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四十七章春節

第四十七章春節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390

笨拙的切好肉,將一塊塊肉放入鍋爐中。

「你以前很少碰刀吧?我的意思是所有的冷兵器,不單指菜刀。」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武學天賦,我媽教過我兩次就讓我放棄了。」傅子佩嘆了口長氣。「或許你說得對,我沒有我想像的聰明,在很多方面我很笨,缺點很多。我還需要加快努力才行。」

「你已經很優秀了。」游寒停下手中的活,伸出手摸著傅子佩的臉頰。「你今年多大了?」

「十七歲吧?記不清了。」傅子佩皺著眉頭。「還沒成年,不過我心理年齡可是很成熟的。」

因為十八歲的時候,母親要給自己帶令徽,而現在的自己還沒有。

「你才十七歲,這個年齡應該去做一些自己內心最想去做的事情,而不是想成為別人眼中完美的人。」

「現在是末世,你還當是和平時期啊,人人的生不由己,怎麼可能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那樣也太不負責了。」傅子佩聳肩,對游寒的話表示不能理解。

「那麼做一個完美的人,就對家庭和基地很負責嗎?」游寒反問。「一個完美的人,能夠拯救末世危機嗎?」

「不能。」傅子佩思考了一會搖頭。

「能夠改善末世的一些條件嗎?」

「也不能。」傅子佩垂眸,原本眼中的堅毅瞬間消失。

「那麼做自己,跟做一個完美的人在責任方面又有什麼區別呢。」

「全是歪理。」傅子佩偏過頭,不想聽游寒的話。

「童年是還不了,趁有機會,還自己一個少年吧。」游寒往煮開的鍋內加入大白菜。「還記得王希孟嗎?」

「當然記得了。」

「他的人生雖短暫,卻精彩萬分。在最美好的年紀,畫了傳承千年的名畫,向死而生,主宰了自己的生命。」

「他是個很偉大的人物,可我也有我的夢想,我們的人生目標不一樣,所以選擇也不一樣。」傅子佩皺眉。

「你當然可以遵從自己的夢想,但我希望你也能跟他一樣,書生意氣,揮斥方遒。」游寒轉過身,夾起一個餃子放到傅子佩的碗中。「話只到此,接下來,自己慢慢品味吧。」

「我或許能明白。」游寒想告訴自己的其實很簡單,那就是不畏,只有少年才會有不畏的心。

那自己呢,自己還能找回嗎?

「我們老家以前過年的傳統是吃餃子和穿新衣,許新年願望,你們道教呢?」

「道教是本土宗教,風俗習慣大致於各地相同,只不過我們掃塵的是用佛塵掃。」傅子佩的捧著自己的臉頰。「你的話題怎麼變化的那麼快啊,剛剛不是還聊的那麼深沉。」

「點到即止便可,過年了,我們還少一點過年的氣氛。」

「我知道,是春聯!」傅子佩開心的站起身。「先把爐子熄了,我寫春聯。」

「等會,我先幫你拿紅紙。」

「你居然有紅紙。」

「每年我都會寫春聯,可是過了年,便會撕掉。」游寒從柜子里拿出壓在最底下的紅紙。

「為什麼要撕掉。」

「會覺得有點寂寞。」將紅紙鋪在書桌上。

「寂寞?」握著筆的手忽然微微一頓。「要不,今年我們就不寫春聯了。」

「為何?」

「春聯暗含的是自己對新的一年期待和祝福,是寫給自己的,今年我們寫給別人。」

「別人?」游寒抬眸,看向窗外的皚皚白雪。「你說的是寫給白雪下的那些人?」

「做半首詞」出一張白紙與一些鐵絲線,做成一個簡單的風箏。「我在正面寫一句,你在反面再寫一句。」

「為何只做半首。」

「剩下來的,留給外面的萬千孤魂吧。」

「嗯。」游寒歪著腦袋,看著無比認真的傅子佩。

她寫字的時候,總是很安靜,似是池塘旁悄然盛放的海棠,生怕,因為自己一個呼吸,而驚擾了它。

「年去年來冬又歸,不見白雪埋骨。」她的聲音很溫暖,像是爐火上燃燒著的談。

「颯颯北風寄平生,可聽冬雨訴情?」筆走游龍一揮而就。

「我還是第一次寫詞。」

「我也不常做,為這首詩想個名字吧。不用想什麼詞牌名,取一個最適合的便好。」傅子佩舉起風箏,觀摩著游寒的字。

上次他模仿蔡京,藏去了自己的特色,而今天寫的卻跟當日字完全不同。

她見過許許多多好看的字,卻從未見過向他這樣如此有風骨的字。

「叫此生不溯吧。」

「為何要叫這樣的名字?」將手中的風箏遞過去。

「因為過去太美好了,若常常回頭,會很痛苦。」提筆迅速的寫好四字。

「你說的很對。」

「你放吧,我去弄火鍋。」迅速的拉開窗戶,窗外的冷風吹了進來。

風吹起傅子佩的額前的碎發,唇角勾起一抹苦笑。

拿著風箏的手緩緩鬆開,風箏隨風飛向空中,在空中盤旋。

大雪雖已停,但北風呼嘯,裹著風箏飛向天際。

「走吧。」盯著那風箏遠去的身影,我也該回自己該回的地方了。

「餃子好了。」

「嗯,我來了。」回頭,勾起一抹溫暖的笑。

火爐上的炭火燃的正旺,驅走了房間里的寒氣,上面的火鍋咕嚕咕嚕的冒著氣泡,辣油不停的翻滾著,陣陣熱氣騰飛而起,面前游寒的面容變得模糊起來。

「游寒如果有人要離開你,你是希望她跟你告別呢,還是不辭而別呢。」傅子佩啃著碗里的餃子,裝作極其不經意且自然的問出。

「你想離開我。」游寒立刻將手中剛啃了一口的骨頭放下來,眼眸里露出一抹兇狠。

「沒,我只是隨便問問,難道你沒有聽出我語氣里的隨意嗎?」傅子佩立即低頭,不敢去看游寒的眼睛,埋頭繼續吃餃子。「餃子真好吃。」

「告別完再走吧。」眉頭微微皺起,眼眸里暗藏著一抹深邃的光芒,凝視著傅子佩的臉頰。「因為這樣,我就能在她說走的那一刻,把她抓回來。」

傅子佩感覺游寒在看自己,小腦袋不由得又往下低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