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五十二章被俘

第五十二章被俘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388

自己現在若舉起手,雖然會活命,但以後的日子怕是要生不如死。

「算了,好死不如賴活著。」

緩緩舉起雙手,做出一副投降的姿勢。

「我投降,我投降。」唇角勾起一抹溫良無害的笑容。

十分鐘後,傅子佩被五花大綁的拖到裝甲車旁。

「葉隊她是誰啊?」林可兒看著面前清美如謫仙的人兒,心頭不免泛起了嫉妒。

不過看葉翔對她的態度,應該是敵人吧。

「我未婚妻。」擦乾手中的匕首,悠悠然的凝視著傅子佩,唇角勾起一抹寒笑。

「什麼!」林可兒眼中滿是震驚。「就是道行基地的那個。」

「對。」回答著林可兒的話,眼神卻絲毫未從傅子佩的身上移下。

「就是因為她,我們基地才會中計,我幫你殺了她。」林可兒迅速的掏出懷中的手槍。

「不行!」傅蘭立刻將傅子佩拉到自己的身後。「子佩在大婚前邊已經失蹤了,道行基地的事情,跟她沒有任何關係。」

「子不殺伯仁,伯仁卻因你而死。」葉翔凝視著傅子佩,眼中滿是寒意。

「奎叔把蘭姨拖開,不然我連蘭姨一塊殺了。」林可兒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林可兒緩緩扣動扳機。

「別動,她是我的。」葉翔的話語悠然響起。

「可」林可兒幽怨的嘟起嘴巴。「既然你這麼說,那就算了。」

「蘭姨你讓開,我想跟傅子佩單獨說會話。」

「不行。」傅蘭眉頭緊緊皺起。

「蘭姨。」這一聲蘭姨已經帶上了些許威懾。

一邊的奎雄迅速拉開了傅蘭。

四周的人迅速往後撤,給兩人留下了單獨空間。

「高風險高回報啊。」傅子佩有點沒想到,游寒竟然會真的把真實的軍火庫告訴他們。

不過轉念一想,瞬間明白了游寒的用意。

軍火庫這樣的地方,各大基地都會盯上。

告訴他們,等於是在害他們。

剛剛的爆炸一看就是人為的,還沒將軍火運出基地,就已經有人出來截胡了。

是有其他基地的人在一路跟蹤他們,還是發現軍火庫的不止這一路人馬,這就未可知了。

「你說的對,不過我們也損失慘重。」葉翔把玩著手裡的匕首。「若你母親沒有背叛,我們現在應該已經是夫妻了。」

傅子佩眼底閃過一抹懵懂。

這突然的拉客套是什麼鬼?自己現在已經是他砧板的魚蝦,任他宰割了。

「我們兩家是世交,你我又是青梅竹馬,在很久以前,我就幻想過我們的未來會有多麼美好,可惜這一切都煙消雲散了。」葉翔聳肩。「你說這罪魁禍首是誰?」

「是我母親。」傅子佩順著他的話說道。

虛情假意,必有圖謀。

「嗯,其實我對你是真的有感情的,如今的局面,不是我想看到的。」

「既然你這麼說,那你就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我放了吧。」傅子佩唇角含起一抹溫柔的笑。

自己要是回到了鳳行基地,還不被人千刀萬剮了。

「呵,你想得倒是挺美的啊。」

「你說得也挺美啊。」傅子佩翻了個白眼。「有什麼話就直說,我已然如此,你居然還有閑心跟我繞圈。」

「哼,既然你這麼說,那我明人不說暗話,你還得跟我結婚。」

「結婚?」傅子佩聽到這句話先是微微一頓,而後立即想明白了這其中的關係。「你是不是還要送一封請柬給H基地啊。」

「聰明就是好。」

「這計策不錯,一箭雙鵰,既離間了道行基地跟H基地那剛聯盟不久的關係,又讓其他基地誤以為,你們並未真正受創,這只是你們跟道行基地的一個計策。」傅子佩摸著自己的下巴。「這麼想想,娶我還挺划算的。」

「讓自己活得這麼現實真的好嗎?」葉翔的唇角勾起一抹憐憫的笑。「若是你笨一點,完全可以告訴自己,我娶你是因為我愛你,才會不顧一切的想要跟你在一起。女人最想要的不就是一個男人不顧一切的愛嗎?」

「這不是現實,是理智。」傅子佩對上葉翔的雙眸。「我了解你,你不是一個會為了愛情不顧一切的人,女人在你眼裡只不過是可有可無的附屬品,不過現在看來,作為青梅竹馬的你並不了解我。」

「我以前試圖想要了解過你,不過那都是以前,你現在對我來說,也不過是一顆可以利用的棋子。」

「跟那個林可兒一樣對嗎?」傅子佩歪頭看向遠處的女人。

這個笨女人,或許可以成為自己逃走的突破口。

「不,她連棋子都算不到,充其量就是個移動儲物櫃。」葉翔勾起一抹冷笑。

「棋子可以扔,儲物櫃可比棋子重要多了。」

「怎麼你吃醋了?」若是傅子佩這麼驕傲的女人,能死心塌地的愛上他,那該是一件多麼值得驕傲的事情。

「期待我吃醋,這可不是一個好的預兆。」

「畢竟你要嫁給我,快點喜歡上我,對你來說是件好事。」葉翔提刀,切斷了綁著傅子佩腳的繩子。

「我會努力的。」心頭卻滿是冷笑,姑奶奶跟你相處了那麼多年都沒有喜歡上你,現在這個地步,還能喜歡你?做夢呢吧。

「從現在開始,就陪我好好演戲,不然我就殺了你。」

「放心,為了我的小命我會乖乖配合的。」傅子佩在葉翔的攙扶下爬起身。

在站起來的一刻,一計便上心頭。

「你們談完了?」傅蘭有些意外的看著兩人。

葉翔好像對傅子佩還挺溫柔的,莫不是還有情?不對啊,這種情況下,就是有情,也抵不過仇恨啊。

「在來的路上,我是恨子佩的,曾經想過殺了她,可是在見到她的那一剎那,心中所有的恨都被推翻了。」葉翔將傅子佩攬到懷抱里。「我覺得我愛她。」

這演技可以啊,對著仇人說愛。

他的表情要再從容點,都快趕上游寒的功力了

不對,這小子要是想趕上游寒,還得修鍊好幾十年,畢竟游寒想出的計策,自己可猜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