再讓我看一眼這裡,我總有點不放心。」士兵向內走了幾步。

楊攸寧手臂之上凝結出汗,一滴汗水滴向大地。

「地上怎麼會有水?」士兵的眼中閃過一抹疑惑。

抬頭看向傅子佩,只見她倒在地上,手間握著一壺水。

「此夜無酒,將你做酒飲罷!」提起水,大口的喝著壺中水,水撒了一地

「凍死你!」士兵轉頭向著簾帳外走去,掀起的簾帳再度被放下。

「哈哈,走,巡邏完,喝酒去,上面剛賞下來兩瓶酒。」

「終於走了。」傅子佩長呼出一口氣。

唰,輕巧落地。

「你小心。」帶好夜行衣帽子,掀起簾帳大步走出門外。

楊攸寧喬裝打扮過,身手又敏捷,獨自安全離開不算難事。

其實自己已經摸清了這裡的巡邏時間,雖然跟著攸寧離開,依然很危險,但自己有一定的把握,能夠安全逃脫。

讓自己留在這裡的原因是那個秘密,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秘密,能夠讓H基地如此重視,政治利益對自己這種人從來就有著致命的誘惑。

唰,簾帳被再度掀開。

「你怎麼又回來了。」傅子佩擔憂的回過頭,對上游寒有些疑惑的眼神。

「你的眼裡怎麼有擔憂,是在擔心我?」放下從醫藥處忽悠來的傷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