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七十四章溫柔

第七十四章溫柔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39

「別給臉不要臉。」押解她的士兵,一腳將孫涵踢到了地上。

隨後一腳踹在孫涵的肚子處,疼的孫涵叫出聲。

「哎,我說了我是個憐香惜玉的人。」周諾歪頭思考著。「可是你不聽話,這可怎麼辦呢。」

「我不會給你們跳舞的。」

又一腳直接將剛要爬起的孫涵踹倒在地。

「妹子,你說你這麼驕傲有什麼用呢。」周諾慢悠悠的從座位上走下來。

「我絕對不會跟你們這群人低頭。」孫涵心中雖有畏懼,但內心的驕傲不容許他低頭。「賤人!」

「你剛剛說什麼?」周諾眼中的光芒瞬間產生了變化。

殺機暗藏,讓在場的人不由得道吸一口涼氣。

少主子要發威了,看來今天必定有人死在這裡。

「我說賤人!」孫涵毫不畏懼的昂起腦袋。

「呵呵,遇到個膽大的。」周諾緩緩蹲下身子,從膝蓋處,拿出一把匕首。

鋒利的匕首冒著寒光。

「今天被一個賤女人騙的燒壞了一把匕首,這把嶄新的匕首,還沒有見過血呢,就用你為我的匕首開鋒吧。」

「你!」孫涵的眼底閃爍著膽怯,當那把匕首被拔出的時候,自己心頭的勇氣瞬間消失,有些後悔剛剛自己的勇猛。

鋒利的匕首,劃破了孫涵胳膊的皮膚表面。

「你的皮膚不錯,我母親很喜歡收集人皮,我這就活剝了你的皮,送給她。」

坐在副位上的游寒,把玩著手中的杯盞,火光染透杯口,低頭沉思著事情。

「你不能這麼對我!」孫涵沒有料到周諾會這麼殘忍。

「我為什麼不能這麼對你?對了,等剝完你的皮,我就把你送給N基地的少主子,讓他看看自己的未婚妻,究竟是何樣子,我想那時的她,應該不會再想跟W基地聯姻了吧?」

匕首在孫涵的身上遊走,緩緩向上走去。

「對了,我記得剝皮是要從頭頂開始的,有誰知道,怎麼完整的剝皮嗎?」

眾人不發一言,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腳,不敢抬頭。

「呵,既然沒人知道,那我就自己來。」鋒利的匕首向著孫涵的頭頂刺去。

忽然一隻手,握住了周諾的手腕。

「玩夠了,就差不多得了,別真的把孫大小姐嚇到了。」緊緊的握住周諾的手腕。

「游寒我本來以為你很聰明,沒想到你連這點察言觀色的本領都沒有,在我開始遊戲的時候,沒有任何人敢阻止我。」周諾的語氣裡帶著一抹怒氣。

「滿清律行里,曾有過關於剝皮的完整記載,割開頭頂的皮膚,灌下熱水,可以讓皮膚分離,可是這是你想去做的嗎?」

「對,這就是我想做的。」周諾的眼中滿是笑。「看在你告訴我方法的份上,你現在放手,我可以饒你一命。」

游寒緩緩蹲下身,靠在周諾的耳畔。

「剝了她的皮,李名利更加不會告訴我們那個秘密,而且W基地若是知道了這件事情,肯定會徹底跟我們翻臉,我們只是想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何必增添事端呢。」刻意壓低了聲音,小聲的提醒。

周諾是個極其霸道專權的人,但這不代表著,他聽不進去別人的意見。據自己這兩天的觀察,這貨絕對有梟雄的潛質,雖多疑且獨斷,但是內心求賢若渴,只是他身邊有才的人膽子小不敢言,沒才的人膽子反而大。

他讓自己留在他的身邊,絕對不是因為自己在路上,把迷路的他們帶上了正路這麼簡單,他需要自己留在他身邊,在他頭昏的時候,制止他。

但是這傢伙極其自傲,若是直接罵出口,必定又聽不進去,只能在給足他面子的同時,說出正確的意見。

「你說得對。」周諾勾唇,心頭的怒火悄然散去。「沒想到,你比我更憐香惜玉。」

「我一向很心疼美麗的事物。」從口袋裡掏出一方手帕,輕柔的系在孫涵的手腕上。「我家少主在跟您開玩笑,他只是想讓您為她跳一曲舞,現在您應該拎得清該不該跳了。」

「我跳,多謝。」

孫涵的身子一軟,在游寒的攙扶下緩緩站起身,眼中布滿感激的光芒。

「您該謝我家少主。」

向後退了一步,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游先生果然是憐香惜玉之人,還貼心的為那姑娘包紮。」坐在游寒身邊的一個隊長,打趣的說道。

想要緩解現場的尷尬氣氛。

「我只是見不得血。」游寒咳嗽了兩聲,拿起桌上的餐巾紙,輕柔的擦著手。

「憐香惜玉,溫文而雅,潔癖狂魔,滿腹才華。」周諾忍著笑,說出了四個詞。「游寒你讓我想起了三國時期的荀彧。」

「我不敢跟荀令居同名,我差他太多。」

「不,雖然我們接觸的時間很短,但是我能確定,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周諾一屁股坐在游寒身邊,握住游寒的手。「我做夢都想要求得你這樣的賢者,跟我走吧,現在是末世,原來的制度全部崩盤,我們聯手,創立屬於我們的時代。」

「您的話,確實很吸引人,但是我告訴過您,我此行是為了尋找我的老婆。」

「我知道,我們第一次見面,你就告訴我,你老婆跟人跑了,讓我幫你找。」周諾昂起腦袋,端起面前的酒,一口喝掉。「給游寒上一個新的杯子。」

手下立即拿了個新杯子,並且在裡面倒滿了酒。

「多謝,我喝得有點上頭了,這杯酒給那姑娘暖暖身子吧。」游寒舉起手,示意拒絕。

「我的天,這麼溫柔。」在場的眾人皆笑道。

「我在想,是什麼樣的女人,居然會拋棄你跟別人跑了,她是眼睛瞎了,還是被人下降頭了。」周諾眼中滿是惋惜。

「她說她與我道不同不相為謀,所以第二天,就跟一個和尚溜了。」游寒嘆了口氣,眼中滿是傷感。

「跟和尚跑?」

眾人嘩然。

「哼,這樣的女人,還是不要算了,我幫你找個老婆,你留在我身邊。」

「不一樣,我想我這一生都很難找到那個笑起來如同海棠初放的女人了。」

「喲,聽你這麼說,她是個難得的美人啊,你放心,我們基地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兵器和美女,要是你看不上我們基地的,以後我再幫你找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