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末世萌妻攻略 >第四十二章第一個金手指

第四十二章第一個金手指 (1/1)

小說名稱《末世萌妻攻略》 作者:文清墨  更新時間:2018-04-02 08:27  字數:2433

伸出手想要安慰傅子佩,停在了半空中,又縮了回來,她是因為害怕自己才哭的,自己若是再碰她,只會哭的更加厲害。

「別哭了,我給你做好吃的走好不好!」

「不要,你走啦!」傅子佩抱著自己的腦袋,眼角的淚水打濕了長裙。「你離我越遠越好。」

游寒猶豫了一會,向後退了幾步。

「這麼遠可以嗎?」游寒試探性的問道。

「再遠啦。」傅子佩抬起小腦袋,眼中的淚花在閃爍。

「好,好,我往後退。」游寒慌亂的向後退。

傅子佩一哭,自己的心思便全亂了,既心疼又無奈,理智和智謀什麼都消失了,只知道依從著她。

「退到門外去。」傅子佩滿意的擦著眼角的淚水,嘴巴微微鼓起。

「老婆外面可冷了,你真的捨得嗎?」

「我捨得,你給我退出去!」傅子佩單手插著腰,臉頰紅通通的似是憋著氣呢,小肚子氣得渾圓。

「我投降,我投降,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游寒立即舉起雙手,表示認輸。

剛打開門,一股寒氣便鑽了進來。

冷得傅子佩忍不住的打顫。

游寒走出大門,立即關上了房門,生怕傅子佩吹了冷風。

心頭的怒火已經悄然降了下去,傅子佩的理智是重新回歸。

自己是怎麼了?為什麼會做出這種小女生般幼稚的行為?

立即放下了插在腰間的手。

遇到危險,即使再害怕也應該保持鎮靜,絕對不應該去吼對方,這樣只會激怒對方,加速自己的死亡。

如此淺顯的心理學知識,自己剛剛竟然拋到腦後,任由著自己的性子來。

「我今天竟然哭了!」傅子佩不可置信的反問自己,這點小事,自己竟然哭了。

自己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脆弱不堪一擊了。

「有人寵,自然就任性拉。」小和尚打開房門,露出一個腦袋。「外面真的挺冷的。」

「以後沒事,請不要亂猜我的心思。」

「雖然我瞧不出遊寒的心思,可我就算沒有異能,也能從他的舉動中看出對你的疼愛,末世里能遇到這麼個人真不容易,好好珍惜吧。」小和尚沖著傅子佩眨了下眼。「對了,師父說過了,千里江山圖你修好了,可以拿走了。」

「我可以拿走它?」傅子佩的眼中閃過一抹狂喜。

「你能修好它,證明你足夠珍惜它,但是能修好,不一定能夠保護好。師父說了,你若是弄丟了這畫,他必定會要了你的命。」

「我知道了。」傅子佩微微點頭,看向房間的門。「老和尚,我一定會保護好這幅畫的。」

收好畫,背在身上,拿起沙發上的毛毯,緩緩打開房門。

游寒站在門口,凍得直發抖。

溫暖的毛毯從後將游寒覆蓋。

「回家吧。」傅子佩將背上的畫卸下來。「你背。」

「老婆你原諒我拉。」游寒凍得幾乎僵硬的臉,瞬間出現笑容。

「能不能不要叫我老婆。」傅子佩哼了一聲。

「不行,不行,我就要叫你老婆。」游寒立即拒絕了傅子佩的提議,大手攬過傅子佩。「走,回家咯。」

「我剛剛瞧你不是凍得四肢都僵硬了嗎?快把毛毯披好。」傅子佩抬手幫游寒整理好毛毯。

「你原諒我了,我就興奮,一興奮了我就不冷了。」游寒張開毛毯抱住傅子佩。「跟老婆回家睡覺啦。」

「怎麼跟個孩子一樣?」傅子佩唇角勾起一抹溫柔的笑。「穿這麼少,別凍著自己。」

「我不冷,你不要凍著自己就好。」游寒捉住傅子佩的小手放到口袋裡。

夜幕悄然來臨,房間里的火盆驅走寒涼。

傅子佩緩緩進入夢鄉,周圍一片空明。

「這是哪裡?」入目的皆是白雪。

忽然,面前出現了一幅千里江山圖。

「獎勵已激活,正在傳輸到宿主的腦海內。」系統的聲音忽的響起。

千里江山圖上的畫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張極其陌生的地圖。

「這是宿主所在星球的最新地圖,紅色的代表著是基地,藍色的代表的是喪屍橫行的重災區,黃色代表著淪陷地,就像是宿主現在所生活的地方,有喪屍但不多,強大的異能者勉強能夠在此獨立生存的地方。」

「那綠色和白色的呢?」傅子佩負手觀摩著地圖。

「綠色代表森林,裡面只生存著少量喪屍。白色是極地,通俗點說就是南極和北極。」

「哦哦原來如此,我能找到道行基地嗎?」

傅子佩的話音剛落,地圖上一個紅色的點忽的亮起。

地圖不斷的放大那小紅點。

「能規划出最近的路線嗎?」傅子佩咬唇問道。

地圖上的一個黃色小點也亮起,一條橙色的線路忽的出現,這條線路會經過一個重災區,兩個淪陷區。

憑藉自己現在的實力,回去不是什麼難題,從明天起,再多畫一些符咒,存夠符咒,自己便可啟程。

「祝賀您獲得金手指,千里江山圖的實體將會消失,存在您腦中的虛擬空間內,請再接再厲,找到下一個名畫。」

「空間?跟那些人的空間異能一樣嗎?」

「不一樣,您的空間只能存儲我指定的名畫。」系統的回答,像是一盆冷水澆在了傅子佩的腦袋上。

「能否提示一下,下一幅名畫在哪?」

「只有畫出現在我方圓二十公里以內時,我才能感知到畫的存在。」系統的聲音帶著些許遺憾。

「算了,那我就靠自己找吧.」傅子佩的唇角勾起一抹苦笑.「不過,你總該告訴我,下一幅名畫的名字吧。」

「明代畫家仇英的《漢宮春曉圖》。」

「漢宮?」傅子佩的話還沒有說完,周圍的一切便悄然散去。

緩緩睜開眼睛,卻發現已經是白天。

「你在找什麼呢?」傅子佩緩緩坐起身,看著翻箱倒櫃的游寒。

「找畫啊?你的《千里江山圖》不見了。」游寒滿臉焦急,傅子佩可把這東西看得跟自己命重要啊。

「別找了,我收起來了。」嘆了口長氣。

「你收起來了?收哪呢,房間里我到處都找過了。」游寒撓著腦袋。