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六十九章叛變

第六十九章叛變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91

「你就這麼放過我了。」不可置信的看著游寒。「等等,這大衣不會藏刀了吧。」

「你都這個節骨眼了,還貧什麼啊?」風吹起游寒額前的頭髮,露出那微微皺起的遠山眉。「我瞧過你的布陣,我雖然不懂八卦,但單看你游擊戰的邏輯和布局,你算是個非常厲害的將領,可是你犯了一個很致命的錯誤。」

「是人嗎?」

「答對了,你不會御人,不過能夠看到自己的缺陷這個很好。」

「你聽過,利益永恆這句話嗎?我們是因為利益走到一起的,在御人這方面,我確實是有所欠缺,我沒有能力,也不需要去收復那些人,我們只是現階段的利益相同,終極利益是相背的,所以永遠走不到一起。」

「哦,真的是這樣嗎?」游寒站起身,唇角露出溫柔的笑。

穿著黑白相間的毛衣,立在這茫茫白雪之間,有些許的單薄。

「祝你好運,不過我想很快,我們還會再見。」

看向那不斷抖動著的樹枝,單手插在口袋,緩緩背過身,向著山下走去。

「救你的人來了。」

「這傢伙不冷嗎?」軍大衣上還殘存著屬於游寒身上那淡淡的墨香,其中還夾雜著些許的藥水味。

藥水味,他生病了嗎?

不過他說得對,山頂上那群人確實信不得,自己得多多留意了。

「傅子佩!」

楊攸寧的聲音在四周響起。

「嗯,我在這!」不住的在坑裡面跳動著。

坑周圍的雪,由於傅子佩跳動,嘩啦一下,倒在傅子佩的臉頰上。

「我不敢動的。」被雪又打了一臉的傅子佩茫然的抬起頭。

果然,一遇到游寒就沒有好事。

自己連最基本的常識都差點忘記了。

「還好嗎?」楊攸寧迅速跳到坑裡,拉起傅子佩的手,大刀一撐地。

迅速跳了上來。

「嗯,還沒被凍死,是我大意了。」抖乾淨身上的雪,看著披在自己身上的軍大衣。

「這個大衣是誰的?」

「一個熟人,不對,是一個孽障的。」搖了搖腦袋,將大衣扔進了坑裡。「這大衣不能帶回去,現在亂子出的已經夠多了,我不想再因為一件大衣,讓那群人起了什麼疑心。」

「嗯。」拍打掉傅子佩身上的雪花。

「還有我們必須隨時準備好溜的打算,那群人終究是靠不住的。」

「好,這畫我無時無刻都背著。」楊攸寧不是個謀士,也不懂怎麼算計。

但她能看懂傅子佩眼底的**,她知道目前傅子佩最想要的。

「做的好,我們回去吧。」

她們回到洞穴時已經是凌晨五點,天蒙蒙亮。

可是奇怪的是,這群人居然一個都沒有睡覺。

而且洞穴門口只是堆了十幾個雪球。

按照這群人的速度,效率不應該這麼低。

一絲異樣在傅子佩的心中蕩漾開。

「怎麼沒堆雪球。」

「嗯,大傢伙累了。」李名利的眼底有閃爍之意,舌頭不自覺的舔了添唇。

他在撒謊!

他為什麼要撒謊?

累本來就是一個很正常的說辭,還是他在隱藏什麼事情?

眼神掃過洞穴的門口,門口有明顯被打掃過的痕迹。

他們為什麼要打掃洞穴門口?

肯定是要隱藏什麼腳印,這個腳印一定是外來者的,他們心虛,所以要去打掃。

「哦,累了怎麼不休息。」傅子佩握住楊攸寧的手。

手指在她的手心摩擦,生成一個個字。

情況有變,立即逃跑。

「哦,大家剛剛經歷過一場戰鬥,所以難免會很警惕,而且你沒有回來,我們也很擔心。」坐在角落裡的孫涵忽然發聲。

語氣里滿是溫柔。

突如其來的溫柔底下,都會藏著無限的殺意。

「哦,那我們幫你守崗,你們好好休息吧。」拉著攸寧的手,迅速走出洞口。

「別走啊,要走,也先把身上的畫留下來。」孫涵手中釋放出兩根枝條。

一把鋒利的匕首,在空中閃過。

瞬間切斷了那兩根枝條。

從容的將右手的大刀背在身後,一把接過那鋒利的長匕首。

「或許你該用你的那把大刀。」陰冷的笑聲從兩人身後響起。

傅子佩看著出現在洞**的三人。

看服裝應該是H基地的吧。

「殺雞焉用宰牛刀。」寒冷的刀光後,冷眸微微上揚。

「很抱歉,應國的命在他們手裡,所以我要用你去換應國的命。」

「尹歌說應國已經死了。」傅子佩冷眸看著李名利。「不對,不管那應國有沒有死,你都不會因為這樣一個未知數而搭上我,還有更大的誘惑你的利益。」

「傅小姐不要把我想得那麼壞,我只是為了應國,才選擇犧牲你,畢竟誰也不知道你的計策到底能不能成功,我讀不懂您的布局,從現階段看,你的舉動就是在打草驚蛇而已。」

「我最討厭自己做了噁心的事,還往別人身上倒髒水的人。」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回過頭看向H基地的那群人。「H基地的那群人,應該向你們承諾,抓走我,就能夠放了你們。」

「傅小姐果然聰明啊。」H基地的人讚許的鼓掌。

「真是一群蠢貨,我跟他們可不是敵對基地,你們才是。」自己當時是腦子發昏了,為何沒有估算自己的合作利益夥伴的智商。

「對,我們就是蠢,所以我們不重要,您才重要啊。」李名利自嘲的笑了笑。「所以我們這一群人的性命都抵不上您的命。」

「等等,有點不對。」

李名利這樣的反應讓自己想起了游寒,對,這是游寒的慣用手法,摧毀別人的三觀,再按照自己的要求重塑。

「呵呵,我知道我輸在誰的手裡了。」

「傅小姐跟我們走一遭吧。」H基地的人上前想抓住傅子佩。

「好,但是我想自己走。」傅子佩手微微向後移了移。「我們畢竟是聯盟基地,我想你們也是想體面的把我請回去吧。」

「當然,您是道行基地的三小姐,我們自然會尊重你。」H基地的人微微讓開身子。

傅子佩抬頭瞧了一眼楊攸寧,楊攸寧心下瞭然,明白了傅子佩的計劃。

立即走向傅子佩的前方。

「等等,把畫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