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四十六章年三十

第四十六章年三十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31

「呆毛我已經夠清醒了。」刺骨的寒風鑽進游寒的襯衫內。

「不許叫我呆毛。」

「老婆大人!」

「叫我傅子佩。」

「不行,就要叫老婆,我真的好冷啊。」游寒可憐巴巴的看著傅子佩。「你怎麼忍心這麼對待自己老公。」

「哼,我對自己老公就是這麼狠。」話一出口,便覺得不對。「都被你帶跑偏了,沒名沒分的誰要當你老婆。」

「老婆你的意思是想要我八抬大轎的正式娶你進門,可是在這個城市裡,別說八個人了,我連一頂轎子都找不到。」游寒低頭沉思。「要不,我用冰做個轎子,抓八隻喪屍,來抬你?」

「去你的,別給我貧。」白了游寒一眼。「我問你,我腦袋聰明嗎?生活是殘障嗎?」

「弄了半天,你還記恨著我剛剛那句話呢,你是不是小肚雞腸啊。」

「你說什麼?」傅子佩微微眯起眼睛,滿是凶光的看著游寒。「我給你十五分鐘的時間,重新整理下你的語言再來跟我說話。」

直勾勾的瞪著游寒,手卻不自覺的將窗戶關小了一點。

轉身在火鍋里又加入了一些辣椒和佐料調味。

「這就放著熬吧,我繼續包餃子。」

得意的拿起餃子皮,在餃子皮周圍沾水,笨拙包著餃子,神情中滿是執著。

「錯了,你應該先捏中間那一道。」游寒瞧著傅子佩那專註執著的樣子,覺得可愛極了。

真是的,明明她脾氣那麼壞,又傲嬌,還喜歡耍小性子,可為什麼自己就是覺得她好,生氣的時候很可愛,傲嬌的時候很萌,就連任性也覺得是活潑。

萬惡的苯基乙胺啊,你可害苦我了!

「要你多嘴。」傅子佩傲嬌的哼了一聲。

拿起小板凳背過身,坐到火爐後面,剛坐下,便覺得忘了什麼,又立馬轉頭,抱起餃子皮和餃子餡,迅速的轉過來。

「老婆你放開我,我教你包餃子。」

腳丫不自覺的踢了下火爐,火爐向著游寒靠近了些許。

「哼,你就好好在那反省,什麼時候組織好語言了再求饒。」傅子佩連頭都沒有轉。

猶豫了一會,又放下手中的餃子,抱起小板凳向後去了去。

「煩死了這個火爐,阻礙我發揮包餃子實力。」轉頭,將火爐向著游寒搬了搬。「現在勉強可以了。」

繼續背對著游寒包餃子,腦袋上的三根呆毛翹的格外筆直,頗為神氣。那火爐靠著游寒的身體,暖著他的身體。

游寒看著腳下的火爐,緩緩抬起頭,唇角勾起一抹笑。

還真是刀子嘴豆腐心,明明關心自己,面上還繼續傲嬌。

十五分鐘一到,手心中生長出一抹寒流,悄然掀開了額頭上的符咒,緩步向著呆毛的背影走去。

「這樣包餃子會露餡。」

「閉嘴。」傅子佩的眉頭忽然皺起。「不對,我背對著你,你怎麼知道我餃子包成什麼樣了。」

「我來教你包。」

下一秒,一個帶著涼意的懷抱從後擁住傅子佩,跌入那堅硬的胸膛。

「這樣包。」大手包著傅子佩的小手,手把手的教她怎麼包餃子。

「你懷抱真冷。」傅子佩低眸,眼中閃過一抹心疼,自己真是太任性了,可是語氣依然滿是嫌棄。

「嗯,抱著你我就不冷了。」游寒理所當然的將這句話理解成關心。「那個我站滿十五分鐘才過來的。」

趕忙補了一句,生怕傅子佩嫌棄。

「還是挺簡單的嗎?」傅子佩不搭理游寒的話,只是專註的看著包好的餃子,唇角卻不自覺的勾起一抹笑容。「你很喜歡吃餃子嗎?」

「不,只是因為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

「什麼日子啊?」傅子佩剛想轉過頭,唇角不自覺的擦過游寒的臉頰。

「你偷親我。」游寒含著玩味的笑容盯著傅子佩。「你不必鬼鬼祟祟的,跟我說一聲,我讓你光明正大的親。」

「你可真夠不要臉的,快說今天什麼日子,莫非是你生日。」害羞的轉過腦袋。

「今天是大年三十啊,你不知道?」

「是除夕夜啊。」傅子佩忽的愣住,多少年了,自從末世過後便再也沒過過春節。「是個闔家團圓的日子呢。」

看向窗外,唇角勾起一抹苦笑,那皚皚白雪下藏著的是無盡的屍骨,而在著大雪之上的喪屍,若有意識?可知他們現在踩的是曾經親人的屍體。

「雪下伏屍,雪上喪屍,若曾是家人,也算是隔雪團聚了。」游寒微微抬眸,呆毛的心思便瞭然於心。

她的眼神總會不自覺的把她心裡想要的東西告訴自己。

「嗯,這算是我在末世後第一次過春節了。」傅子佩主動的握住游寒的手。「感謝,讓我還知道,我還在像一個人一樣活著,而不是像一個生物一樣在艱難的環境下求生。」

「這也是在末世後第一次有人跟我一起過節。」游寒看著傅子佩的手,她終於肯接受自己了嗎?

「火鍋開了,你弄火鍋去,我再包幾個餃子。」

「會嗎?」

「放心,以我的智商,你教一遍,我能不會嗎?」傅子佩迅速的包好一個餃子,得意的在游寒面前展示。「你看,效率高不高,質量好不好。」

「又高又好。」通過這些天的相處,游寒漸漸發現,呆毛像是一個被催熟的孩子,過早的變成了一個大人。

曾經他旁聽過一個心理學教授的課,有講過偷穿大人高跟鞋的女孩。而呆毛不同,她可能是被迫穿上了大人的鞋子。

在孩童時期被迫選擇使用成年人的思維解決問題,並且跟一群比自己強大很多的成年人成為對手。她的智商足以支撐她跟這些人對陣,於是她會陷入假想的早熟。當然,她身邊的人,也認為她是一個成熟有謀略的人,而不是認為她還是個孩子。

外界加自我的認知,導致她自我不斷努力和成熟,卻忘記了自己也是個孩子。

但是孩童時期和少年時期的空白,並不會因為人的有意跳過而消失,相反她會潛伏在人的性格特徵里。

比如呆毛在完全放鬆下來的時候,做出的很多舉動幼稚且任性。

「鍋開了。」傅子佩迅速將餃子放進去。「我去切肉。」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