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七十二章刀尖起舞

第七十二章刀尖起舞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51

「子佩,真是好久不見。」摘下腦袋上的帽子。「那個李名利一直不肯開口,還是要麻煩你幫我審一審。」

「審倒是無所謂,我怕他嘴巴里壓根就沒東西。」沒想到這兩人認識,事情比他想的還要好玩啊。

哼著小調,單手插著口袋,大步走出帳篷。

「你不用假裝那麼溫和,我知道你現在最想乾的事情就是揍我。」H基地的原身是國內數一數二大型軍事基地,末世前期依靠自身的武裝力量,成為唯一能跟首都基地並肩的大型基地。

即使是到自己死的時候,H基地依然在周諾的帶領下傲立於各大基地之間。

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這個周諾都是不容小覷的對手。知己知彼,百戰不勝,周諾作為一個領主無疑是出色的,可是他的性格多疑,且極其暴躁,對待對手,無比的狠毒。

「因為你的一個計謀,我死了很多兄弟。」緩緩解開大衣,手上綁著拳擊專用的綁帶,一看就是有備而來。「然而我還不能殺了你,我還要從你的嘴巴里,掏出很多問題。」

「比如那幅畫上的秘密該如何開啟?」薄唇微微上揚,從容的對上了周諾的雙眸。

跟游寒的短暫交鋒中,自己也沒有一無所獲。

這群人一直在問一個問題,關於那幅畫的秘密。

這個問題應該被人為簡化後,準確來說,應是關於如何開啟這幅畫秘密的秘密。

因為如果H基地的事先不知道這幅畫背後藏著驚天秘密的話,怎麼可能派遣這麼多人來圍攻W基地的人。

若是單單只是為了破壞兩個基地聯盟,他們直接讓N基地的其他勢力自己動手就是了,何必如此勞苦。

不過這一切只是自己的推斷,但當周諾出現時,這種推斷便有了依據。

剛剛他一進來,就讓游寒去審李名利,李名利可不知道現在這幅畫去了哪裡,那麼他們要從李名利嘴巴里知道什麼?

只能是關於開啟這幅畫的秘密。

「看來你知道的還挺多啊。」周諾擼袖子的手微微一頓。「不過沒關係,我知道你嘴巴硬,我會用拳頭和烙鐵讓你開口。」

「你想揍我的想法真是越來越迫切了。」傅子佩含笑,背在身後的手緊握成拳。

論戰鬥力自己絕對不是周諾的對手,而且就算自己逃出這個帳篷又能如何,還不是要被抓回來。

眼下最要緊,就是擺脫階下囚的處境。

「當然,老實說,我身邊的人都覺得你有國士之風,加上頂著這張漂亮的臉蛋,個個誇你恍若謫仙,氣質如竹,我卻不這麼覺得,在我眼裡你就是只會玩弄權術,一無是處的女人!」手鉗制住傅子佩的手腕,一把將她拎起來扔向帳篷的另一邊。

「啊。」背部碰到地上尖銳的石子,刺骨的疼痛襲來。

媽的,沒想到這傢伙還對自己這麼有怨氣。

以前他對自己態度不好,只當他是武將出身,看不起謀士正常,現在才知道這貨是個直男癌,是看不起女人當謀士。

「你這話有語病啊,你前一句說我玩弄權術,下一句就說我一無是處。」強忍著背部的疼痛,從容的坐直身體,臉上掛著如沐春風的笑。

這個時候,自己的氣勢半分都不能弱。

「早就聽說你牙尖嘴利,今天我就燙了你的嘴。」

「就拿你腰間那塊匕首燙吧,那匕首是純鐵打造,燙人最好。」歪著腦袋,語氣無比的輕鬆,似是在閑話家常。

「呵,你可真有點讓我意外了,你不怕?」

「我為何要怕?」昂起腦袋,眼中看不出一絲畏懼。「現在該害怕的人應該是您才對。」

「我害怕?你在說什麼胡話,就算你是道行基地的首領,也無法讓我害怕。」掏出匕首,將匕首放在火架上烘烤。

「呵呵,你裝的可真淡定。」

「哦?我裝什麼了。」拿起烤好的匕首,向著傅子佩緩緩走來。

「大難臨頭之前的強撐著的平靜。」

「我有何難?」

「那幅畫,隱瞞畫背後的秘密,妄圖獨吞那畫背後的秘密,可是您要知道,盯上那畫的不止你們一個基地。」

瞧著周諾手中的匕首,唇角微揚。

「看來你知道的比我想像的要多得多。」

周諾收回手中的匕首。

「我這一路走來,確實看到了很多基地,不過那些小基地都不足以與我抗衡,真不知道,他們哪裡來的勇氣,來這裡跟我搶畫。」

先前攸寧說過,她在來的路上,遇到了五個基地,而後來他們又遇到N基地w基地還有H基地,加上這三個,八大基地齊聚,還挺熱鬧的。

這麼多基地來搶畫?

這不太可能吧,比如以葉翔為代表的鳳聽基地,就是來搶軍事武器的。據葉翔他自己說,自己在來的路上被其他基地跟蹤,拿到了武器後,還與其它基地進行火力上的矛盾衝突。

那麼在這八大基地之中,必定有至少四個基地,不是沖著畫來的,而是單純的沖著軍火來的。

很簡單,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畫的秘密,只知道,這裡有個武器庫。

對於其他基地而言,軍火是極其珍貴的,可財大氣粗的H基地可不在乎,他們什麼都缺,就是不缺軍火。

所以關於軍火這方面的消息,他們的情報處,才不會去關心。

或許他們的情報處也得到了軍火的消息,只是沒有上報,至於為何沒有上報的原因,這就不是自己能思考的。

更重要的是,各大基地之間的消息都是閉塞的,何況是軍火這麼重要的消息。

她要攪渾這趟水,最好,能把自己未來最大的對手,耗死在這裡。

「看來這個消息,你們道行基地也知道了?」那些小基地都知道畫的秘密,更何況道行基地呢?

「嗯。」傅子佩微微昂起腦袋。「我的人已經帶著畫回基地了,當然她也會向我母親透露我所在的方位。」

「你想拿道行基地來壓我?」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我殺了你之後,隨便找個山崖把你扔了,告訴道行基地,你不慎落崖,他們能奈我如何。」

「那你錯了,現在不管我是死在你手裡,還是落崖,這個罪責都會被怪到你的頭上,因為這會是,我道行基地聯合各大基地攻打你的名頭。」

「你們敢!」周諾一把拎起傅子佩的衣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