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五十九章襲擊

第五十九章襲擊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543

這群人現在的飢餓等級只有一級,屬於普通飢餓,雖然會出現飢腸轆轆,自我幻想食物等畫面,但還不至於失去理智,無法行走。

這個時候給一點甜頭就行。

書上說過,東西一定要在最需要的時候給,這樣別人才會記得你的好。

而目前自己只需要建立一點信任感,一點就夠。

少女迅速起身,拿走傅子佩手中的壓縮餅乾。

將餅乾均勻分給了在場的人。

「大小姐你吃吧,我不餓。」李名利揮手表示不用。

「我命令你們必須吃。」少女強硬的將餅乾塞到了李名利的嘴巴里。「你們都必須吃,特別是應國,你背這幅畫,背了那麼久了,體力消耗的肯定特別大。」

「好。」被叫應國的少年,站起身,接過少女手中的餅乾。

眼神似無意的掃過那箱子。

終於肯稍微離箱子遠點了。

幾個人吞著乾澀的餅乾,可沒有一個人取水喝。其中有個人被噎到了,立即爬到洞口,抓了一把地上的雪塞到嘴巴里。

這群人裡面沒有水系異能者,那就更加好辦了。

腦袋裡不由得的冒出一個陰招。

「天氣這麼冷,我看這裡有些樹枝,不如升個火吧。」傅子佩撿起地上的樹枝,將他們聚在一起。

「這~」李名利猶豫了一會,看了一眼木箱,又看了在山東內瑟瑟發抖的眾人。

「那就升吧,這天實在是太冷了。」說罷,從口袋裡拿出火柴,又拿了些紙幫著傅子佩把火升起來。

火光搖曳著,眾人得了溫暖,肚子里又有了些許東西,一股困意襲上心頭。

強撐著意識,不讓自己睡著,只是閉眼假寐著。

傅子佩蹲在火堆旁,裝作無意的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符咒,扔到火堆中。

動作從容又迅速,就像是扔了一個樹枝一般隨意。

「攸寧跟大家靠近一點取暖吧。」傅子佩握住楊攸寧的手腕。

傅子佩剛剛的舉動,完全落進楊攸寧的眼中,她也猜到了傅子佩等會想要幹什麼。

跟著傅子佩坐到了那少女的身邊。

那少女穿了一條長裙,那裙子託了一地。

她的背包放在腳邊,跟裙子靠的很近。

眼神掃過最角落那個神秘的男子,發現他沒有在看自己,手指才敢微微抬起,控制火堆中剛剛自己扔進去的火符。

火符化為一條小火蛇,向著少女的長裙悄然游去,緩緩燒灼著少女的長裙。順帶點燃了少女的背包。

「什麼味道!」角落的神秘男人瞬間睜開微閉的眼睛。「大小姐你衣服燒起來了。」

「哎呀,著火了!」傅子佩裝作剛剛才發現一般,驚恐的叫起來。

故意擾亂軍心,讓這群人緊張起來。

「背包,背包也燒起來了。」拿起一邊的樹枝拍打背包,那火卻越拍越大。

「背包不要緊,快幫大小姐滅火!」李名利驚恐的看著少女燒起來的裙子。

「雪!」門口的人迅速反應過來,立即開始在洞口扒雪。

「快點!」少女立即卧倒,在地上翻滾,試圖自我滅火。

門口的力量型異能者,直接撞破了土牆,沖了出去,迅速挖起地上的雪往裡面奔。

「我把畫拿出去,被燒到就完了。」傅子佩立馬抱起那箱子就往外跑。

得手了,溜了溜了。

「哎!」應國本能的想抓住箱子。

肩膀卻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抓住,瞬間將自己扔到一邊。

腦袋撞在牆壁上,頭有些蒙。

待清醒過來時,只能瞧見剛剛扔自己的楊攸寧背影。

「攔住她們!」

洞穴里的人其他人正在滅火,根本沒有閑心去管楊攸寧。

「為什麼想要這幅畫。」楊攸寧迅速接過傅子佩身上的箱子,背在自己的肩膀上。

握住傅子佩的手,加快跑步前進的速度。

「這幅畫事關我命。」傅子佩幾乎是被楊攸寧拖的走。

這傢伙的體力真的是無法比擬啊。

「等等!」

「才跑了幾步,不等。」楊攸寧冷聲拒絕。

「你看樹上!」傅子佩的眼底閃過一抹絕望,她怎麼這麼倒霉呢。

面前的幾顆大樹上站了九個人,每個人的手裡都端著一把阻擊槍。

楊攸寧本能的握緊手中的大刀。

「別動!」從樹後忽然走出一個大漢。

傅子佩立即握住楊攸寧的手,以防她衝動。

縱然攸寧的身手再出神入化,在這麼密集的火力攻擊下,也會被打成篩子。

「凍死個球,你丫是啥人?」

傅子佩一聽著大漢的口音,激動的想拍大腿。

怎麼這麼巧,這群人居然是N基地的。

「你是啊達哪塊人,聽口音熟滴很。」傅子佩再度把問題拋了回去。

「哎呀,老鄉!我們是N基地的。」站在樹上的一個男人忽然發言。

「逼咧,都給我閉嘴。」樹下男人怒吼了一聲。

震的滿樹的雪花搖搖欲墜。

「額們基地那麼遠,你們倆個瓜慫怎麼跑這麼遠來了。」

「哦,基地里有任務,叫額們出來完成。」傅子佩臉上掛著從容的笑。

自己要淡定,末世二年n基地內至少有一千萬人,即使是都為首領當差,這些人互相之間怎麼可能都見過。

就算見過,也未必記得啊。

「你們任務是啥子喲。」

「這個不能告訴你們,你們也曉滴有些東西是機密,就像你們不能告訴額們,你們出來是幹什麼的。」傅子佩故意跟這群人賣關子。

「說滴不錯,你們那箱子裡面裝的是什麼?」

「隨行帶的一些東西。」

「額們在找一幅畫,你把箱子給我們看看瞧,如果不是,額們就放你們走。」

「畫?」傅子佩微微遲疑,腦子一時間稍微有點亂。

這幅《漢宮春曉圖》既然是作為w基地的聘禮,遲早是N基地的東西。

那麼問題來了,N基地派來的人,為什麼要找這幅畫,按照正常道理,不應該是迎接他們未來基地首領的未婚妻嗎?

「不妥,額們倆都是女娃,給你們看,會丟臉滴。」傅子佩癟嘴,臉上露出無奈的笑。「而且你們這群大老爺們,看了不害臊嗎?」

「這~」領頭的大漢臉微微一紅。「也對哦,你們兩個女娃的東西,看了確實不好。」

猶豫著,要不要直接放她們走。

忽然一陣腳步聲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