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六十章迷陣

第六十章迷陣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55

「你想帶著箱子去哪裡,快把我們的《漢宮春曉圖》放下!」少女的呼喊聲響起。

傅子佩嚇得抖了一抖。

砰,子彈射向傅子佩。

大刀立即護住傅子佩,刀刃上多出一個缺口。

「你們,你們是誰!」少女的語氣滿是驚恐。

看著樹上拿著武器的人,瞬間停住腳步。

「大小姐小心!」李名利將少女拉到了身後。

少女原先站的地方,瞬間多出了一個槍彈印,只差一步,那子彈便會射穿自己的大腿。

「來人可是w基地大小姐孫涵。」聽著那彆扭的說話語氣,大漢便猜到了這少女的身份。

「知道我是誰,還敢如此大膽!」孫涵怒吼道,地上隱隱約約出現一條土蛇。

「在下N基地的方穹。」大漢微微鞠躬。「多有得罪,若您能答應我兩件事情,我就可以離開,放過你們。」

「你是N基地的人,這兩個人也是?」孫涵看向傅子佩。「你不是說基地派遣的人只剩下你們兩個人了,沒有其他人嗎?」

從剛剛傅子佩抱起箱子就跑的姿勢,她有理由懷疑傅子佩的真實身份。

「對啊,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了。」傅子佩語氣無比嚴肅。「您覺得這群人,像是來接您的嗎?」

看來N基地的內部紛爭也很嚴重啊。

「您到底答不答應我這兩件事情。」大漢再度詢問。

「您放肆,我家小姐以後可是你們未來的首領夫人。」應國怒吼道。

「哼,未來首領?這話說的太早了吧。」大漢不屑的冷哼一聲。

「你說你的要求。」

「第一,我們要那幅畫,第二我們要您死在這裡。只要您滿足我們這兩個要求,其他人都可以活命。」

「第一畫是我們兩基地聯盟的信物,我必須親手交到我未來老公的手裡;第二點更不可能,我的命,我看得比誰都重。」孫涵冷笑的看著大漢。

「那麼今天就把你們的命都交代在這吧。」大漢向後退了一步。

樹上的人手中的槍蓄勢待發。

地上瞬間冒出兩條土蛇,掀翻了樹根。

樹上的大漢反應極其靈敏的跳到另一棵樹上。

砰砰砰!

子彈從傅子佩的耳畔穿過。

「我們分開走。」傅子佩抱緊箱子,拉著楊攸寧向反方向走去。

「等會,把箱子放下!」應國的手中射出兩根金線,想要阻攔傅子佩。

哐當!

那金線瞬間被大刀斬斷。

「你還是去管你自家主子的命吧!」提起傅子佩的衣領,腳尖一閃,向著遠處衝去。

「你!」應國回頭看向孫涵,兩相比較之下,覺得孫涵的命較為重要。

「東南方向是樹上的人防守缺口,從那邊走!」傅子佩立即瞧出這群人站位的缺口處。

「好!」大刀一揮,那樹瞬間斷裂。

樹上的人剛要射出的子彈失去了準度,擦著傅子佩的箱子邊沿而過。

「這要射出一個洞,可怎麼補。」傅子佩害怕的將箱子抱的更緊。「小心,東南方向有人,我往前跑,你解決了來找人。」

楊攸寧比了個OK的手勢。

腳尖一閃,迅速沖向了樹,刀柄一橫,將那人強硬的拽入懷中。

兩秒不到,便要了那人的命。

迅速跳下樹,向著傅子佩衝去。

「比我想得還快。」

「簡單。」

解決了離自己射程最近的阻擊手,不代表她們就真的安全了。

「小心子彈。」傅子佩拉住楊攸寧的身子,將她拽到自己懷中。

那子彈擦著傅子佩的胳膊而過。

「你受傷了。」楊攸寧的眼底閃過一抹緊張。

「小傷。」傅子佩微微皺眉,忍下那疼痛。「根據他們的站位,和我們現在所逃跑的路線,可以估算出他們的射程,目前他們距離我們應該是七十多米」

「嗯?」

「我們還有機會,往左邊跑,那邊樹木茂密,障礙物較多,就是專業的叢林獵手,也沒有辦法打准。」

一味的逃跑是沒有用的,等自己能稍微喘口氣,還是要反擊的。

楊攸寧半抱著清和逃到更加茂密的森林中。

後面追的人速度明顯的減慢下來。

這群人又不是長臂猿,又沒有過硬的武術功底,不可能在樹上追很久。

他們早就下樹追了,可是越追越發現,樹木越來越茂密,那兩個人的蹤影似是消失掉一般。

「涼西皮,都快把我跑斷氣了。」放下手中的木箱,叉腰抬頭看天。「不揍一下他們我們肯定走不掉。」

「你想怎麼弄。」

「硬抗肯定不行,他們個個手中都有武器,沒兩下,就能送我們去見閻王。我們要讓他們迷路,迷在這林子中,自己都繞不出去時候,就沒閑心管我們了。」口袋裡飛出幾張張符咒。

「你要布符陣?」楊攸寧微微皺眉。「我記得你母親只教了你天宮與九宮八卦陣,那不是用來占卜的嗎?」

「那個陣法屬於奇門遁甲,嚴格來說是《易經》里的東西。」手指靈動的在空中彈跳。「有些陣法母親雖沒教,但我也會了,比如道家四十九陣。」

薄唇微微揚起,所有的靈符都已到了相應的位置。

「這是什麼陣法?」

「五行花樹陣。」傅子佩緩緩閉上雙眸,腳下忽然出現全息的八卦圖陣。

沒有占卜圖陣那麼複雜,只有八個方位,以及方位代表的守字。

「管用嗎?要不我去瞧瞧。」

「西北東南,有一個人。」閉目啟唇。

「好。」腳尖一點,迅速跳上了樹木。

身法從容的在樹林之上遊走。

果然在傅子佩說的方向處,看到一個在不停的打圈的男人。

男人的身後跟著一道符文。

原來傅子佩的符陣不是針對這片樹林,而是針對這片樹林中的人。

傅子佩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天空中初升的圓月。

「呵,從你身邊逃走的後的生活,還真是危機重重。」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不過我喜歡,一帆風順不適合,在危機中不斷化險為夷的生活才有點意思。」

「果然如你所說,那群人在原地打轉,可是你為何要把陣法直接布到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